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9/2020, 15.20
叙利亚
發送給朋友

圣座驻大马士革大使:对达洛利奥神父及叙利亚冲突中的10万失踪者保持沉默

七年来,没有任何关于马尔·穆萨团体创始人的消息,他于2013年7月29日在拉卡失踪。枢机:该神父就如其他许多失踪者一样,被当成叙利亚棋盘上的「棋子」。囚犯「必须获释,或者必须向家属提供确切消息」,需要「善意的举动」。

大马士革(亚洲新闻)- 「不时会有消息传出,近年来,已做过一切努力,但却都徒劳。至今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是生是死都不可知」。在罗马耶稣会士保禄•达洛利奥(Paolo Dall’Oglio)神父神秘失踪七年后,圣座驻大马士革大使泽纳里(Mario Zenari)枢机向《亚洲新闻》这样强调。达洛利奥神父同时也是马尔·穆萨·哈巴希(Mar Moussa al-Habashi)团体的创立人,位于大马士革以北约80公里。近期出现了许多关于他现状的消息,但都不是真实可靠的消息,最后的可靠线索都指向拉卡,即叙利亚「哈里发」的前据点。伊斯兰教与基督教跨宗教对话的领袖人物,达洛利奥神父进入曾为哈里发据点的伊斯兰国总指挥部--拉卡后,于2013年7月28日至29日夜间失踪。他想捍卫对话和交流的价值观,同时要求释放圣战组织手中的几名人质。

自他被绑架已过去多年,期间一直流传关于其死亡和被目击的消息,但从未得到过证实。过去,媒体曾报道他还活着的消息,但都因缺乏证据而被推翻。

截至目前,最可靠的消息是前ISIS武装分子提供的信息,据他说,达洛利奥在被绑架之后的几天里,遭受折磨致死。其他消息也证实了这一假定,但这个也尚未得到证实。

泽纳里枢机回顾说,「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叙利亚约有10万人失踪,至今杳无信息。联合国驻叙利亚特别和平特使盖尔·皮德森

联合国特使盖尔·皮德森(Geir Pedersen)与其前任德米斯图拉(Staffan de Mistura)一样,曾多次在安全理事会发表讲话,强调必须加强这一人道主义问题,并提供可靠的答案」。红衣主教认为,这次绑架事件的主要「责任方」必须「做出善意的举动」,并提供可靠的信息。

囚犯、失踪者「必须获释,或者必须向家属提供确切消息。我再说一遍,共有约十万人,他们每个人都有权利知道他们的亲人发生了什么。对于达洛利奥神父、两个东正教神都主教及其他两名年轻神父来说,也是一样的,但至今没有消息」。去年,美国司法部悬赏500万美元,征集有关以下宗教人士的有用信息:希腊东正教神父Maher Mahfouz、叙利亚东正教总主教Gregorios Ibrahim、希腊东正教总主教Boulos Yazigi和亚美尼亚天主教神父Michael Kayyal。但尚未出现新转机,他们也至今下落不明。

被绑架的人「不应该以龟速获释,如果一个团体已将他们释放,必须公布所发生的一切」。红衣主教认为,最可能是「为与其他囚犯进行交换才实施绑架」。这些人是被作为筹码,无论他们是宗教人士、基督徒抑或是高级军官。他最后总结说,很可能,保禄神父也是叙利亚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奥里萨邦大屠杀的幸存者:我儿子死了,但我却不会背弃基督
07/02/2020 15:42
印度,年轻的母亲,因是「基督徒和达利特人」惨遭亲家杀害
13/09/2019 18:19
印度基督教学校继续遭受迫害
26/04/2019 14:21
莫斯科,胜利教堂低调祝圣;拒绝归还天主教教堂
15/06/2020 10:57
俄罗斯为胜利日大游行做准备;反对新冠的修道院院长被停职
29/05/2020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