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5/2020, 13.26
叙利亚-土耳其
發送給朋友

战争罪:土耳其以切断供水来惩罚哈塞克地区

作者 Pierre Balanian

土耳其士兵军事控制了乌柳克水站,并切断供水设施。在当前温度高达40°的情况下,利用切断供水来施压。对农作物和动物的影响也令人担忧。向国际社会和教宗方济各发出呼吁。

哈塞克(亚洲新闻)- 又一桩「战争罪」:叙利亚东北部哈塞克省居民这样定义土耳其对该地区采取的行动。自安卡拉士兵为打击叙利亚库尔德地区的自治,并占领拉斯艾因以来,哈塞克地区被切断供水,导致成千上万的平民无法获得水资源。

土耳其减少乌柳克水站的水供应已长达两个月,并在24天前彻底切断供水设施。哈塞克省中心已经断水11天,而北部居民点和附近村庄更早之前就已断水。

在温度高达40度的高温时期和Covid-19迅速扩散的情况下,这是安卡拉向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施压的武器,并使得平民成为他们手中的人质。

Firas El Zahi说,「这些就是是土耳其人惯用的手法」。「你们应该都还记得,他们在死亡游行时候对亚美尼亚人所做的一切,以及种族灭绝期间的进行的驱逐:他们让亚美尼亚人死于饥渴。他们并没有改变手法。他们仍是当初的土耳其人,但现在我们成了受害者」。

Firas愤怒地说到,「我每周用苦水洗澡,天气非常热,我每天至少需要洗两次澡;现在新冠病毒肆虐并需要勤洗手...但是,如果没有水,我们用什么洗手?用沙子吗?」。

自从土耳其切断供水设施来作为一种惩罚,当地的蓄水池已经完全空了,房屋的水龙头也不再使用,没有水可以用来喝、做饭或洗手。富人从城外购买水箱,并以高昂的价格购买这些水,这对大多数贫困居民来说是不可能的。不管怎样,饮用水供应商都无法为所有人供应足够的饮用水。
据哈塞克水务局称,自土耳其和亲土耳其民兵于2019年10月9日占领乌柳克水站以来,这是第十三次断水了。哈塞克自来水公司负责人穆罕默德(Mahmoud Alakleh)表示:「这是一桩战争罪,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将水供应量从原来10万立方米减少到2万立方米。现在他们要把我们渴死」。

俄土两国的谈判仍在继续,但目前尚未找到任何解决方案。为了应对土耳其的威胁,库尔德自治政府在Al Hemmeh电站运营了25口自流井,并提供了少量的水,但供水量还是远远不够(约占该省需求的10%)。其实,没有什么可以代替土耳其军事控制的乌柳克水站。

在被全球媒体屏蔽的情况下,哈塞克省居民通过社交媒体向国际社会发出了绝望的呼吁,要求对土耳其犯下的罪行予以惩处,并向其施压恢复为平民供水。

网上的一则评论写道,「我们拒绝成为土耳其苏丹扩张主义的人质」,「哈塞克省快要被渴死了」。每个人都在谈论断水及其对人和农业产生的影响。这不仅威胁家畜(牛、羊和鸡)的生存,还将使果蔬面临缺水的情况。

网站的管理员之一表示:「我们的目的是将我们的声音传达给国际组织、联合国,向土耳其施加压力,并防止土耳其将水用作勒索的武器,用我们作为盾牌」。

土耳其希望通过「勒索」促使俄叙两方减轻对阿勒颇北部、哈马和伊德利卜控制点的施压。

埃尔-哈塞卡基督徒汉特·阿卜杜拉(Hrant Abdallah)告诉《亚洲新闻》:「整个城市已经断水好几天了。有孩子、老人、病患、新冠疫情、酷热,我们每个人都在受苦。个人卫生已成为一种奢侈;喝水也是。以前,一瓶水的价格是50叙利亚镑。现在要花150里拉。这都是无法忍受的。我不明白为什么全世界都忽视我们:我们每天都在垂死挣扎,我们不是人吗?他们为什么会忘了我们?我请求教宗为我们祈祷并进行干预,使我们的苦难早日结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欧盟委员指出“一旦土耳其加入欧盟,欧洲一体化将成为泡影”
08/09/2004
基督信徒及穆斯林向犹太团体表示亲切问候和关怀
17/11/2003
基里尔呼吁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实现和平。担心或爆发“宗教”冲突
14/10/2020 11:34
鲁哈尼: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或爆发区域战争
08/10/2020 13:12
雅加达的重大项目威胁着农民、渔民和土著团体
03/10/2020 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