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2008, 00.00
印度
發送給朋友

奥里萨基督徒向联合国发出呼吁,说他们的处境无异于“无国籍公民”

作者 Nirmala Carvalho
奥里萨政府甚至连难民营都给关闭了,成千上万的难民都不知道去哪里避难才好。向联合国发出呼吁的目的是要他们承认印度基督徒的难民身份,保护他们,并给他们提供食物和印度拒绝给予的庇护。

新德里(亚洲新闻) - 奥里萨政府关闭难民营并将成千上万的基督徒驱逐,以至于他们连住房和食物都没有。可是暴力仍然还在继续,这样的行为在联合国被指控为是种族灭绝罪,并要求联合国立即进行干预。

教区社会服务中心的Manoj Digal神父向亚洲新闻通讯社表示说,“ Baliguda的三个难民营之一在十月十五日被关闭,那里的九百多个难民也被赶走了。这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很多人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也没有任何力量来反抗。政府甚至连帐篷也不给他们提供,每个家庭只能得到十公斤的大米。他们失去了一切。如果要想返回自己原来的村庄,唯一的选择就是改信印度教。许多人都因此不得不离开奥里萨去其它邦避难”。“尽管基督徒处于生命的危险中,但政府还是不能给予他们任何的安全保障。现在又兴起一些原教旨主义妇女团体,她们对基督徒妇女进行威胁。根本不存在什么对基本权利的尊重。许多这样的家庭过去曾经拥有一个非常体面的生活,现在一切都被剥夺了,不得不逃往陌生的地方避难”。

 印度基督徒全球理事会主席Sajan K. George向联合国指控奥里萨邦政府所做出的有关关闭Kandhamal区难民营的决定。Sajan向联合国这样写道:“九月三日的纽约时报报道说,有一千四百座房屋和八十座教堂都被拆毁或破坏了。但目前仅在奥里萨邦的损害就比这个数据的两倍还要多。数百人都因为他们的信仰而被活活打死,这里存在着一种非常有系统而又普及很广的反对一切法律的暴力:强奸,来自警察的残酷暴行,焚毁教堂和基督徒教产等等。成千上万的难民都生活在森林或难民营中,他们没有食物和药品,生病的生病,死亡的死亡,情形非常的凄惨。基督信徒几乎对政府失去了信心,他们本希望政府能象保护公民一样的保护他们,特别是保护只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二点五的少数基督徒”。

 然后继续说到:“遭受此类袭击的邦都是由印度人民党(印度教民族主义)和它的盟友所领导的,就象在奥里萨邦的情形一样。二零零九年将有一次普选活动,但中央政府对此事所持的态度是,设法推迟不愿意采取行动。奥里萨残害基督徒的事件到如今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我们找遍了所有的部门,但结果却都是徒劳。在奥里萨邦和印度另外的八个邦如今还在不断发生着侵略和屠杀事件。如果媒体和人权活动家不谴责政府所支持的印度教极端分子的暴行,情况将会比现在更为糟糕。一切都在说明情况将会继续恶化。我们非常担心政府在阻止这样的事情上无动于衷,对无数基督徒来说,唯一的希望就是逃难到其它地方”。“政府甚至组织基督徒团体在这些地区为受害者提供服务”。

 最后这样结束说:“为此,我们希望奥里萨邦的难民们能够得到联合国保护难民的待遇。现在,他们就象无国籍的人一样。在奥里萨邦,没有法治,也没有任何人来保护他们”。“他们需要食物,住房,药品”。“如果不立即给予援助,那么成千上万的人都将会死于暴力,苦难,疾病,其中也包括老人,妇女,儿童,神父”。“我们呼吁联合国要保护他们的生命,并阻止基于种族,宗教或种姓理由的歧视行为。让印度政府履行起它对自己公民的责任”。

与此同时,暴力仍然在向全国蔓延。十月十四日,在泰米尔纳德邦的Erode的两座教堂都遭到了攻击:无名人士夜间向教堂投掷石头,砸碎了玻璃和家具。

在这次的灾难中,也不缺乏希望的种子。印度加尔各答德肋撒修女所创的仁爱传教修女会的省会长M. Suma修女就是从她们在Kandhamal 区的Sukananda会院被迫逃走的,因为在九月三十日,印度教极端分子将它完全烧毁了。她向亚洲新闻说,她曾得到了在Raikia难民营停留两天一夜的许可,她希望用这短暂的时间“与他们分享德肋撒修女的爱德和爱天主的喜乐”。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