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2016, 17.01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开放二孩政策不会改善中国人口和经济状况

作者 Jing Zhang

中国妇权负责人张菁在由中国民主论坛、纽约城市大学和《北京之春》杂志主办的“中国民主化前景研讨会”上发言,会议主题是“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正义与邪恶的博弈,国际社会的道义责任和选择”

纽约(亚洲新闻)—中共最早的人口生育政策是在1950年4月经过长期战事后兵员不足、社会劳力不足的情况下发布,由中央政府和中央军委联合制定的《机关部队妇女干部打胎限制的办法》,对需要打胎的妇女要求极为苛刻,必须经丈夫、医生、首长三方批准才行,擅自打胎者,将遭严厉处分。 几年后,毫无远见的中共领导人又对人口政策作出不断调整,甚至相反的规定,到了1979年全国强制施行一胎化政策,这是中国妇女厄运的开始,接下来是,党全面控制妇女们的子宫,规定什么时候上环、什么时候结扎;党控制夫妻间的私人生活,规定什么时候怀孕,什么时候生育,所有一切由党做主。 这是史无前例、世界唯一,真正的中国特色。 党的宣传机器总说中国人口要爆炸了,不强制控制人口不能发展,可是同为亚洲邻国的印度,人口众多,却没有强制性节育,而人口没有爆炸,国家也稳步发展,在2015/2016季度的经济增长更超越了中国 ( 数据源:CNBC http://www.cnbc.com/2015/11/30/india-economic-growth-outpaces-china-rbi-seen-holding-rates.html)。

下面几点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制定的人口政策,无论它如何变化,都与人权无关;有计划的杀人政策依然在执行。 无论中国经济如何变成巨人,都是世界普世价值层面的侏儒。

一、 准生与不准生 都抵触天赋人权

强制执行的一胎化政策持续伤害中国妇女儿童及家庭36年后,2015年中共高层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又发出了新的指令:全国开放生育二胎,即允许中国老百姓生二个孩子。 当然,如果有人胆敢不听话生下三胎,结果和旧政策一样,强制流产或强制罚款,因为这两项“强制政策”仍在执行,并没有被取消,也就是说,党依然控制着妇女的子宫,依然控制着夫妻天然养儿育女的权利,让百姓倾家荡产罚款依旧在执行中,这个计生政策,犹如悬在人民头顶上的利剑,随时落下,这个党依旧如同上世纪50年代一样掌控着中国妇女的子宫, 让你生就必须去生,让你不生你就必须停,要你生多少,你就必须生多少,少生的严厉处分,多生的打胎罚款! 新生命的生杀大权半世纪以来全系于中共高层的几个男人。

在中共36年的一胎化年代,“强流”、“罚款”就是计生干部们的行动指南,伴随而来的经济制裁、暴力侵权,关押殴打、家破人亡案例屡见不鲜。 有些因为“超生”受迫害的夫妻四处躲藏,甚至流亡海外,寻求政治庇护。 中国妇权的义工苏昌兰、姚诚、陈启堂等,曾经为山东利津县被强制流产导致一尸两命的农妇张荣花吶喊伸冤;也曾在湖南长沙巧妙救出在产床上等待即将被强制流产的妇女曹如意和她的小生命。 可是,这几名极具人道精神的义工都被中国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监狱,其中,苏昌兰和陈启棠至今系狱已2年,尚未宣判,也不准保外就医。

中国政府常常标榜因为“计划生育”政策,孕产妇死亡率和婴儿死亡率大幅下降,这是一个欲盖弥彰的谎言,事实上,政府的数据仅仅是在正规医院范围里的统计,它的不真实性在于,大量超生的妇女,尤其是农村妇女和未成年怀孕少女等,为避免罚款、没有准生证不敢到医院去生孩子,只能在黑诊所或家里生产,大量的难产或器械细菌感染、大失血等造成的母婴死亡案列, 均不会列入政府的统计数据;其次,生活在偏远山区或少数民族地区的孕产妇,由于交通与医疗设备落后,紧急情况下来不及进入正规医院就已死亡,这些死亡案例也不会被列入政府的统计数据。 凡是超过政府规定的生育数量,妇女和她们的家庭面临的要么受罚款,缴纳高额社会抚养费;要么铤而走险,在没有医疗设施的环境下冒险生产,与死神博弈。 2年前,贵州六盘水地区的一名农民女工,从城市偷偷返回乡下去生二胎,结果大出血,接生婆无法控制,母女双亡。

2016年9月27中国国家卫计委公布了一组惊人的数据: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半年来,孕产妇死亡率陡升,2016年上半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比2015年同期增长了30.6%。 卫计委不得不承认“保障母婴安全角势十分严峻”。 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却怪罪于:出生人口数量增加、高龄孕产妇比例高、产科、儿科医疗服务成本高风险大、医护人员中年轻女性多,自身生育需求较强,人力资源不足。 真是本末倒置! 我们不禁要问:中共在决定开放生二胎之前,难道就没有考虑过这些必须应对及解决的现实问题吗? 政府有拨款再培训计划吗? 相关单位及人员依法追究命案责任吗? 为何高龄孕产妇比例高? 政府对几十年来的强制一胎政策应负什么责任? 我们总结的一条就是,只要政府施行强制性的生育政策,无论是一孩还是二孩,中国妇女都没有掌控自己子宫的自由,死亡和伤害永远是她们的梦魇,政府永远会推诿责任。

二、强制罚款 是统治者的摇钱树

自1980年代初起,计生系统有关医疗和数据等数据陆续被列为国家机密,到80年代末更成为国家最高机密之一。 计生罚款数额40年来都是一个巨大的谜团,政府从未公布过这些罚款数目的来龙去脉,也没有任何一个审计机构有权公布这项财务报告。 据一个不完整(仅22个省)的数据指出,全国2012年的罚款是168亿元人民币,但是,奇怪的是,这样的一大笔超级胡涂账总是平安无事,总不被媒体关注。 习近平连续几年的反贪运动,至今没有一只“老虎”或“苍蝇”因滥用或贪污计生罚款而被揪出来。

2013年国家卫生部被计生委合并成为卫计委,两大系统由计生委主任直接统管,而另一个由政府统管和拨款的组织,即拥有9千4百万全职及兼职人员(数字来自计生协官网)的计划生育协会已经取代了原计生委的大部份功能。 计生协会2015年获政府最大一笔拨款,就是由计生协现有的9千4百万人员,直接管理全国各大城市的2.5亿农民工的计划生育工作,也就是监管并强制农民工执行中共严厉的生育政策。 政府的罚款政策依然未变,也就是,当国家需要年轻人口时,农民们艰难地生养孩子使他们成为了社会精壮劳动力,他们不仅没有得到政府的奖励和任何社会福利,反倒必须向政府缴纳超生罚款。 而他们若不在政府规定的间隔时间内怀孕、非婚生育或先孕后婚等等,统统都在罚款范围之内。

中共从未松动的严厉罚款政策,继续直接导致家破人亡悲剧、继续践踏着中国妇女和儿童天然的“生”的自由和权利。

三、强制计生政策 中国后患无穷

中国施行的强制计生政策,给中国带来的显而易见的灾难,除了广泛的人权灾难外,还有男女性别严重失衡,以及加速老龄化社会来临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1、人口结够严重失衡。 在计生严厉实行的时代,一些家庭为了能在计划指针内生育男孩,普遍采取在女孩出生后设法弄死或丢弃。 目前中国学者的男女婴儿性别比例为118:100。 在2000年海南出生婴儿性别比已经高达135.64:100。 我们中国妇权2012年在安徽省宿松县二郎镇开展活动时,一位小学老师告诉我们,他的班上有57个学生,却只有16个女生;我们在当地调查了两个村2010年和2011年男女出生性别比例,平均为145:100和135:100。 学者警告,在2020年将出现4,000万单身男子。 到2050年中国将有1亿男人娶不到老婆。 人口性别比多年来居高不下,不仅破坏人口结构,还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包括犯罪率增高等。 据学者预料,中国政府将会采取大量征兵来解决部份光棍困难,但对周边国家来说,是一种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

2、老龄化阻碍经济发展。 人口问题研究专家易富贤2007年在哪他的《大国空巢》一书中,批评中国政府计划生育政策,曾被中国大陆列为禁书。 他断定:“中国经济危机的本质是人口危机。 ”目前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超过2.12亿,占总人口的15.5%。 据预测,2040年左右,中国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高峰,超过4亿,即每3人中就会有一个老年人。 在老年社会里,精壮劳动力人口严重不足,阻碍经济发展,“空巢老人”现象、高龄化都将加剧一系列社会问题及负担。

在中国超低生育数十年后,事实证明,即便开放生育二胎,也难以救急,中国年轻人生二胎的意愿极低,超乎了专家们的意料。 湖北宜昌市八个政府部门于2016年9月发布文件,号召全市直属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生二胎,宣称“一孩险、二孩好”。 这种让人哭笑皆非的宣传口号,突显三个方面,一是中共长期施行的计划生育人口政策被证明是一个短视的错误决策;二是地方执行者的极度愚昧;三是没有人权民主自由价值观的执政者,永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遭殃的永远是老百姓.

综上所述,中国老百姓在中共独裁政府眼里不过是一部生育机器。 所谓开放二胎,仅仅是党想调整一下这部机器的产量而已。 人们没有因计划生育而得到人权保障,自然也不会因为放开二胎而获得自由益处。 中国只有彻底废除强制计划生人制度和强制罚款政策,公开所有计生数据和数十年来的罚款数目,追究贪腐者和非法夺命者刑责,对那些遭受计生政策迫害致死致残致伤的妇女和家庭展开全面国赔时,中国人才能够真正迈向有尊严活着的第一步。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皮扎巴拉神父表示“犹太教徒与天主教徒之间的关系不应受到政治因素的干
17/01/2005
表面的经济成功、奴隶制与失败
18/11/2003
杜尚别和北京一起抵制非政府组织:应予以遏制
12/06/2015
艾未未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捕
07/04/2011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