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0/2018, 01.02
伊拉克
發送給朋友

摩苏尔书节以音乐与戏剧,去克服伊斯兰国的破坏伤害

数千人来到"我是伊拉克 - 我阅读"的节日,被戏剧、歌唱和文化活动所吸引。这个城市从伊斯兰国的解放就像是"第二次重生"。忧虑继续存在关于可能的伊斯兰国复出。因此,一位居民说: "你现在几乎看不到任何与艺术有关的东西。"

摩苏尔(亚洲新闻) - 一个书节最近于摩苏尔(Mosul)公园举行,伊斯兰国曾在那里训练儿童兵。曾经作为伊斯兰国的据点,这个城市正在举办的展览会吸引了数千人,他们对书籍感兴趣,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捐赠给了这座城市,还有戏剧与音乐会。

艺术和文化又回到了伊拉克的第二大城市,而"我是伊拉克 - 我阅读"的节日,只是目前正在进行的众多文化活动之一。口号是指用传统的阿拉伯语说"埃及书写,黎巴嫩出版,伊拉克阅读"。

摩苏尔大学的英语教师阿里·巴洛奥迪(Ali al-Baroodi) 向《德国之声》说: "我们不重视事物,直至我们失去它们。"

作为这个城市的非官方编年史家,巴洛奥迪在他解放的家乡周围骑车,拍摄了损坏和重建过程的照片。

"摩苏尔东部的去年从伊斯兰国解放,就像是我的第二个生日,"他说。

经过多年的伊斯兰国暴力和恐怖活动,该城市的东部地区中生活恢复正常,并且于其西部地区周围移动变得更容易。

大城市的复兴需要复兴来自于学校、工作和企业的开放,在"哈里发"的政权下是绝不可能的。它们中之一是书咖啡馆。

然而,目前摩苏尔的条件是远离理想的情况。困难和危险仍然蔓延在这座城市,例如卫生条件差,水和电力供应有限,建筑物被破坏,更不用说地雷和铅笔雷,仍然乱扔在城市,威胁着生命和四肢。

在伊斯兰国的统治下,人们以及他们的艺术表现受到了威胁。诗人和作家的雕像被拆除,艺术和乐器的作品被毁坏,以及大学图书馆随着许多有价值的书籍被烧毁。

非宗教的书籍被禁止,而且音乐家和艺术家被杀害。一名十五岁男孩的命运,因为听过"西方音乐"而被斩首,是仍然存在于集体的记忆中。

这一切都在好久以前开始,于"哈里发"在二零一四年的夏季中的建立之前,并早在二零零三年美国占领的早期。

"伊斯兰国就像一个鬼魂 - 你没有看到它,但它就是在那里,秘密地收集我们的数据,为了当他们再回来的时候,"巴洛奥迪告诉德国之声。"他们自二零零五年便在阴影中统治"。

教授摩苏尔大学的艺术学院的马尔万·塔里克(Marwan Tariq)是更乐观。"在伊斯兰国之后,情况已经比较好了,比他们来到之前。"

然而,恐惧仍然存在,关于那些可能已经进入地下隐蔽的伊斯兰国战士。"这就是为什么,你现在几乎看不到任何与艺术职业有关的东西。"塔里克解释道。

至少现在,书籍、音乐、音乐会和街头艺术又回来了。例如,一位乌得玩家在一个艺术展览会上演奏了一场音乐会,而一名贝斯手在受损的遗产地点中表演,如努里清真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经过多次测试,朝鲜已无限接近其终极武器
29/11/2019 15:40
教宗:监狱不仅是压制,而是救赎的机会
08/11/2019 16:20
日本微软「缩减」工作时间
06/11/2019 13:43
公民和宗教人士一起在雅加达主教座堂欢庆民族团结(视频)
29/10/2019 16:36
教宗:再次为饱受折磨的叙利亚和厄瓜多尔发起呼吁
13/10/2019 1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