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7/2018, 17.15
叙利亚
發送給朋友

叙利亚明爱:古塔难民渴望食物和关爱

作者 Sandra Awad*

大马士革郊区反叛飞地流离失所的人们每天艰难生存。 反叛分子和圣战分子在土耳其“幸福地生活”,而平民则饱受痛苦。 在垃圾中分娩的妇女; 疾病和皮肤感染; 孩子们渴望吃糖和饼干。 他们缺乏食物、饮用水和医生。 然而,被遗弃的感觉胜过饥饿。 “他们来为我们提供援助,像昆虫一样对待我们,并对我们表示厌恶”。

大马士革(亚洲新闻) - 在大马士革郊区的古塔(Ghouta)东部流离失所者生存艰难,该地区长期以来一直由叛乱分子控制,他们反对巴沙尔·阿萨德总统。

尽管有困难和匮乏,甚至没有食物给孩子吃,但他们仍声称自己“更需要爱而不是食物”。 他们拒绝了与曾长期控制该地区的极端分子和反叛组织合作,而那些叛乱分子现在已经“逃往土耳其并开始了幸福的生活。而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现在反而要遭受痛苦。

7月底,叙利亚明爱组织与一个穆斯林非政府组织一起向流离失所的家庭分发了1480个食品篮。 基督教活动人士向极度需要的人群提供了一千篮子的水果和蔬菜以及600袋尿不湿。桑德拉-安娃德(Sandra Awad)是一位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是叙利亚明爱传播部的负责人。 她与同事们一起进入难民中间,为亚洲新闻记录了难民们绝望的证词。他们的家庭极度贫困,房子异常拥挤,家庭破裂,夫妻之间每天只有几分钟时间在一起,即使那些来帮助他们的人,也对他们表示 “厌恶”,冷眼相待。以下是明爱经理的见证:

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位于阿纳沙比耶(Al Nashabiyeh)的难民住宿中心,这地方实际上是一所小学,数百个来自古塔村流离失所的家庭聚集在狭窄的教室里。中心共分为两栋建筑,一栋为男性,另一栋为女性和儿童。

我们下了车,我的同事和陪同我们的教育侦察小组的志愿者们开始准备按名单分发人道主义援助。

我的目光聚集在一位女士身上,于是我对她微笑,我的笑容似乎是她等待已久似得,所以她抓住我的手,把我拉进了大楼。 起初,我感到害怕,但我周围的女人和孩子脸上都洋溢着微笑,看来我的到访为他们是莫大的喜悦,而我的恐惧也随之消除。

我们走到二楼,当我经过每间教室时,我都偷偷地向里面看,我看到的是极度贫困和过度的拥挤。

我们终于到了那女人住的教室,他们的衣服凌乱地挂在黑板前面的电线上。两个孩子睡在一张肮脏的床上,一块大布盖住他们,使他们免受众多苍蝇和昆虫骚扰,床垫很脏,枕头和被子胡乱地堆积在床角。 塑料鞋、破衣服扔的到处都是。

“这个房间里有多少个家庭?” 我问其中一个女人。

 “我们是这个教室里有九个家庭”她回答说:“都是妇女和儿童。我们的男人和儿子都在另一栋楼里。我们从未见过面,只是白天在学校操场上,大家像陌生人一样,在炎热的太阳底下,打个招呼。”

这时候,一名年轻女子走了进来,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女士对我说:“这是我的儿媳妇。她几天前在我们现在坐着的这张床垫上生了孩子。我帮助她接生的,因为红新月救护车无法按时到达,而且来不及带她去健康中心。”一位非常瘦的女士赶紧说:“我也怀孕了,我非常担心救护车可能无法准时到达。你相信吗? 我怀孕已经7个月了,整个怀孕期,没有看过一次妇科医生。”

另一位女士说:“不只是妇科疾病?让我告诉你”, 她随着取下了她的面纱,并向我展示了她的脖子,她说她被“一种奇怪的昆虫咬伤”,伤口像项链一样在她的脖子上蔓延,伤口都覆盖着白色的脓液。这时,房间里其他女人也像她一样让我看她们的脖子,以及她们身上不同部位的叮咬。

其中一个女人说:“这里最糟糕的是饥饿。当你看到自己的孩子在你面前挨饿,想要一块饼干,你都没有办法给他。前几天,一个协会向我们分发了一些洗涤剂, 我拿了洗涤剂之后,就转手卖了,然后买了一些喝茶用的白糖。”

另一位女士对我说:“不管你信不信,有一个慈善机构来为我们的孩子提供心理和社会支持。我儿子不愿意去外面玩,因为他们没有给他饼干。这些孩子在挨饿!他们需要的是食物,而不是什么心理和社会援助。”

 “你是对的”,我说:“你们的饮水问题怎么样? 从哪里打水喝?”

其中一人回答:“从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的水罐里。我可以发誓,那里的水被污染了。前几天我在水里发现一只虫子正在水罐里喝水。很多人都得了腹泻和结石。但是我们又不得不喝,我试着把水煮开然后给孩子喝,但总这样也是不行的。”

他们陪我到极其肮脏的学校浴室,其中一位看起来很顽强女士开始大声对我说:“女士,我向你发誓,我们在痛苦中,我们的生活就像野兽,而不像人。我们在这个住宿中心被遗忘了五个月,没有多少人关心我们。你知道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两个男人自杀吗?他们怎么会自杀,因为他们整天都没有工作要做。他们没有更多的希望。我们的房屋被毁坏了,我们的房产已经消失,而在这里,我们完全被遗忘了。”

突然间,那个女人开始痛哭,好像再也无法控制她内心的痛苦。我走近她,把她抱在怀里,在这个肮脏的浴室里,和她一起抱头痛哭。

她眼含热泪看着我,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然后她告诉我说:“你知道吗,女士,也许我们更需要爱而不是食物。他们来给我们援助,但他们对待我们像对待昆虫一样,似乎对我们感到非常厌恶。但我们觉得你爱我们,想要从心里帮助我们。看着你和我们一起站在这个肮脏的浴室里,全心全意地听我们说话。 女士,我想告诉你,并非所有的古塔人都是土匪。相信我,那些坏人已经逃到土耳其,并在那里享受幸福的生活。但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人,却要在这里受苦。女士,我求求你,替我们表达我们的诉求和声音吧!”

我从心里呼吁所有在当地工作的国家协会和国外善心人士和朋友们,帮帮这些古塔人吧!因为我们都在叙利亚,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是一个身体,如果一个器官疼痛,整个身体都不会好受。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对《禁止集束炸弹条约》正式生效感欣慰
01/08/2010
尼尔玛拉修女指奥里萨邦事件是“耻辱”呼吁要为爱开辟空间
06/02/2008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中国成为世界的垃圾场
18/09/2006
恐怖分子旨在打击西方国家盟友和恪守非宗教性政权的伊斯兰国家
21/11/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