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2017, 22.36
印度
發送給朋友

印度中央邦唱圣诞歌的神父和修生被“无端指控强迫改信”

作者 Joseph Ottapurackal*

瑟德纳的圣厄弗冷神学院院长亲自发声谴责此事。神父复述了三十位修生和两位司铎被印度教青年民兵粗暴挟持数小时的事情经过。指控一位神父以金钱为诱饵让其改信基督教的村民收回了其指控证词。

瑟德纳(亚洲新闻)—  “我们强烈谴责侵犯基督教传教士和宗教少数团体的恐吓和暴行。我们要求政府当局立即采取行动,对事件中的有关人员采取行动,做出处理。”瑟德纳的圣厄弗冷神学院(St. Ephrem’s Theological College di Satna)院长约瑟夫·欧塔普拉卡(Joseph Ottapurackal)神父作如上表示。他亲自出面谴责了其神学院两位神父和三十位修生被捕的事件,这些人12月14日被一帮印度教激进民族主义者挟持。神父告诉亚洲新闻,当时这些神父和修生们去偏远的布坎哈(Bhumkahar)村庄唱圣诞颂歌,被一群“印度青年民兵”(Bajrang Dal,印度教右翼极端组织“世界印度人理事会Vishva Hindu Parishad”下属的激进青年团体)成员挟持。神学院院长说,对一位神父指控强迫改信的罪名是完全“虚假”的,这些印度教极端分子称这位神父以5000卢比(约合66欧元)为诱饵说服一个印度教徒皈依基督教。

在几个小时前,指控乔治·芒格拉皮利(George Mangalappilly)神父给钱让他改信的印度教徒达哈门德拉·多哈尔(Dharmendra Dohar)已经撤回了他的指控,这一事实确证了对基督徒的以上指控的确是毫无依据的。当记者询问多哈尔是否真的改信之时,他表示不愿回答。另一个记者问他害怕谁——是害怕“印度青年民兵”团体还是怕警方——他只回答说:“我担心我的家人。现在他们因我而陷入麻烦……我们被告知不要让基督徒进入我们的家,不许他们与我们交往。”

12月14日下午6点,来自中央邦(印度中部)瑟德纳的圣厄弗冷神学院的三十位修生和两位神父前往偏远村庄,前去与村民庆祝圣诞节的爱与喜悦。依照每年的传统,圣诞节期间,神学院的修生们都会到远近村庄带去爱与和平的信息。

在这些村庄里,教会还开展各种社会发展项目。在村民方面,在一位领舞的指导下,他们排演节目,孩子们和修生一起唱歌,还有各种主题的小品片段演出。

当他们在一个叫布坎哈(Bhumkahar)的村庄,这些表演节目快要结束时,突然一群“印度青年民兵”的印度教活动分子来打断了庆祝活动,要求在场的人向“Bajarangabali”(编者注:基于史诗《罗摩衍那》中的猴神哈努曼Hanuman生平的系列印度教神祗)奉献“pooja”(编者注:即印度教一种向神祇膜拜的常见仪式)。这群印度教徒还在身体和精神上骚扰在场的人。此后不久,警方到达现场,并把修生和神父们都带到了瑟德纳警察局的治安所。

在警察局治安所聚集着众多的“印度青年民兵”活动分子。与此同时,五位神父赶到事发现场,询问事态,与被捕者见面。 但不幸的是,他们也遭到了暴力对待,并被关进了治安所。司铎们已经进入了警察的办公室里,但是激进的印度教右翼分子烧毁了他们停放在外面的汽车。

“印度青年民兵”活动分子开始高喊反对基督徒的口号,并以侮辱性的言辞指责他们[强迫]改信。一位村民也发表了一则虚假声明,指称其中一位司铎给他5000卢比为诱饵让他皈依基督教。这群人一直呆在治安所,直到凌晨两点。他们走后,凌晨三点时警方暂时释放了神父和修生们,条件是要他们早上七点时去面见警察局长。

按照要求,神父和修生们又到警察局去录证词。最后,警方决定对乔治·芒格拉皮利神父立案,案由就是那位村民提出的毫无根据的强制改信的指控。当天下午,芒格拉皮利神父在区法院的法官面前过堂,得以取保候审。直到此时,所有被捕的人才终于重获自由。

我们强烈谴责侵犯基督教传教士和宗教少数团体的恐吓和暴行。我们要求政府当局立即采取行动,对事件中的有关人员采取行动,做出处理。

 

* 瑟德纳的圣厄弗冷神学院(St. Ephrem’s Theological College di Satna)院长

瑟德纳的主教约瑟夫·柯达卡里尔(Joseph Kodakallil)蒙席和教区公共关系负责人库里亚科斯·卡恰比利(Kuriakose Kachappilly)亦为撰写此文提供合作。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圣诞节】蕉树间和竹星下的圣诞节
24/12/2011
【圣诞节】老挝八名基督徒在监狱过圣诞节
22/12/2011
【圣诞节】北部清化信众圣诞节助穷人和受压迫者
21/12/2011
【圣诞节】喜马拉雅山基督徒的圣诞节
20/12/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