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2020, 17.05
叙利亚-黎巴嫩
發送給朋友

叙利亚难民重返,夹杂在利益冲突和“复杂”的地缘政治间

在黎巴嫩,仍有近一百万流离失所者。叙利亚战争导致人口和国家内部失去平衡。大马士革不急于这些人重返,但对贝鲁特来说,他们已经成为沉重的负担,并由此损失了数百万美元。就重建工作,俄罗斯与西方展开博弈。

贝鲁特(亚洲新闻)- 中东局势充满不确定性,新的联盟和利益冲突出现(只需要看看土耳其、伊朗、以色列以及海湾逊尼派的国家),未解决的叙利亚难民问题再次摆上议程,让人担忧。这些人在黎巴嫩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危机,他们人数众多,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的消息称,到9月份起码有90万人,但也有其他消息来称,600万人口中,有150万难民,而且这个数字正在不断上升。黎巴嫩经济学家福阿德(Fouad KhouryHélou)在黎巴嫩法语报刊《东方日报》(L’Orient-Le Jour)上分析,他指出,接待难民,不仅会花费数百亿美元的资金,而且带来了社会、政治和宗教的失衡。

有联合国消息称,(2011年统计的)2070万居民总人口中,有1150万叙利亚难民(截至2018年2月)。其中,绝大多数是逊尼派穆斯林,550万逃到国外(逃往欧洲和邻国),550万在本国内流离失所。离开该国的绝大多数人流亡到了黎巴嫩和土耳其(埃尔多安总统曾假设给予这些人国籍,因着共同的伊斯兰信仰)。

福阿德指出,显而易见的事情是叙利亚人口的变化:如果战争之前逊尼派占总人口的70%,今天他们还没有达到50%。不论是在沿海地区,还是像大马士革和阿勒颇这样的大城市,人们都逃到了北部地区(见伊德利布)或东部地区,那儿多年来是伊斯兰国(SI,前ISIS)的控制范围。

这位专家强调:「我们认为大马士革恐将这些人拒之门外,如此一来使得问题变得复杂。近年来,不少政府决定(例如第10号法律条文或第63号法令),都指明了政府将手伸到了流离失所者(被称为“恐怖分子”)的财产,并阻碍他们返回。此外,俄罗斯与美国(和欧洲)之间日益增长的国际化和利益冲突也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当前紧张局势和纠纷更不利于黎巴嫩,叙利亚和伊拉克三国关系」。最后,莫斯科「驻扎在了叙利亚的心脏地带,并在这一新的平衡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于克里姆林方面来说,流离失所者的重返不能忽略了莫斯科计划的重建工作。但是,对于西方集团而言,首要任务是让逃亡者返回,在国际组织的控制下恢复安全气氛。然后再进行重建。

从这个角度看,黎巴嫩的角色变得越来越微妙,因为一方面它要求难民返回,但另一方面,又必须处理大马士革的利益(背后有德黑兰的因素),后者并不打算让难民早日重返。除非让叙利亚难民完完全全的转移到黎巴嫩,但就目前而言,这很难实现,且成本太高,似乎没人会愿意去做。黎巴嫩扮演着中东「缓冲区」的角色,多年来在战争(冷战)与和平(假想的)间摇摆不定。这是黎巴嫩政客所理想的状况,因为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局势的稳定,更确切地说是促进了政治的稳定。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罗兴亚基督徒:遭绑架的基督教家庭,被皈依的未成年女孩
04/02/2020 14:42
世界难民不断增加令人感到“担忧”
19/06/2008
一艘超载的罗兴亚船倾覆,造成14人遇难,40多人失踪
11/02/2020 11:08
斯里兰卡明爱,在圣安娜教堂为移民主持弥撒圣祭(图)
01/10/2019 15:13
美国:因缅甸军方领导人「残害罗兴亚人」而对其进行制裁
17/07/2019 1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