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2006, 00.00
梵蒂冈 ? 德国
發送給朋友

教宗指出“试图让天主在宇宙和我们的生活中变得毫无意义的科学是徒劳的

教宗谈在“仁与爱”的造物主天主内的信仰、宗教的“病态”仇恨与狂热主义。起源于现代无神论的“对天主的惧怕”,再次出现在审判的观念中。而后者,首先应该是为受难的人伸张正义

雷根斯堡(亚洲新闻)—至少“部分科学”徒劳地试图使天主在世界、在宇宙和人类本身中失去意义。但是,排斥天主“是错误的”。教宗本笃十六世德国巴伐利亚州之行的第四天里,来到了他十分亲切的雷根斯堡市。二十五万欢乐的人群聚集在这里迎接教宗的到来、倾听教宗的讲话。教宗再次谈到了信仰,指出,事实上,信仰就是相信天主是一切的起源和终结。天主是“造物的原因、运作一切和促进发展的圣神”。“认识天主”,探索天主的圣容,将使人不再感到惧怕。而惧怕,是现代无神论的根源。

教宗的讲话十分复杂。在他曾经执教多年的地方,教宗为人们揭示了信仰的道理:“我们信仰天主。这是我们的最终决定。但是,在今天还可行吗?是否还合理呢?早在启蒙运动时代,至少部分科学热衷于寻找使天主失去意义的关于世界的答案。由此,使天主在我们的生活中变得毫无用途。但是,每每似乎即将接近成功时,便会再次出现显而易见地结果,那是错误的!关于没有天主的人类的结论,是错误的;没有天主,关于世界、浩瀚的宇宙的结论都是错误的。”

       教宗并没有直接点名长期争执不休的进化与造物问题,但是指出,“我们基督信徒要说:‘我信全能的天主父,天地万物的创造者’。我们坚信在最初,有永恒的圣言、理性,而不是非理性”。

教宗反复重申:“我们信奉天主。那么是哪一位天主呢,我们坚信的是那位造物的神、创造的原因。一切都因着他而来,我们也是从他而来的。信经的第二部分中,给了我们更多的启示。这一创造的原因是仁、是爱。他拥有一个容颜。天主从没有让我们在黑暗中摸索。他以人的面貌展示给了我们。他如此伟大,以至于使自己变成极其微小。耶稣说:‘谁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 (若14,9)’。天主有了一个人的容颜。他爱我们,甚至不惜让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将人类的痛苦带到天主的心中。今天,我们认识了宗教和理性的症结与顽症、因仇恨和狂热主义而摧毁天主的形象,为此,明确地阐明我们坚信哪一位天主、坚定不移地宣信这天主的人性容颜是十分重要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惧怕天主中解放出来。事实上,这种恐惧是现代无神论的产物。只有这位天主,才能使我们摆脱对世界的惧怕、摆脱对人生空虚的焦虑”。

       教宗继续指出,“信经的第二部分中,揭示了最后的审判;第三部分,则揭示了从死亡中复活。……信仰并不意味着让我们感到害怕,而是意味着召叫我们承担起责任。我们不应该浪费我们的生命、不应滥用我们的生命;也不能将其据为己有。在不公正面前,我们不能无动于衷,甚至成为同谋。我们应该认识到我们在历史中的使命,努力去履行这一使命。不要害怕,而应该承担责任——我们的救恩的责任、关注我们的救恩,而这对于整个世界的救恩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一旦责任与关注几乎成为惧怕时,那么,我们应该牢记圣若望的话:‘我的孩子们,我给你们写这些事,是为叫你们不犯罪;但是,谁若犯了罪,我们在父那有正义的耶稣基督作护慰者(若一2,1)’。‘纵然我们的心责备我们,我们还可以安心,因为天主比我们的心大,他原知道一切(若一3,20)’”。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