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5/2008,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向国际奥委会揭露民间残疾人机构援助款遭侵吞霸占

中国民间残疾人关怀组织“慧灵智障人士社区服务机构”创始人发表公开信指出,“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正在侵吞各界捐赠及土地。三家中心和十几个慧灵之家因此被拆散,加之奋斗了十二年的一百五十多名残疾人融入社会的努力也将付诸东流。特奥会期间,残疾和残障人士遭到了上海警方的野蛮劫持驱赶

罗马(亚洲新闻)—中国民间残疾人关怀“慧灵智障人士社区服务机构”创始人致函国际奥委会指出,奥运会“应以人为本”;而中国“政府太习惯‘由上至下’,不懂或者不愿意‘由下而上’”。为此,“特别是在涉及残疾人时”;国际社会因帮助“我们成长”,不要让我们孤军奋战。

       活跃在中国八大省市地区的中国民间组织“慧灵智障人士社区服务机构”创始人孟维娜女士,向国际奥委会发出了这封公开信。信中,着重介绍了去年十月上海特奥会期间发生的百名慧灵残障人、家长和志愿人员遭到警方扣押的事件。而导致这起事件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未经许可”自发地组织残障人参加了一星期的特奥会,并准备参加最后一天的闭幕式。事前,有关部门没有给予任何提示、没有作出任何说明,八十多名公安干警和不知真相的特奥会志愿人员将慧灵的百名参与者围堵在了宾馆内(见图)。而且,不仅是在闭幕式期间,还持续到了第二天,直到将他们押上了返程的列车。

孟维娜女士写道,“政府太习惯‘由上至下’,不懂或者不愿意‘由下而上’”。为此,“最希望的是北京的残奥会不要再发生上海特奥会警察包围残疾人的一幕”。

公开信中,慧灵创始人还谈到了国内民间残疾人机构艰难的生存现状。“一个忽而是官办忽而是民办且遍布从中央到地方社区每个层面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打压一些不被他们看中的民间组织,长期垄断社会资源资金,占据高楼大厦挂残疾人招牌却挪作别用,而民间服务组织或要远离社区或要高价租场地。残联等官办机构连募捐渠道机会也垄断打压一些不被他们看中的民间组织,长期垄断社会资源资金,占据高楼大厦挂残疾人招牌却挪作别用,而民间服务组织或要远离社区或要高价租场地。残联等官办机构连募捐渠道机会也垄断”。为此,慧灵在广州市的部分机构遭到了“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威胁。后者购置了396.4万平方米的土地,准备建造一幢综合大楼。此举,不仅将摧毁慧灵的三个中心和十几所慧灵之家,还可能直接威胁到慧灵花费了十二年的时间使一百五十多名残疾人融入社会的努力。鉴于广东省目前共有大约56万名残疾人,且没有足够的安置和照顾他们的设施,人们不禁要问,国家为什么搁置现有设施,挥霍大笔资金再建新设施。

孟维娜女士严词指责了“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立场明确,并得到了当地消息来源的证实。包括私立机构捐赠给民间残障组织的款项,都被政府机构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侵吞了。

在此,我们全文刊登慧灵创始人孟维娜女士致国际奥委会(以及国际残疾人奥委会)的公开信。

 

 

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总部 (以及特奥会总部)

尊敬的主席先生:

你们好!我是中国一个服务智障的民间机构负责人,在2007104-11日,我们自发自费组织了100名智障学员、员工、家长和志愿者高高兴兴地去上海充当特奥会比赛的啦啦队,一直很顺利也很高兴,但却在11日下午5时到晚上23时被几十名警察和100多名不明真相的特奥志愿者包围在宾馆里完全失去自由,场面既悲壮又恐慌,半夜时分虽然大部分警察撤退了,但我们的行动还是受限制,第二天傍晚我们是被警察“送”上火车离开上海的。从警察包围我们到警察送我们上火车,历经整整24个小时。

原因很简单,警察认为“民间自发”就等于“危险和破坏”(我们拍了很多现场照片,现仅提供其中的几张)。

 

事发后,我以中国人特有的思维去考虑中共十七大代表大会要召开,就选择了暂时的沉默。

中共十七大的报告对我是很大的鼓舞,我对是否继续选择沉默产生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今天我向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总部写这封信,动力正是出于中共党说扩大人民民主的承诺。

今天我向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总部写这封信,不是批评上海警察,而是批评你们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总部 ——奥运总部教给上海和北京很多很多建设奥运硬件的方式方法,却恰恰疏忽了教予 “以人为本”这个最普通最起码最关键词应该怎样运用。中国上海第一次承办特奥会,中国北京第一次承办奥运会和残奥会,因为社会制度不够开放,对理解和实行“参与式”肯定有困难,中国政府太习惯“由上至下”,不懂或者不愿意“由下而上”,只要我们民间一有“自发”就遭遇被警察包围恐吓的一幕。

你们知道吗,因为“要排练表演和要装修接待”,上海部分严重智障的孩子在奥运前两三个月就被通知不能回公办的服务机构—— 在特殊奥运的名义下,特殊的孩子失去了两三个月的服务。

你们知道吗,一些民办的残疾人服务机构成立十几年了却得不到政府批准登记,我们不知道什么理由,所以无从解决这个至关生存的困难。

你们知道吗,有一个忽而是官办忽而是民办且遍布从中央到地方社区每个层面的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打压一些不被他们看中的民间组织,长期垄断社会资源资金,占据高楼大厦挂残疾人招牌却挪作别用,而民间服务组织或要远离社区或要高价租场地。残联等官办机构连募捐渠道机会也垄断。

….

以上种种情况,大家都不难直指其深层根源。但我无奈“曲线救国”,通过批评奥运会总部,从而促使奥运会总部做出示范:因着特奥和残奥运动所秉承的宗旨,你们必须教“人本建设”而不要太表面化啦!

 

我想写很多,还是以“尽在不言中”作为结束吧。

最希望的是北京的残奥会不要再发生上海特奥会警察包围残疾人的一幕!

 

奥林匹克运动“我参与 我奉献 我快乐”一员

孟维娜 (中国慧灵智障人士社区服务机构 创办人)

200811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马来西亚总理表示马航MH379航班"坠入"南印度洋无人生还。在京乘客家属震怒
25/03/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