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8/2016, 20.21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尊重汤汉枢机;但对中国与梵蒂冈对话抱怀疑态度 (第一部分)

作者 AA.VV.

汤汉枢机撰写关于中国与教廷之间的对话的文章上星期发表,而陈日君枢机亦发表文章质疑中梵对话和提出当中困难。两篇文章触发了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地对此议题的争论。《亚洲新闻》向中国大陆多位教会人士要求响应,当中有人担忧中国主教们被"过于政治化";传统「皇权文化」和意识形态存在;以及中国政府「压迫」教会。《亚洲新闻》将一连三天刊出响应的系列报导。

罗马 (亚洲新闻) - 多位中国大陆天主教徒表示赞赏汤汉枢机,他执笔写了那篇上星期(8月4日) 发表的文章,检视中国与教廷之间的对话。同时,不少人对他的乐观态度表示怀疑,担心这对话最终得不到什么,反而带来中国的宗教受压迫,政府一直都在暗示着。也有一些表达怀疑,尤其是针对官方教会的主教,认为他们太接近党而非教会。

有人批评陈日君枢机的严厉言词,陈枢机写了另一篇文章,质疑梵蒂冈的所谓「东方政策」;但也有多人同意陈牧的担忧,特别是地下教会团体有不少人认为,他们往往被梵蒂冈所"遗忘"。在汤汉枢机的文章,他表明梵蒂冈在与中国的对话时,没有忘记地下团体(非官方主教的认可; 释放那些在监狱中的主教)。

以下《亚洲新闻》刊出连日来收到对中梵对话议题的回应。基于安全理由,不会提供发表意见者的名字,他们分别来自官方和地下团体。

匿名一

[汤汉]枢机的文章论述非常积极。要解决中国的问题必须遵循耶稣的方法。盲目地为反对只会导致暴力!教会是见证爱的行动。这带来了和平、喜乐、爱的成果,为教会和为中国都是祝福。我认为这种风格是最重要的,倘若我们想见到中国的未来。另一点,我需要对教会的领袖和教宗有信任。

若瑟神父(华北地区)

[汤汉]枢机写的每个字都平衡。...他还概述了当前在官方教会的问题。他的文章反对陈枢机的观点。在过去,他很勇敢,但教宗方济各任命了帕罗林枢机 (Parolin) 来处理中国与梵蒂冈关系后,他变得很极端。...例如,他公开呼吁伪忠貞 在地下生活他们的信仰,这离开了教宗方济各标示出来的路径!…

汤汉枢机强调,昔日要不是圣若望保禄二世承认和接受非法的[主教]为合法,官方教会已经从天主教会分裂出去。我想汤汉枢机想在中国和梵蒂冈订立任何协议之前,给中国教会一些准则。

匿名二

我对于汤枢机如此超级乐观感到遗憾。我明白他遵循教廷现行的政策,但中国教会是非常世俗化及由政府在多方面控制的。我倒不是那么乐观。当然,为对话和交谈是好事,及需要耐心直到完成,但我们必须记住,在中国和梵蒂冈之间有一个大问题。它不仅是文化差异,这点可以通过对话和相互交流来克服;更甚的是,梵蒂冈正与一个怀有敌意并不断压迫教会的政府打交道。

如果梵蒂冈试图在各个方面取悦政府并且妥协太多,它不会得到什么。我认为梵蒂冈应该要温和,但要坚定和能够说 '不',就在面临要牺牲一些原则的时候。再者,普世教会和梵蒂冈必须保证和鼓励地下教会,因为它处于一种不确定的处境之中。对他们来说,他们会感到泄气沮丧,因为他们感到被教廷遗弃。

文生神父 (中国)

总体看来,还是老调重弹,无甚新意。强调相信教宗方济各一定会签一个双赢的协议,而不会签一个丢弃一部分弟兄的协议,固然不错!但要求中国主教团内放入地下主教,有多少实质性意义?因为,目前伪主教团里的成员,有多大可能可以在教会事务里影响决策?在忽略社会人权问题上,不在意真相,不呼吁正义,只强调仁爱,怕是说不过去的一种妥协。中国教会现在最担心的正是这样的妥协。因为中国社会目前也许连最虚伪的诚信都已经失去。所以「中梵协议」后,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是梵蒂冈以后会有「自食其果」的沉默。

若望神父(华中地区)

若是能够使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达至有形可见的共融,那自然是人们所向往的。关键是那些靠政府上位的主教是否能够坚持天主教信仰原则?是否仍继续坚持政治挂帅?这是令人担忧的。罗马教廷想使中国教会正常化的意愿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能否满全教廷的意愿,这需要看中国政府的态度。中国的皇权文化根深蒂固,天主教圣统制在中国即使签署协议,恐怕仍具有挑战性。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雅子皇后:「首次亮相」日本红十字会
23/05/2019 12:13
上海股市创历史新低点,在三个星期内蒸发2.4兆亿美元
04/07/2015
亚西西聚会也期待着阿尔-阿扎尔
25/01/2011
教宗将于星期六同三十万名教会运动团体成员相聚在圣伯多禄广场
30/05/2006
东京,明仁天皇举行退位仪式
30/04/2019 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