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2016, 16.08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天主教代表大会和梵蒂冈的沉默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被喻为统治中国天主教“最高机构”的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将于十二月二十六日至三十日举行。教宗本笃十六世指其“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其职能是:阐明教会是国家(和党)的“财产”、让教友日益分裂。以往实例。二O一O年,许多主教被警方绑架强迫参加大会。官方和地下教会教友呼吁教宗就天主教代表大会和非法主教参加主教祝圣问题表态。全世界天主教徒都应该要求中国政府尊重其公民的尊严与宗教权力

罗马(亚洲新闻)—十二月二十六日至三十日,第九届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将在北京举行。这是中国官方教会最权威性的集会,其章程中将此类集会定义为教会的“最高机构”。

        全国代表大会中有十几位北京和梵蒂冈承认的官方主教,还有北京承认但梵蒂冈不承认的、非法的、被绝罚的主教。此外,还有爱国会成员,天主教徒和无神论者均包括在内;一些司铎、平信徒和修女。此前的一届在二O一O年十二月召开,三百四十一名代表到会。会议期间,阐述了天主教徒在社会中的任务、教会活动、主教任命,甚至神学问题;选举产生了新一届主教团主席和爱国会主席。

            目前还不清楚本届大会期间将涉及的问题。本社通讯员表示,爱国会负责人在全国各地巡访邀请主教们参加会议、调查核实两大重要职务的人选。众所周知,中国没有自由的选举,所有都是事先幕后策划好的,大会上投票是走过场而已,结果都是事先内定的。

        可能的主教团主席候选人有(江苏省)海门教区主教,四十六岁的沈斌;(陕西省)延安教区主教,五十二岁的杨晓亭。

            爱国会主席的人选中有(河北省)承德教区的非法主教,四十八岁的郭金才。沈斌主教和杨晓亭主教都是圣座承认的。郭金才是二O一O年未经教宗批准非法祝圣、圣座不承认的八名非法主教之一。也正是这一批非法祝圣,再次引发了新一轮对基督信仰团体宗教自由的压制和暴力。

            但也另有消息来源表示,本届天主教代表大会期间将宣布主教团主席,(云南省)昆明教区的非法主教马英林和非常接近政府的爱国会主席房兴耀主教连任。

            许多中国官方和地下教会的教友、神职人员们都对这种“掺沙子的饭”表示不满,即将与教宗共融的官方教会主教和那些被绝罚的主教同等对待、强迫他们共同举行合一圣事。

            还有,策划这一切的并不是主教,而是宗教事务局的官员们。再次验证了中国管理教会的是政府,或者说是中共,甚至横加干涉纯粹的宗教事务,例如主教任命、教义和礼仪问题、传教士的选择等。而一个教会如果是宗徒传下来的,则理所当然应由主教处理教会事务。

            梵蒂冈的沉默

            这些司铎们指出,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二OO七年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已经阐明了,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主教团和爱国会“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其中一人向本社表示,“可是,今天参与此类会议、加入爱国会竟成了显而易见的事实,已经不再是丑闻。相反,几乎是在中国的信仰的必要成分了。由此,贬低了代表与基督、与教宗共融的信仰和圣体圣事的意义”。

            许多没有参加爱国会并因此而受到迫害的非官方教会司铎对梵蒂冈在整个事件中的沉默感到震惊。他们和官方教会的大部分司铎一样要求圣座、要求教宗方济各表态,抨击此类操纵信仰的做法。确切地说,他们“期待着他表态”。

        事实上,国家宗教事务局在组织召开二O一O年十二月七日至九日的第八届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时,那时运作的、本笃十六世领导的中国教会委员会要求与教宗共融的司铎、主教们避免“做出违背与教宗共融的行为(例如,举行圣事、主教祝圣、参与会议)”(二O一O年三月)。许多主教们服从了指示,以至于宗教局推迟会议的召开,最后甚至强迫部分主教参加。

            迄今为止,圣座一直保持沉默。倒是一些梵蒂冈事务的评论家用接近爱国会的诠释,建议梵蒂冈保持沉默。因为归根到底,此类宗教局召开的会议只是政治产物而易。

            事实上,是一个“政治产物。恰恰是因为,在中国一切都是政治的,宗教也包括在内。

            实际上,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的唯一价值是:重申宗教是国家(或者党的)财产。按照宗教局的要求去做,会得到一个结果:教会日益分裂、增加官方教会和地下教会教友之间的沟壑。而这是教会的问题。此外,全体代表大会的政治选择再次涉及到福传、主教任命方面的教会生活。为此,对许多教友和司铎而言,梵蒂冈的沉默是认同这种情况或者甚至是与他们意见相同。

            “独立的”教会、国家的财产

            如果看一看此前的历届会议便会发现,召集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恰恰是为了宣扬中共的这两条真理的:教会和天主教是国家“财产”、分裂。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七日至二十日)的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上,主教们要选举被视为忠实于教宗的伟大牧人,西安的李笃安主教为主席。但中共决定让南京的爱国主教刘元仁和令人痛心的北京非法主教傅铁山当选。

            二OO四年(七月七日至九日)竟高呼“教会的独立”(独立于圣座的),屈从于中共,最终刘元仁和傅铁山连任。

            按照当时的宗教局长叶小文的话,二OO四年是一次摧毁二OOO年中国殉道者封圣的尝试。他们看到全体天主教徒一致敬礼殉道者:在教友中散发手册、官方和非官方共同举行圣祭、和解的行动。抵制封圣运动和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吓倒了官方主教们、修和的行动几乎全部消失了。

        原定二OO九年召开的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或者应在几年前举行,但因为刘元仁于二OO五年去世、傅铁山于二OO七年去世而推迟了。但是,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二OO七年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令中国政府措手不及。而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主教已经与教宗修和、积极致力于官方和地下教会的和解。这些合一的枝芽遏制了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的召开,一直推迟到二O一O年底才进行,并要警察强迫主教们参加。

            为了羞辱主教、分裂团体,除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外,宗教局(或者确切地说是爱国会)采用了未经教宗批准的非法祝圣的手段:二OOO年、二OO六年(祝圣了现爱国会主席马英林)、二O一O年至二O一一年,即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召开前后,都进行了非法祝圣。

            现在,也在采用同样的方式:强行让被绝罚的主教参加主教祝圣仪式(成都和西昌);在十二月底召开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面对如此侵犯圣事神圣性的行径,梵蒂冈仍然沉默。

            分裂的中共

            自二OOO年至今,种种企图还有另一个目的:让中梵关系更加艰难,引爆冲突直至关系破裂。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圣座和中国开始寻求交流、会谈、交换意见,但总是及时地发生一些让对话双方分离的事件。这些年里,破裂的责任几乎总是在爱国会。这一切,首先是因为未来一旦中国和圣座达成协议,就要讨论爱国会的职能问题以及其对教会的控制:尽管不是教会组织,但爱国会横加干预教会生活,甚至要凌驾于主教之上。

            这种态度的第二个原因是内部的:中国政府外交部和宗教事务部之间的分裂越来越明显。外交部乐见与梵蒂冈缓和关系,使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形象更加有尊严、可接受;其他人则视梵蒂冈及其自由的要求是在威胁他们的权势。

            北京的一名中共消息来源向本社透露,被绝罚主教雷世银参加成都和西昌主教祝圣仪式是宗教局和统战部坚持的,而不是外交部。因为尴尬,后者被迫保持沉默。

            但梵蒂冈也沉默了,让全世界的教友和基督徒们以为与非法主教共祭几乎是显而易见的、宗教自由不再是“所有人权的试金石”(圣若望·保禄二世),而是为了挽救外交关系的微弱希望可以不予考虑的环节了。

            为此,官方和地下教会的全体教友们呼吁教宗对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对在警察强迫下主教祝圣要让非法主教参与作出权威性的评判。

            但重要的是全体普世教会敦促中国当局尊重其公民的尊严和宗教权力,不应强迫他们参与违背良心的集会和行动。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