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4/2005, 00.00
中国 - 欧盟 ? 意大利
發送給朋友

布提利奥尼表示宗教自由将有助于中国稳定及经济发展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意大利政府部长支持亚洲新闻通讯社发起的要求释放被关押主教及司铎的请愿活动。对待中国,不需要设置关税,而是权利的全球化。没有这一全球化,经济全球化也就站不住脚;中国的飞速发展将面临摧毁的危险

罗马(亚洲新闻)—截止目前,欧洲对中国侵犯人权问题“视而不见”。但是现在,是到了让中国理解没有自由,其发展将面临毁灭的时刻了。意大利政府部长布提利奥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支持亚洲新闻通讯社发起的要求释放被关押的共37位中国主教及司铎的请愿活动。布提利奥尼部长指出,在中国,欧洲和意大利,如果没有权利全球化,经济全球化也就站不住脚。布提利奥尼部长告诫试图用关税的手段来对付中国竞争者的人,存在自由劳动与奴隶制劳动之间的竞争。唯一的道路是,谋求劳工权益的全球化。这也是布提利奥尼部长,在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即将对欧洲进行访问之际,为欧洲对外贸易委员彼得·曼得森和意大利政府提出的建议。

       以下为布提利奥尼部长接受亚洲新闻通讯社采访的全文:

 

       请问您如何看待中国的局势,意大利和欧洲是如何看待中国局势的?

       我们应该认真地回顾我们对中国政策的历史。而我们的历史,与美国是十分相似的。最初,我们考虑的主要是自由市场、自由的扩展,而对民主与人权等重大问题视而不见。我认为,这一决定总的来说是正确的,有助于改变局势,使中国摆脱毛泽东时代和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巨大压抑。但是现在,变化出现了、我们要认真反思了。以前,我们完全忽视了人权问题。现在,为了继续对话,我们至少要睁开一只眼睛。因为,没有宗教自由、文化、结社和政治自由,就没有经济自由。

       甚至侵入我们的市场,也存在着压制人权的问题。在中国和其他正在崛起的国家中,都缺乏对人权和劳工权益的保护。

       诚然,正在崛起国家的劳力,需要采取相对灵活的政策,因为这是竞争市场的需要。但是,最后,并没有采取具体的行动。今天,世界劳动市场存在着强大的竞争。但是,这种竞争是不平衡的——自由劳动与没有安全的劳动之间、自由与奴隶制之间的不平衡竞争。由此,而导致了市场的混乱。教宗在《百年》通谕中指出,市场是重要的工具。但是,要确保这一工具没有践踏人权。现在,是到了在中国落实教宗教导的时候了;是到了制定劳工权利协议的时候了。

 

       那么,宗教自由呢?

       劳动自由与宗教自由问题有着直接的联系。不应将自由问题分割开来——市场、劳动和宗教问题,是不可分割的。我们应该认识到,宗教自由是所有权利的核心。此外,中国正在探索其生活的新精神。共产主义是政治体制,但是中国人正在探索个人生活完美的意义。共产主义做为世俗宗教已经站不住脚了。那么该怎么办呢?需要让中国人自由地探索真理、让教会的传教活动自由进行。需要在中国实现拥有信仰或无信仰的自由、皈依的自由、改变宗教信仰的自由、结社的自由、与海外宗教团体保持联系的自由。中国不能只加入市场全球化,而不加入人权的全球化、交流的全球化。北京不能怀疑同海外宗教团体、同教宗的关系,怀疑这些关系会危害其安全。美国天主教徒(占总人口的30%)与教宗的关系,并没有使美国陷入安全危机;意大利天主教徒(占总人口的90%以上)的关系,并没有使意大利安全陷入危机。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天主教徒(占总人口的1%),却被怀疑会危害国家政权的根基。

 

       亚洲新闻通讯社发表了十九位主教和十八位司铎的名单,他们全部是失踪、被关押、或无法履行铎职的神职人员。

       首先,我们应该为这些主教和司铎要求自由;要求他们享有行动自由、在团体内工作的自由和晋见教宗的自由。此外,我们正积极投身一场反恐怖主义的斗争,与中国合作。同时,北京也深受国内西部个别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危害。为此,中国需要我们的帮助。如果要一起共同努力,就需要对恐怖主义作出一个共同的定义。我们不能接受将要求自由的主教、司铎、宗教团体视为恐怖分子、反革命分子和中国的敌人。我们不能接受反恐战争成为压制天主教徒自由的幌子。对待伊斯兰也是同样的,应对伊斯兰极端势力和恐怖分子加以区分。

       总之,我建议欧洲对外贸易委员彼得·曼得森能够同中国外交部长谈及这一问题。

 

       这种观念是否在意大利和欧洲得到了共鸣呢?事实上,欧洲许多国家是积极促成解除对华军事禁运的……

       我的感觉是如果提出一项议案,可能将有助于为意大利和欧洲打下很好的基础、赢得广泛的支持。毫无疑问,欧洲人民党的绝大部分会支持的。我想时刻准备捍卫劳工权益的社会党,也会支持的。

 

       什么时候呢?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近日正在欧洲进行访问……

       毛主席曾经说过,万里之行始于足下。我希望能够迅速行动起来。我已经建议外交部费尼部长在同即将来访的中国外交部长举行会谈时,涉及这一问题。这些都需要与美国一起完成。布什总统不断强调,自由是目前和未来的主题。此外,自由问题从内部来讲也是重要的,我们都在为中国出现的不稳定征兆感到担心。如果政治自由和富裕生活不能伴随发展的进程,那么,国家将面临动乱。如果中国有150,000,000富人、但同时却有900,000,000穷人,不稳定的前奏就已经出现了。

 

       意大利和欧洲工商企业界是否关注中国的自由呢?是否关注宗教自由和劳动权益呢?

       我的感觉是,我们正在发现美国人在十几年所发现的,也就是市场与自由之间的关系。我们还不具备明确的概念,或者奠定在自由基础上的经济体系;或者说没有未来。我觉得这更多的是鼠目寸光造成的,而不是恶意行为。问题在于,没有对经济自由与其他自由之间关系作出真正的反思。人类的自由,同时也包含在资本的利益内。问题是,人们通常只将中国视为经济伙伴,而不是各种民事自由都具有其分量的政治主体。

 

       在意大利,有人希望利用关税来遏制中国的竞争对手……

       关税,是一个需要以极其谨慎的态度来对待的问题。我们不能制约中国的经济发展。从道德上来讲,关税是错误的;即便是从经济上来说,也没有太大的优势。应该在中国与我们的发展之间,达成协议。我们不能降低水准丧失理智。事实上,市场是世界合作的一个结构。为此,应该多强调权利,而不是关税。为此,没有权利全球化,也就不存在经济全球化。强调权利问题并不是干预别国的事务,而是敦促奠定全体人民的共同基础。如果没有这种对权利全球化的关注,那么,将不可避免地造成威胁世界和平的社会紧张局势。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本笃十六世是真理的合作者
19/04/2005
沃伊蒂瓦之死与诺言的种子
11/04/2005
关闭大门和害怕教宗的中国
05/04/2005
教宗的亚洲,弱小的教会、伟大的前景
02/04/2005
朱萨尼神父,一位致力于传教事业的神长
22/0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