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9/2018, 22.01
伊拉克
發送給朋友

摩苏尔:一家文学咖啡馆为伊斯兰国暴政之后的城市带来文化和社会复兴

在曾经的“哈里发国”首都摩苏尔新近开了一家专为会面和阅读而设的地方。伊斯兰圣战者曾在街头焚烧书籍,鞭打阅读禁书的人们。如今在咖啡馆的书架上还能读到马克思和尼采的著作。这是两位三十多岁伊拉克工程师的心血结晶,他们希望“对所有类型都保持开放”并改变身处的社会。

摩苏尔(亚洲新闻)— 开一个专为会面和阅读而设的地方,这个念头是在“被占领期间”萌生的,当时文化和书籍是反抗伊斯兰国圣战者疯狂思想的唯一武器。而如今,在摩苏尔(Mosul),这个伊拉克第二重要的大城市、曾在超过三年时间中被圣战分子占据并自封为“哈里发国”的首都,在其被从伊斯兰国手中解放出来的几个月后,终于,该城的第一个文学咖啡馆正式开张了。在这个城市曾经发生过Daesh[伊斯兰国的阿拉伯语缩写]最骇人听闻的暴行,而现在,时间过去,这里的人们寻找着新的生活起点,也许,也可以从那些曾被圣战者在街头付之一炬的书籍开始。

这个名叫“读书论坛”(Book Forum)的咖啡馆在去年年底首次开门迎客,它的顾客们都将其视为在这个伊拉克北部城市里“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反抗”伊斯兰国之死亡与恐怖文化的象征之一。咖啡馆的位置靠近也曾经被圣战者肆虐摧毁的摩苏尔大学,它的诞生是两位三十多岁的工程师——法赫德(Fahad)和哈勒斯(Hareth)——的满腔热情和辛勤工作,他们二位都酷爱文学。

墙上挂满了当地和外国艺术家的绘画作品,四周的书架和搁板上摆放着数百种不同类型的书籍。这其中也包括马克思和尼采的著作,尽管他们是两位无神论知识分子,这验证了这个咖啡馆所秉持的多样性和开放性。一群群学生、成双成对的恋人、朋友或者独自一人的阅读爱好者,挤满了咖啡馆内的桌子,在书页间啜饮着一杯杯好咖啡。

“我在城市被占领下有了这个念头”,店主法赫德·沙巴(Fahad Sabah)回忆道,他告诉法国《十字架》(LaCroix)杂志,“在Daesh之前,我是摩苏尔大学石油和采矿工程系的合同讲师,这个系刚刚成立不久。我还获得了美国的博士学位。随着伊斯兰国进入这个城市,一切都化为泡影了。我甚至没法逃脱,因为我的一对双胞胎即将出生。”

如今的文学咖啡馆已经成为一个学生们和爱书者的交汇点,然而它的诞生之路却是充满了危险和挑战。在伊斯兰国占领期间,法赫德拒绝与“哈里发国”的人合作,并拒绝了一所屈从于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大学提供给他的教职。他关在家中,为邻居们安装秘密天线和偷偷联结互联网从而勉强谋生。后来伊斯兰国的安全组织发现了这些网络,他不愿暴露他的客户,因此宁愿放弃工作,全心扑在第二个巨大的热情上面:阅读。其中启发他开一间“读书论坛”咖啡馆的书就包括伊拉克社会学家阿里·瓦尔迪(Ali Al Wardi)所著的《苏丹的讲道人》(Predicatori dei Sultani)——这本书是关于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政治和社会问题分析——以及《圣经》,这加深了他关于犹太宗教的知识。法赫德说:“要被发现的话,我可能会被处死的。”

他的同事和朋友哈勒斯也同意他的说法,他回忆说,即使是拥有关于穆斯林信仰的书籍,如若与伊斯兰国强加的“教义不符”,就可能“被严加惩罚”。他还说,看阿里·瓦尔迪的书“可能得挨上至少五十鞭子”。伊斯兰国还严格禁止音乐、电影和有女性形象的绘画和图像。他最后说:“我是穆斯林,但我也读尼采和马克思,因为他们是人类伟大的思想家。但成人文学又不大一样,我们宁愿避免,因为这类书的争议太大。我们希望对所有类型都保持开放,希望有一天能够改变我们社会的规则。”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埃及教会:公民意识、医疗和教育是建立和平发展未来的关键
06/02/2018 19:36
日惹:伊斯兰极端分子阻止天主教堂区的爱德公益活动
02/02/2018 00:10
中央邦的印度教激进分子抗议一所天主教学校
15/01/2018 20:16
巴格达又发生两起自杀袭击,26人死亡,90多人受伤;瓦尔杜尼蒙席:破坏稳定的行为
15/01/2018 17:39
巴基斯坦无法公开纪念萨尔曼•泰瑟尔;他的精神继承者们反对极端主义
09/01/2018 2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