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2018, 17.55
土耳其 -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巴尔多禄茂:我也是俄罗斯人的精神之父

作者 NAT da Polis

自莫斯科发出逐出教会之后,俄罗斯东正教信徒对参加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主持的弥撒表示怀疑。巴尔多禄茂说:「将圣体圣事中断用作强加自己观点的工具,不可接受」。东正教主教必须照顾所有种族:「希腊、俄罗斯、乌克兰、罗马尼亚等。」

伊斯坦布尔(亚洲新闻) - 圣体圣事的破裂「利用压力和强制,强加自己的意见」,普世教会在对乌克兰东正教教会的承认之后。巴尔多禄茂向伊斯坦布尔的俄罗斯信徒保证,他说:「我也是俄罗斯人的精神之父。」

昨天,12月13日,根据儒利安历法,为圣安德肋节,普世宗主教到了加拉塔使徒安德肋教堂参与,居住在伊斯坦布尔的俄罗斯和斯拉夫信徒,约有70人出席(图) 。

巴尔多禄茂藉此机会谈论了君士坦丁堡与莫斯科之间的艰难关系,这是由于宣布向乌克兰教会宣布了自治。

巴尔多禄茂说:「亲爱的孩子,我在你们之中 ,你知道你们普遍存在的担忧和你们的困境,但我要诚实地对待你们,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因为我是你们的父亲,你们是我的这种关注和这种困境,在我们的城市俄罗斯小区以及更广泛的土耳其普遍存在,是由于俄罗斯最神圣教会和莫斯科的父权制兄弟的极端决定,打断了圣体圣事。普世宗主教,你的母亲教会。」

他强调:「对各种问题有不同和分歧看法,是人道和民主的。然而,打断圣体圣事,以利用压力和强制,强加自己的意见,是不可接受的。」

该位东正教宗主教说:「我确信,俄罗斯的姊妹教会,很快就会检讨这个极端的决定。」

他说:「当俄罗斯的姊妹教会邀请俄罗斯信徒,不参加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会的圣体圣事礼仪」时,「这肯定会造成良心问题」。巴尔多禄茂的邀请是「不要听这些劝告,也不要担心」。作为「你在土耳其的精神之父」,是君士坦丁堡的族长。

他敦促他们参加土耳其的所有东正教教堂。

在解释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时,他指出「国家和种族因素与教会的管辖权,纯粹的教会和正常事物相混合」。他回忆说,1872年在君士坦丁堡举行的宗教会议上,民族文学被谴责为异端邪说。

根据东正教传统的规范,巴尔多禄茂还回忆说: 「每个城市都必须有自己的主教,他应该是所有信徒的精神之父,所有在这个城市居住的东正教,无论他们的种族如何,都是希腊人、俄罗斯、乌克兰、罗马尼亚等。」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再次逮捕人权活跃人士,国际大赦主任包括在内
18/07/2017 13:03
当局“冻结”没收五十多座亚述-东正教会圣堂
07/07/2017 13:19
国际大赦主任因涉嫌是居伦势力分子被捕
07/06/2017 10:12
俄罗斯空袭炸死三名土耳其士兵、莫斯科和安卡拉巩固在叙利亚的合作
10/02/2017 09:46
中情局长抵达土耳其讨论伊斯兰国和叙利亚冲突问题
09/02/2017 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