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5/2019, 16.33
伊拉克 - 伊斯兰
發送給朋友

总主教:伊斯兰国孤儿,是伊拉克未来压力的紧急情况

最少有1,500名未成年人「被困」在该国的司法制度中。其中185人因与伊斯兰国有关而被判入狱。被圣战人员洗脑的受害者,他们在牢房中遭受酷刑或暴力。尤塞夫总主教(Yousif):我们需要国际社会的努力,以及教育和学校教育等方面的答案。加色丁礼教会的承诺。

基尔库克(亚洲新闻) - 基尔库克总主教警告说,伊斯兰国孤儿「是一次重大紧急事件」,呼吁巴格达政府采取「全球而非地方性」的反应,这可能会显得「不足」。

尤塞夫总主教(Yousif Thoma Mirkis)最近参加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关于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的「哈里发」下出生或长大的儿童和青少年研讨会。

这是一个必须由国际社会「经济形式」解决的首要问题,需要「其他应对措施,例如教育和学校教育」。

人权人士和人道主义非政府组织谈到超过1,500名未成年人「被困」在伊拉克司法系统内,因为他们是洗脑的受害者,今天充满了圣战意识形态。最年幼的人和他们的母亲一起被关在监狱中;最近几个月,最少有7人在差劲的拘留条件中死亡。

数百人因各种罪行受到审判,从非法移民到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并肩作战。

官方消息来源称,年龄在9岁至18岁之间的185名儿童和年轻人已被判处被囚,由几个月到不超过15年,被关押在巴格达少年监狱。

隶属于伊斯兰国的未成年人,在不知道他们参与该组织的真实程度情况下,受到狱卒和囚犯不尊重、折磨或迫害。

还有数千人虽然没有被监禁,却过着在摩苏尔街头乞讨的生活,生存岌岌可危,在寻找最少的糊口生活开支,或在路边出售临时物品。他们面对风险,被黑社会利用,或者最终被当地帮派利用他们赚钱。根据伊拉克社会学家法蒂玛·卡拉夫(Fatima Khalaf)的说法,这些街头儿童「不能免于剥削」,「如果他们被遗弃,就会成为罪犯」,义务教育就更加迫切。

正如巴格达辅理主教瓦尔度尼(Shemon Warduni)最近强调的那样,「教育代表国家未来的儿童」。该位 基尔库克枢机向亚洲新闻通讯社证实:「这是一个开放而危险的问题,35,000人住在科巴尼附近的一个营地,绝大多数是在他们的父亲被杀害的孤儿和他们的母亲,他们仍然戴着全面纱。」他称,事实上,「这些人仍然与伊斯兰国的时代有关,甚至政府也不敢与他们有任何关系」。

为了理解问题的严重程度,尤塞夫总主教指出,有多达800万人生活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哈里发」之下,许多人,如伊斯兰教的起源,有三、四,甚至十个妻子。

根据一些消息来源,在这两个国家之间和圣战组织的枷锁下出生了三百万人,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的人「有很多儿童和年轻人被洗脑」。

迄今为止,政府、人道主义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尽管从不同的角度出发」都成功地为紧急情况「提供答案」。行政部门「从政治角度审视这个问题」,采用一种「非常严厉并且预见到死刑的反恐规范,这种规范造成了更多的寡妇和孤儿。政府没有照顾其中并要求人道主义非政府组织对他们负责」。

在这种不能被视为豁免的国际社会责任的反弹中,这个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总主教解释说:「许多这些孩子 来自法国、德国、比利时或英国的战士,属于这些国家。他们的政府必须对他们负责,帮助伊拉克和叙利亚。这是一个全球问题,因此需要每个人在经济层面上共同努力,但最重要的是在文化层面上」。

在加色丁礼教会宗主教和主教的指示下,伊拉克教会试图通过给予他们「面包、水、牛奶和其他基本必需品来帮助这些孩子。」该位牧者说:「我自己要求信徒帮助一些被关起来在基尔库克附近的一个难民营的达伊沙家庭。然而,我们的资源是有限的,很难与这些孩子取得联系。事实上,我们不能放弃他们,因为他们可能成为明天的圣战分子,这是他们的责任。」

主教总结称,在军事层面,也许伊斯兰国「被击败,但心态仍然存在。这是冰山一角,还有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霍乱疫情暴发:115人丧生、8,500多人传染
15/05/2017 10:20
西爪哇穆斯林青年禁止2,500名天主教徒举行复活瞻礼礼仪
27/03/2008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的望德“不是可能会到来也可能不会的,而是肯定的事实”
01/02/2017 18:06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