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1/2018, 00.25
中国-欧洲
發送給朋友

多里坤·艾沙:北京政府甚至也迫害在海外的维吾尔人

学生和活动分子成为被打压的目标。流亡海外的维族人在国内的亲属被送进“劳改营”。国内的家属被扣为人质,胁迫那些在国外的维族学生返回中国。世界各国的沉默助长了中国政府的气焰。

慕尼黑(亚洲新闻)— “中国政府不光在国内压制维吾尔人,而且还迫害那些流亡海外的人”。总部设在德国南部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秘书长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先生对亚洲新闻通讯社这样说。

多里坤·艾沙是生活在新疆的信仰伊斯兰的维吾尔民族的流亡领导人,新疆与中亚国家交界。艾沙先生于1997年逃出中国,去年7月26日,当他在罗马前往意大利参议院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的路上,被一支意大利警察特别行动队扣留盘查。本来他是准备在那次发布会上发言讲述他的民族所遭受的中国政府施加的压迫。

“他们试图监控所有维吾尔人,有时中国警方直接打电话给他们,尤其是那些活跃分子。他们警告维吾尔人不要尝试任何政治活动。警方告诉他们:如果你试图做这些活动,要记住你的父母和亲戚在新疆。国内的家属被扣为人质,胁迫那些住在国外的维族人——特别是学生——返回中国。如果他们不在规定期限内回来,中国政府就会把他们的家属扣留起来。警方还强迫父母打电话给他们的儿子或女儿,告诉他们回来。”

回到中国后,这些维吾尔人被关押在劳教所。艾沙先生控诉说:“哪里是什么再教育,是集中营,集中营!”去年12月,两名回国的年轻维吾尔人在被关押期间死亡,死因可疑。目前,大约二十多位维族学生已经失联了数月,另外还有二百多人自7月4日起被羁押,他们是在试图前往更安全国家的途中,在餐馆、在家里或在机场被抓获。

在“劳教营”里还有一些人曾经或现在生活在国外的维族人的家属,艾沙说:“至于我的家庭——我与他们失去了联系,我父亲快90岁了,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或死了——我知道我的哥哥和弟弟被逮捕,关押在劳改营里。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其他亲戚被关着。这是我的个人故事。所有住在国外的维吾尔人都至少有一到三个家庭成员被送到劳改营。”

对于这位维吾尔族领导者来说,他认为欧洲国家、美国、联合国和欧盟都有责任谴责中国侵犯人权和迫害新疆维吾尔人,迫害甚至是在日常生活中,比如禁止给子女取伊斯兰名字、去年斋月期间实施强加于人的苛刻规定。“许多国家寻求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他们对这种情况的沉默给中国政府带来了错误的信息,鼓励中国政府变本加厉”。国际媒体也应该做更多,有一些报道,“但这还不够。情况很糟糕。如果世界继续保持沉默,可能变得更糟,甚至到种族灭绝的地步。全世界应该站起来做点什么。”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