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4/2011,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圣座与中国教会:十分坚决、十分仁慈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今天发表的中国问题委员会文告中,在承德非法祝圣和八大后重申了教会共融的必要环节。没有任何绝罚,但教宗强调了教会的信仰与合一是最基本的益处。徐光启列真福品正式开启、五月二十四日世界为中国教会祈祷日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十分坚决、十分仁慈;要求自由、愿意与北京对话:梵蒂冈中国教会问题委员会于今天发表的致中国天主教徒文告作出了极其艰难的归纳。四月十一日至十三日召开的会议,是在教宗和圣座因承德非法祝圣和北京八大而两次受辱后召开的:这两次都违背了教宗的指示、两次都有与教宗共融主教在场。他们有的是自愿的、有的是被迫的,参与了两次活动。

       文告就这两起事件展开,指出了教宗派遣是以信仰名义的主教祝圣所必要的;不应视为“干涉一个国家的内政”。文告谈到中国如斯大林一样始终害怕梵蒂冈的“分裂”,但也指出中国部分主教尽管在形式与教宗共融,却始终热衷于“爱国主义”、热衷于一个所谓“和解派”的教会的“独立”。

       文件指出了法典的惩罚(绝罚)与不服从之举的关系。为此,要求每一位主教自己作出解释;向圣座、向被挑战教宗指示激怒的教友们解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然而,文告——和教宗——都没有绝罚任何人。这是因为委员会首先关心的是中国教会的合一。教宗邀请人们和解的信发表三年之后,中国教会前所未有地分裂。由此,激励大家“爱、宽恕、做到忠诚”;“维护教会合一与共融,甚至不惜巨大的牺牲”。

出席了最后一次会议的教宗强调了“天主教教理中表明的、甚至不惜以牺牲为代价捍卫的教会信仰,是中国天主教会团体应在合一与共融中成长的根基”。

文中重申了对干涉教会生活、试图按照“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塑造教会的组织机构的谴责。这是与公教道理无法调和的。这里援引了教宗的信(7),所指的恰恰是凌驾于主教之上的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控制官方主教和团体生活的爱国会。

但文件中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行动,仅限于指出了教会的价值。许多非官方教会主教要求他们被政府承认的主教们同仁们更加坚定、勇敢,离开爱国会。但是并未能得到响应,因为害怕、因为恐惧、因为个人利益:近年来,爱国会开展了大规模的向主教们示好行动,使教宗要求的脱离更加艰难。

很可能恰恰是这一点,是新主教们的弱点——年轻的四十几岁的主教从未在不受国家干涉的自由教会中生活过。为此,迫使委员会要求对修生和司铎展开更加深刻的教育。

对中国政府也综合体现了耿直和宽宏大量:文件重申任命主教是圣座的职权范围,同时为北京提供了选择候选人方面达成协议的可能。

文告发出了“忧心忡忡的”呼吁(向北京吗?),“呼吁有损于和谐与和平的问题不再继续增加、分歧不再继续深化”。

委员会愿意就教省划分与中国政府对话充分见证了与中国政府合作的愿望。事实上,政府要按照行政区域划分教区,根除原有的教区划分。借此,梵蒂冈指出了重新调整整个中国主教分配的道路,避免了高度集中地区。如北京周围过于集中,而有的地区又过于稀少。

在此“方向和焦虑的一般气氛”、“痛苦”、“考验”的时刻,委员会(和中国教会)的安慰是看到许多传教士的努力以及司铎、修女和平信徒的爱德事业,以及教会的圣德和祈祷。

文告指出,接受了上海教区开启徐光启列真福品案的审理程序,并与耶稣会士利玛窦神父列真福品案同时进行。

文件强调了五月二十四日进教之佑真福童贞圣母玛利亚瞻礼之际为在中国的教会祈祷。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