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2019, 19.1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拉萨特神父,10个「我喜欢」和9个「我不喜欢」:对亚马逊主教会议的评估

作者 Martin Lasarte

「有道德者」和「女执事」的主题吸收了太多的精力,损害了人类生态学和整体传福音的许多其他主题。 教宗方济各的干预是积极的,要求在传教和信仰上「丰盈」。缺乏对世界青年的关注。 参与了这个月亚马孙主教会议的神父对此进行了以下评价。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在亚马逊主教会议结束前的几个小时内,我们在此介绍 马丁·拉萨特(Martin Lasarte)神父的一些重要评价。教宗方济各将他委任他参加了这次会议。拉萨特神父是乌拉圭的慈幼会传教士,曾在安哥拉传教,是慈幼会在全球范围内传教团队的成员之一。他主要负责非洲和美洲的传教活动。关于他对主教会议的评论,《亚洲新闻》连续刊出了两篇报道:「亚马逊主教会议:已婚神父真的是解决方案吗?(第一部分)」和「亚马逊主教会议:。。。(第二部分)」。

主教会议是教会团结的标志,也是聆听和交流的宝贵机会。圣父借此机会,将会对一些问题有进一步的反思和建议。就我个人而言,这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历,我从众多兄弟姐妹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在此趁热打铁,做了一个快速的评估,即使我还没有收到正式文件,因为明天将通过投票形式,形成最终文件。

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人,针对这次的主教会议,我提出10个「赞」,即对我来说貌似是积极的事件;9个「我不喜欢」,是指出其局限性。

10个「赞」

1.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人们从牧灵方面讨论亚马逊,尤其是针对普遍存在的巨大挑战。

2.人们对该地区及其生态,社会和教会问题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3.主教会议有助于加强对亚马逊地区认识,因为许多教会现实相互独立,彼此之间是没有联系。

4.积极的工作是以细心的方式去倾听,并开始与亚马逊团体合作。毫无疑问,关于主教会议最重要的事情是促进该地区的一些议程。

5.就个人而言,我能够从不同的地方教会中学到很多东西:深入了解了一些问题,诸如贩毒。另外,其经济,政治和文化力量也实在令人担忧。让人高兴的是,提供这次活动,让人认识了一些「很棒的做法」,或来自不同地方教会的牧灵经历,以及一些奉献和服务的美丽见证…

6.教会在支持整体生态学(而非原教旨主义)和亚马孙土著人民方面,态度明确。

7.在会议期间,人们更加关注到城市、青年、移民这些主题,这些主题教会曾经都有谈及到,但并没有做必要的宣传。探讨的话题也扩展到了农村与河流附近的人口,以及非洲裔团体。

 8.在教会传福音时,以基督为中心的主题更加明显。

9.在大会和小组讨论时,大家提出了许多非常有趣和有意义的主题(我不知道它们将如何列入最后文件):

-专家尤其对生态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

-对所有人进行高质量教育的重要性,特别针对土著人

-对各种移民进程做了反思

-关于文化,跨文化,文化融合与福音

-突出了人口贩运,贩毒和剥削等议题

-教会上下事工的重要性

-慕道班和宣讲基督的重要性

-全面传福音

-为传教培养神职人员和平信徒

-民众的怜悯之心

-关于教会的传教性质

-显然,各种「土著神父或其他神职人员」,如果没有与当地教会联系,几乎很难自给自足

-更加重视城市事工,在城市内,并且重视土著民

10.我真的很喜欢教宗自发提到的三个建议:对文化赞成(对民众的怜悯之心,文化融合),不要一味否认土著民。加强对神父和平信徒的培养,侧重牧灵方面,不要那么僵化,要宽容。但是,对于平信徒的神职主义要提防。修会也要小心,不应该总是去寻求保证,而忽略了年轻人对传教的热情。注意那些不是选择亚马逊,而迁移到第一世界的拉丁美洲神职人员。他还谈到需要在主教会议中大胆发言,这不是指要引起冲突,也不是要通过冲突来解决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传教士。

9个「我不喜欢」

1.过多的精力专注于教会内部问题,特别是「有道德者」和「女执事」问题。这其实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可以利用基督教的思路来为我们共同家园的完整生态系统提供更多宝贵的建议。然而,人类生态学的主题仅保留在第五章节中(文件共有六个章节)。「有道德者」和「女执事」的议题,在未能达到一致的情况下消耗了太多精力,从而减少了对其他话题更多讨论的机会。

2.区域自我指称:世界主教会议的概念具有极强的可适用性:与那些想法相同的人召开世界主教会议,对于那些有着不同看法的人则提倡自治和多元化,例如亚洲、欧洲和非洲等姊妹教会。 我认为,在已被任命神职人员的问题上,普世教会的世界主教会议应该更积极些,因为这对于整个普世教会来说都是一个敏感而关键的问题。

3.教会缺乏深刻的自我批评意识。当然,在殖民化及局限性等问题上,教会一直怀有「我有罪」的态度,例如,以欧洲为中心的人类学视野,过去有限的社会良心。 但是,我指的是过去50年间,多个亚马逊教会均缺少牧灵工作。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牧灵匮乏和不育呢?在我看来,是因为未曾对以下问题深入探讨,例如,世俗化、文化人类学、牧灵工作社会意识形态化,对于神父的圣洁缺乏可信、连贯和阳光的见证(反之,却存在许多放弃宗教和司铎生活,或暧昧生活的例子)

4.旧衣服新补丁。我认为,传教工作的真正问题尚未得到关注:造成圣召匮乏的原因;牧灵关爱不够;缺乏更好的家庭牧灵服务;结合信仰和生活的慕道课程;完全不存在的青年牧灵(这在文件中从未出现过):因此,对圣召的牧灵关爱亦不存在,基督教小团体缺乏活力。为何未曾提及教会运动及新团体?亚马逊真的不存在这些吗?我认为,当初促使教会考虑新福传问题的那种动力已不复存在:新方法、新热情。世界主教会议提出了哪些新方法?只有新机构和为有德行的已婚男性晋铎…..在我看来,这种新颖性非常匮乏:这都是旧衣服上打补丁。我认为,是「信仰」的问题需要我们注入新活力:穿上基督。

5.此次会议谈及了制定「亚马逊礼仪」。 有可能会变成牧灵实验室中的理论实验。 亚马逊文化多种多样,不能将泛亚马逊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同化(在目前存在的390种语言中,我们仅想到大的语言家族:图皮瓜拉尼,阿拉瓦克,图卡诺,潘诺,杰伊,吉巴拉,亚诺马米,等等)。 毋庸置疑,将福音融入到亚马逊礼仪和基督教团体生活中至关重要,但这必须在现实生活中一点一点地进行,并且要对文化的真实内容进行合理的适应和倾销,进而设法通过原始符号和表达方式传达基督教奥迹,避免出现肤浅和通用的「民俗化」。

6.平信徒的神职主义。本来可以通过教会中已经存在且可行的方式,来解决已婚男子的神职制的可能性:独身主义的豁免(CCC 1047):圣座给予豁免的可能性,如果有正当的理由。这个来自印度格拉西亚斯枢机的提议是明智的。它比有道德者进铎的推广要简单得多。来自其他纬度的经验,即使问题类似,但也未能受到赞赏。不幸的是,主教会议的「主题」已成了对已婚男子定夺,却忽略了其他议题。很可惜,这次的主教会议将是:有道德者的主教会议。

7.神职人员的世俗化,特别是「女执事」议题,简直是无处不在。这个话题的缘由偏重民间,而不是出于教会原因:「是时候给机会给妇女了」,「我们有权利」,「妇女必须有权力」……。 这些议题在任何议会中都有效,但我不认为应该过多的在一次主教会议中被讨论,我们更多的应该从福音角度出发,按照传统,从教会结构和当前的挑战来辨别,而不是因着主流文化的强大压力来行事。(「我们是亚马逊人民的代表,我们必须推进他们提出的建议」)。

8.教会「组织」的危险(转变为非政府组织)。教会组织慈善工作的行为很好,但它毕竟不是「组织」,更不是非政府组织,不能由世俗和组织的标准来判断问题。教会的生活和行动被减少到各种宣传和社会服务活动中,在我看来,这种减少在不同主教会议参与者的关心中可见:只能整体传福音,在这种情况下, 学习慕道、执事和礼拜仪式灯融合成一个和谐而又均衡的牧灵计划,我们可以得到富有成效的牧灵工作。

9.主教会议的气氛相当平静,友善和彼此尊重,尽管最后还是有些人辩证地提出了一些问题:一方面,紧扣教义的法利赛人俱乐部成员受到了新事物的恐惧,然后向圣神自我封闭;另一方面,那些无所畏惧、倾听人民心声的人,对新事物敞开心扉,因此对圣神服从……。我们必须对圣神充满钦佩,因为它来的时候,是如此的充分且有序。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皮扎巴拉主教: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将临期的宗教和精神修和
05/12/2019 13:11
泰米尔纳德邦,基督徒前往韦兰卡尼朝圣途中遭印度教极端分子袭击
22/08/2019 09:22
教宗访班吉: “我是和平朝圣者和希望的使徒”
29/11/2015
教宗指出修会会士应作"有引导的领导",领导人们"走向耶稣",本着顺从和服从的精神让"耶稣"引导自己
02/0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