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8, 15.38
香港
發送給朋友

宗座外方传教会士:愿圣诞节帮助我们建立爱的文明

作者 Mario Marazzi

现年90岁的万籁寂神父(Mario Marazzi)在香港和中国大陆服务。他忆述在大陆服务智障儿童,并表示希望中国与教廷达成协议将带来积极成果。「我感谢天主赐予生命的礼物」以及所有支持其使命的人。

香港(亚洲新闻) - 「我们的寿数,不外七十春秋,若是强壮,也不过八十寒暑。」(圣咏90:10)。与我们相比,当圣咏作者写下这些诗词时,平均寿命要短得多。现在,由于许多原因,生命已经不再那样了,我已经90岁了。

我感谢天主这份生命的礼物,我感谢我的父母带我到这个世界。我年幼已失去了父亲,我很感激我的母亲、兄弟姊妹们,让我的童年活得快乐。

我要感激的人有许多,我记得那些在我十几岁的时候给我工作的人,和我一起度过美好年代的「天主教行动」(Azione Cattolica) 年轻人,帮助我成长的老师(平信徒和神父们),与我一起学习的同学,使我成为一位神父和传教士。

在三十二岁(1960年10月)那年,我乘船抵达香港,一进入港口,我和我的同伴就站在桥上,享受着一个独特城市的景象,这将成为我多年来的家。

首两年致力于语言、中文和英文的研究。学习英语并不是那么难,但学习中文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得到了大家的耐心帮助。

我记得那些来到我们住所的孩子在不知不觉中纠正了我们的话儿,而不用担心会冒犯他人。我记得一位现已退休的老师多年来一直帮助我,甚至今天仍然帮助我。

多年来陪伴我的香港人有很多很多,我曾多次受到善良和慷慨的祝福。我感谢主教、神父、修女和许多接受我的错误和限制的人,帮助我克服困难。

我想提一下我在广州度过的时光,作为「慧灵」(一个为留守青年的非盈利组织)组织的志愿者,帮助智障人士服务。

我去了中国,希望为残疾人做点事,但我收获远远超过我付出的。我了解到,与残疾人一起住在一个家庭中,可以将那些被视为「正常」和被视为「异常」的人的生活联系在一起。

我以传教士身份来到香港,让非基督徒知道耶稣的福音。我很快就发现教会已经处于传教模式,许多由神父领导的平信徒正在忙着向其他人宣传福音。我所做的就是加入他们,为一个伟大而迷人的故事提供我的小小贡献。

我离开了我的祖国,渴望通过言语宣扬救主耶稣的信仰,并在我的生命中见证我所得到的礼物。我感恩我在这里也收到了很多。

我学会了尊重一种非常悠久的文化,并看到与我受教育方式不同的人的优点。通过与其他宗教传统的基督徒的对话,我开始欣赏其他教会的丰盛。换句话说,我了解到传教士的生活就是交换礼物。

我很感谢宗座外方传教会,它陪伴着我作为传教士,现在我是一位长者,它为我提供了一个舒适的地方。我住在传教会的会院,与其他兄弟一起。我们的大多数传教士住在外面,在堂区从事不同工作。但是在会院,我们聚会时也很愉快,一起学习和祈祷。

我在主日时到一些堂区庆祝弥撒,或履行其他牧职,但我主要是会院的图书馆工作,整理图书和负责会院团体的事务。

相比之前,我现在有更多的闲暇时间。除了圣经,我还有时间阅读其他书籍或杂志,并与朋友通信交流。我觉得我现在更接近你们,为你们祈祷更多。

在祈祷中,我请你们记得中国教会。教廷与北京政府最近达成的协议是积极的,也是第一步。不幸的是,中国当局严格限制宗教崇拜的自由。

让我们希望情况有所改善。中国天主教徒长期遭受苦难,值得尊重。我们为他们提供支持、鼓励和尊重他们在信仰中所面临的艰辛。

祝大家圣诞快乐,新年进步! 愿主帮助我们,为建立爱的文明奉上我们的小小贡献!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印尼主教们说,穆斯林激进分子威胁攻击基督徒
24/12/2010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教宗指出嚼舌根是嫉妒的结果、是魔鬼用来摧毁团体的武器
23/01/2014
马尼拉辅理主教:「政府只顾经济增长,穷人分享不到成果」
14/08/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