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2013,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南昌之旅:探访早期天主教传入中国之地

作者 John Ai
《亚洲新闻》刊登一位中国天主教徒的游记,他探访利玛窦神父曾经居住和传教的地方。一位神父对他谈及今天教会的挑战和困难,但是仍然对前景充满希望。

北京(亚洲新闻) - 我前往南部的首都,展开寻找中国天主教信仰的根源之旅。这里曾经是利玛窦神父居住和传福音三年的地方,当时他在等候上京向朝廷贡献所长。南昌是一个有深远信仰历史的教会,但也面对「像世界各地」都有的世俗化的挑战。

介绍

南昌是江西省首都,人口五百万。在四百年前,利玛窦神父在南昌住上三年,他与当地的学者交流、传播福音,并建造了一间教堂。今天,南昌天主教圣母无原罪堂是市区唯一的天主教堂,也是南昌总教区的主教公署所在地。这座教堂建于1922年,庭院矗立了一尊利玛窦的雕像(图)。教堂现有一青年团体。

在南昌,基督教颇为活跃,在市区有两间教堂。在南昌的高校和大学都有团契,有些有固定地点作崇拜和有牧师带领他们。在江西一大学,有些留学归来的教授和老师向学生传福音。他们租了一套房子每周崇拜。虽然教会受到警方的压力,但是他们的团契已经维持了十年,而当局现在没有阻止私人崇拜。

探访总教区,与神父一席谈

我在南昌某高校毕业,所以此行我看到它的变化。我又参观了博物馆,当日适值国庆节假期,圣堂的年轻人和神父们都去了抚州朝圣。我跟一位神父交谈。以下是谈话的摘录:

新的主教座堂将会迁往郊区,邻近新建的南昌西站,原座堂将会继续开放。政府同意提供50公顷土地,该建筑项目仍处于规划阶段。

我们谈到利玛窦。利玛窦留下了无形的宝藏给中国,他不仅带来了福音,也引入科学。一座个利玛窦中心将在庐山兴建。

老主教吴仕珍已经退休,他的记忆退化。新祝圣的李稣光主教获得教宗任命,同时得到中国政府承认。教会处于转变时期,旧的退下,但年轻的寥寥可数。不过,这是世界各地普遍的问题。另一普遍的是趋向更世俗化。

目前,江西省天主教会没有修院,也没有足够老师。不过,他们计划在新的主教座堂,加设一间培育中心。

由于江西没有修院,他们派出修生到北京、上海、河北修院读书。要培养一位称职的神职人员殊不容易,他们必须修读哲学神学共六年。期间,他们要认真辨别是否想当一位神父,有些没有等到毕业已经放弃了,当神父的成功率不高。目前,有些修士在圣堂实习。

然后,我们谈到喝酒。喝酒似是中国独特的传统。那位神父说,中国人喜欢在宴会上说服别人喝酒,他在参加一些政府官员出席的宴会时感到不安。我告诉他,中国的基督教徒不喝酒,也不抽烟,但天主教徒两样都有。他同意。不少神父饮酒和抽烟。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我在宿舍发现多个烟蒂。

那位神父在外国留学。他说,教会有挑选一些修生到在欧洲学习。

我们还谈到中国教会兴办的大学。他说,很可惜,燕京大学和辅仁大学等顶尖学校被关闭。辅仁大学在台湾重新开放。他说,海峡两岸的紧张关系得到缓解,已经有几位修生前往台湾辅仁大学读书,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我的印象

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不提徐光启是基督徒,只称他为「爱国的科学家」。利玛窦向中国皇帝送赠一幅世界地图和一个时钟,也没有提到他的传教使命。

传教士创新了中国。我们必须记得他们的贡献和尊重他们。许多传教士因为捍卫真理牺牲了,但在课本上,他们仍然被描写为侵略者。人们的思想很难转变过来,他们受到宣传牢固起来。

之后,我参观了江西省博物馆。中国的古代学者和文人早已逝去,其思想却永流人间。我再次阅读那些文章和诗歌,记得我在高中时代,不喜欢中国古典文学,感到很难理解,但为了考试,我只好强行背诵。我当时认为可笑,古代的作家总是赞美宇宙无限,富有感情慨叹生命苦短,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甚至认为古人生活单调,无所事事,所以写诗作文,提出含糊不清的问题。现在,有了一定的人生经验后,我却意识到,古代作家有他们的理由,用自己一生追求真理。现在,我明白到古人尊重天地,传统逐渐消失。世界由天主创造,恒星和天体的轨道,像是一个精确的时钟,天主当受赞美。

南昌之旅结束,我邀请了一位基督徒和一位慕道者,与我一起踏上归途回家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呼吁取缔死刑和无期徒刑,后者是"隐藏起来的死刑"
24/10/2014
教宗说:将临期是期待基督的时期,这个期待不是科学所能代替的
02/12/2007
北京-东京-首尔三边峰会推迟到明年
15/12/2016 13:02
主教会议:探索一种能够向今天的家庭宣讲“喜讯”的“表达方式”
07/10/2015
教宗抵达玻利维亚:推动公众利益;尊严权利、宗教与家庭
09/0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