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2004, 00.00
沙特阿拉伯 ? 印度
發送給朋友

布瑞恩·奥肯内介绍“我,一名基督信徒在沙特阿拉伯监狱的遭遇”

作者 Nirmala Carvalho
在亚洲新闻通讯社大力推动的国际社会声援运动的支持下,因进行福传而被捕入狱的印度新教徒终于获释。他在重新获得自由后接受亚洲新闻通讯社的独家专访时指出:“在沙特的监狱里,还有许许多多需要你们帮助的布瑞恩。”

胡布里(亚洲新闻)—现年三十六岁,在沙特阿拉伯工作的印度卡纳塔克邦新教徒布瑞恩·奥肯内,因被指控进行基督信仰的宣传而被捕。在七个月零七天的铁窗生活中,奥肯内被铁链捆绑,并遭到了毒打和虐待。在亚洲新闻通讯社和世界许多公教及非公教网站共同掀起的声援奥肯内国际运动后,十一月初,这名印度新教徒终于重新获得了自由。

日前,奥肯内在他的家乡,卡纳塔克邦南部的小城市胡布里,接受了亚洲新闻通讯社的独家专访。为我们介绍了他在沙特阿拉伯的经历,包括了他在监狱的生活。

布瑞恩·奥肯内是一名英印混血儿。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五日,抵达沙特阿拉伯,在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行李部工作。闲暇空余时间,他就在自己的住所内,组织巴基斯坦人和阿拉伯人进行圣经分享和祈祷活动。他随身携带了百余张圣经内容的DVD,其中包括了圣经人物电影、纪录片、书籍等等。此外,还有六十多份新教布道录像带。他的电脑中,还保存了整部的圣经。

伊斯兰圣地麦加和麦丁纳所在地沙特阿拉伯,是一个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主宰的国家;禁止各种除伊斯兰以外的宗教信仰。宗教警察负责监督,他们的任务是消灭一切圣经、玫瑰经念珠、十字架;禁止进行基督信仰聚会活动。尽管沙特王室允许在私人家中进行除伊斯兰信仰以外的宗教信仰活动。但是,这些宗教警察却不放过其他宗教信徒的任何行动。

 

奥肯内先生,您是怎么被捕的?

       三月二十五日傍晚五点四十五分,我接到一个叫约瑟夫的陌生人的电话。他声称是一个叫奥兰多的人的朋友,引起了我的怀疑。但是,我仍然邀请他来我住的公司宿舍房间里。叫约瑟夫的人却坚持要在外面同我见面,在宿舍对面的酒吧里。我问他是谁,他说是埃及人。事实上,他讲话时带有浓重的沙特口音。我刚刚走出家门,就发现三辆满载着警察的汽车在等着我。他们甚至还带着远红外线望远镜。这就意味着,我早已经被监视了。警察蜂拥而来上来抓我,将我塞进了一辆汽车,驶进了一座清真寺。伊斯兰宗教警察给我带上了脚镣。有一名几乎两米高(我才一米七)膀大腰圆的警察,提起了我的脚镣,将我倒挂起来。很时间以后,到了夜里我才醒过来。他们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就这样倒挂着我,并对我连踢带打,还用鞭子抽。我根本无法躲过雨点般打在我脸上的拳头,我的手被绑在了背后。

       半夜时分,我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了。警察给我出示了一张纸,他们一边殴打我,一边强迫我的所谓供词上签字。即我持有圣经内容的CD、DVD、在沙特阿拉伯进行福传。对于这些指控,我告诉他们,我是在自己的住所中进行宗教聚会活动的,这是不违法的。但是,他们坚持强调除伊斯兰外,其他任何宗教都是违法的。

过了一会儿,他们又要求我在另一张纸上签字。那上面写的是我贩卖酒类。尽管我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了,可是我仍然拒绝在这些伪证上签字。我告诉一名警察:“我是耶稣的信徒,一名宣讲员。……我怎么会贩卖酒类呢?”(福音派新教禁止酗酒)。

 

       请介绍一下您的监狱生活……

       我感到十分软弱、很害怕。我不知道他们会捏造什么样的指控。我的一切都被没收了,我住的地方被搜了个底儿朝天。……我为给在印度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而深感遗憾。在监狱时,我同十七名谋杀犯、毒品犯和其他重刑犯人关在一起。狱警严密监视我们的所有行动、交谈。好象这样还不够,到处都设置了录像装置。我在吃上没有遇到什么问题,阿拉伯和印度食品几乎差不多。我的一些朋友贿赂了看守,给我弄了一部手机。感谢这部移动电话——在监狱中是违法的,我才能与外面的亲人们联络。

 

       他们允许您祈祷吗?

       开始时,每当我要祈祷时,同室的囚犯就打断我,批评我。一个月后,一些人成了我的朋友,他们甚至去请求狱警允许我祈祷。我只能在伊斯兰祈祷时间以外的时刻祈祷。每天,监狱里五次进行穆斯林祈祷。这时,我也被迫保持安静、不能动。

 

       您如何看待这段监狱生活?

       就象是“充满矛盾的降福”。我感到自己为耶稣而受难,是上帝的偏爱。更何况,我在监狱的时候,至少使二十一个人认识了基督。得益于这次信仰的考验,我的信德成长了。上帝对我的传教和宣讲福音活动给予了肯定。

 

       您是否为前往沙特阿拉伯感到遗憾?

       不,我将此行视为“充满矛盾的降福”。二OO三年十二月,有人曾经给我介绍了一份英国的工作,我拒绝了。或许这是圣神的启示吧。如果我接受了去英国工作的机会,也就不可能有机会在沙特阿拉伯的监狱里见证福音了。

 

       二OO四年九月十五日,奥肯内被带到法院出庭。对他的指控是贩卖酒类和毒品、持有色情物品、传播基督信仰。根据沙特阿拉伯的法律,上述指控完全可以判处奥肯内终身监禁。法官将福传指控与其他指控分开审理。对于沙特最高法院来说,尚属首次。

       与此同时,全世界掀起了一场大规模的声援奥肯内,要求立即释放奥肯内的活动。沙特阿拉伯王室的第二号人物纳依夫王子,亲手写下了一纸命令,要求撤消对奥肯内的一切指控。十月二十日,尽管王室成员下了令,但是,法院仍然就所谓贩卖酒类罪名,对奥肯内进行了判决。

 

       他们怎么会指控您贩卖酒类饮品呢?

       十月二十日,检察院说一名宗教警察派遣的人证实从奥肯内那里买了酒;并支付了一张做了记号的钞票。伊斯兰警察问我,身上是否有这张钞票。控方说我有十瓶一升装的酒。我提出了上诉,并要求检查在酒瓶和钞票上是否有我的指纹。他们回答说,沙特没有这种检查系统。就这样,把我关进了监狱。

 

       您被判处十个月监禁和三百次鞭刑,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我已经服了七个月的刑,还查三个月。至于鞭刑,感谢上帝他们没真的打我。可是很奇怪,尽管纳依夫王子已经下令了,可我仍然被关在监狱里。似乎警方与政府之间没有任何协调和沟通。总之,一天夜里,他们把我带到了机场,把我送上了飞往孟买的飞机。我的主内兄弟姐妹们在那里迎候我。有趣的是,他们对我说,在我被驱逐后,法院十一月六日还找我出庭。所以我还得呆在沙特阿拉伯,等着结案。……这真是太荒唐了!

 

       正如您已经知道的,亚洲新闻通讯社和世界各地的团体掀起了声援您早日获得自由的国际运动……

       为此,我真的非常感谢亚洲新闻通讯社;感谢“全印基督信仰理事会”以及“全球基督信仰团结互助联盟”对我的支持。此外,我更愿意借此机会,向亚洲新闻通讯社的读者们表示感谢,谢谢你们从世界各地给我邮寄来的明信片、信件。但是,我还想给大家一个任务,在沙特阿拉伯的监狱里,还有许许多多需要你们帮助的布瑞恩。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