04/25/2017, 01.56
以色列 - 巴勒斯坦
發送給朋友

加沙陷入黑暗,因为哈马斯与法塔赫之间的权力斗争「付上代价」

能源危机在关闭该地带仅有的电站之后正在恶化。土耳其和卡塔尔捐出的燃料已经用完了。由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拉马拉的决定,加沙的巴勒斯坦人也在努力。 加沙和拉马拉当局相互指责。联合国警告说,这个地方到2020年「不适宜居住」。

加沙(亚洲新闻) - 由于加沙和拉马拉、哈马斯和法塔赫当局之间的差距加深,加沙地带可能仍然处于「黑暗之中」。 同时,由于电力不足和法塔赫最近实行的减薪,该地区居民生活条件日益恶化。

4月19日,联合国维和和平进程特使尼克莱·姆拉德诺夫(Nickolay Mladenov)对紧张局势深表关切,呼吁巴勒斯坦当局处理电力问题。

4月16日,由于没有燃料,该地区唯一的发电站停止运营,加沙的能源状况恶化。 由土耳其和卡塔尔捐赠的最新库存已经用尽,加沙声称,由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拉马拉征收的税款,他们支付不起更多账单。

4月17日,加沙电力分销公司声称,发电厂只能提供三分之一的电力:每天133兆瓦,而所需的电力为450兆瓦和500兆瓦。 以色列在4月18日断掉一条电力线后,提供120兆瓦,埃及只有13兆瓦。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领导人法塔赫与哈马斯之间持续的紧张局势,导致该地区的能源状况恶化不断加剧。

加沙能源局在本月初警告说,电厂将停止工作。 造成进一步紧张局势的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宣布,本月开始减少加沙公民每月约30%月薪。

该地区的居民告诉网上传媒机构《中东之眼》,削减幅度远远超过30%:「去年我借了一笔贷款帮助我的儿子结婚。现时削减了42%的工资,并支付了电费和贷款,在我的银行账户中已经空空如也。」加沙48岁的卫生工作者莫斯他穆沙林(Moshtaha Mosallem)说。

联合国特使发言人尤马夫·马哈茂德(Yousif al-Mahmoud)说,削减工资是因为欧盟援助减少。 加沙没有办法很好地接受该个理由,其中有一些示威活动已经流入街头。

结果是哈马斯和安布因危机而相互指责。 安普说,使用加沙反动的言辞,哈马斯负责「在地带创造新的危机」。

法塔赫革命委员会成员阿卜杜拉·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评论说:「税收已经暂停了好几个月,但是加沙领导人拿着钱却没有购买燃料[...]另一方面,Anp正在为电力资源付钱,能源来自埃及和以色列。」

所有这些地带的居民都要缴纳税款,正如特使马努拉多诺夫(Onu Mladenov)所说:「加沙人人都要分担法案的重要性,巴勒斯坦人被逼为他们享有的例外和特权付上代价。」

《亚洲新闻》采访加沙堂区马里奥·达施华神父(Mario da Silva)说:「情况很困难,但电力一直很少,我们通常有八个小时的电力,但最近我已经下了只得四至六个小时。有时是十二个月内有一次只得四个小时的电力。许多问题,不计工资削减...人们不开心:他们没钱、电量少、没有水、没有工作。」

教会正在努力帮助家庭尽可能的帮助:「我们在教区给予15户家庭中太阳能发电板,他们可以有基本电力,我们做这些事情来帮助人民,希望能够给予逆变电池予30户家庭。」

能源问题对艾素化(Al Shifa)医院,是在地带的主要医院,特别是肾脏透析患者受到严重影响。 加沙卫生部发言人阿什拉夫·卡德拉(Ashraf al-Qadra)说,这场危机迫使该部门减少医院的服务,但未有言明是哪一项。

对于联合国来说,加沙可能在2020年之前变得难以居住。联合国中管理巴勒斯坦被占领领土的协调员罗伯特·派珀认为,加沙城与拉马拉之间的关系需要解决,其中「解决电力是关键一点」。因为包括许多行业的发展,从医疗保健到生意。 「商业部门已经非常脆弱,每天四小时的电力令到业务遭到破坏。」

法塔赫代表团预计本月在加沙讨论两地统一的情况。 不过,哈马斯领导人哈马德·鲁卡布4月17日否认了双边会谈,「只会巩固对加沙地带的围困」的前景。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孔德鲁谢维奇总主教:世界需要智者和圣人,而不是革命者
10/03/2021 14:18
南阿拉伯半岛宗座代牧表示:穆斯林国家也在诞生圣召
20/01/2016 18:34
政变失败以及埃尔多安的权力:一场灾难的开始
18/07/2016 13:16
伊斯兰国恐怖袭击后安卡拉宣布加强对土叙边境监控
21/07/2015
教宗:疫情大流行年的2020年普世传教主日
02/06/2020 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