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7, 02.23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十月革命百周年:纪念殉道者和列宁葬礼受关注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俄罗斯东正教教会都主教指出,教会册封两千多名共产主义下的殉道者为圣人。「他们是普通的信徒、隐修士、修女、神父和主教,几乎全都被苏联警察开枪射击的。」天主教殉道者的列品真福正在进行,从布德基维兹开始,他在一九二三年复活节晚被枪杀。列宁的葬礼的意见仍然分裂。

 

 

莫斯科(亚洲新闻) - 纪念一九一七年的革命事件,不仅涉及到权力和结构,但也关系到人民,他们造成和经历社会和关系的巨大转变,特别是那些以自己的牺牲来见证信仰的人。他们是新的殉道者:一些是被崇敬,但有更多不为人知,但他们点燃了今天的教会和俄罗斯人民。

说到最近在俄罗斯-四(Rossiya-4)的'教会与世界'计划,都主教希拉里翁(Hilarion (Alfeyev)阿尔费耶夫)说,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已经册封两千多名殉道者为圣人,他们在一九一七年革命后为他们的信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都主教说:「教会在二零零零年的宗教会议上对革命通过了判决,册封殉道圣人和精修圣人。当时,大约有一千名圣人被宣福,而现在他们有两千多人。他们是普通的信徒、隐修士、修女、神父和主教,几乎全都被苏联警察开枪射击的。」

天主教会也承认她自己的苏联共产主义的殉道者,并且有一个委员会是积极地参与了他们主张的列入真福中。

尽管收集和出版必要的文件非常困难,由于近年来档案的关闭,有很多材料都提供了神父、主教和平信徒的忠诚和克制的光辉事例,从第一位革命的天主教殉道者主教康斯坦蒂·布德基维兹(Konstanty Budkiewicz),他在一九二三年的复活节晚上在卢比扬卡大厦的酒窖里被开枪射击,位于契卡秘密警察总部,他不宣称人类胜过天主。他与另外十五名俄罗斯天主的仆人一起,他正在等待正式宣布他的殉教。

根据希拉里翁都主教,俄罗斯人不应该忘记那些年代的受害者,以及他们对后代的训诫。「那些是我们历史上最悲惨的事件,现在正在按照不同的角度进行评估,对革命事件本身,以及历次事件。教会已经明确指出谁是受害者和谁是罪犯。如果人的权力是有意识地和示范地针对天主,这意味着这种权力不是来自天主,而服务它的人不是天主的意志,而是其他人的意志。」 宗主教区的对外关系部主任指出。

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问题,要靠渐进的改变而不是革命来解决。「我认为所有的问题都可以通过循序渐进的步伐来解决。今天,有很多是在讨论革命的优点和缺点,但是让我们也要尝试想一想我们的现在。如果我们开始削弱当局的基础,让有钱的国外人进来,他们将会让他们崩溃,他们会试图夺取政权,承诺让每个人都开心,然后像布尔什维克(Bolsheviks)那样压制每个人。那是我们需要的吗?」

希拉里翁都主教指出,在革命之前,俄罗斯已经走上了改革的道路,并发展巨大的潜力,那么多至列宁政府采取了许多表扬的措施,比如国家电气化,都已经在变化前的计划之中。「改革是按照正确的速度完成的,甚至克服了观点和反对的差异。」

埋葬列宁

除了东正教殉道者和众多因信仰、正义和言论自由而受到迫害的人之外,还有一名死者的纪念继续沉重地压在俄国人的心神上,即革命的领袖和先知,弗拉基米尔·列宁(Vladimir Lenin)。

目前的纪念日再次提出是否要把列宁陵墓留在红场或给他一个最后的埋葬。每一次都把舆论和政客分裂。

俄罗斯教会一再表示,她认为需要以一个基督徒的方式去埋葬列宁,而不是让他暴露在异教的形式中。可是,她最近提出了一个五十年的暂停,以避免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而造成新的分裂。

一名宗主教区的发言人和杜马议长的顾问亚历山大·希普可夫(Alexander Shipkov),发表他对这个观点表示支持,当他在莫斯科的外国文学图书馆时发言。他认为:「尚未埋葬的尸首留在俄罗斯国家中心的这个事实,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不可以接受的,无论是人类、基督宗教,还是政治的... 谁最终会埋葬列宁的将进入历史。」

然而,当对立的派别在破坏纪念碑的时候,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中,去表达他们对苏联时期的感情,最好是停止直到大家都平静下来。「对我们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宗主教区的官员质疑。「是不是在各国人民和民族中达成共识的追求,为了拯救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免遭更多的流血事件,还是想确定列宁的葬礼日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内塔尼亚胡说:国际社会的压力不能阻止以色列军事行动
12/07/2014
莫斯科宗主教公署就客机被击落呼吁了解真相的人在天主面前说出真相
23/07/2014
教宗指出真理就是真理、毫无妥协可言
29/08/2012
阿兰切里枢机表示拉尼修女封列真福品是赐予印度教会的降福
24/03/2017 16:59
继承真福德勒撒修女领导仁爱会的尼尔玛拉修女安息主怀
23/06/2015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