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8/2016, 04.55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指出建墙抵制移民“不是基督徒”

返回罗马的专机上与记者对话时,教宗谈到了离婚再婚者的问题,“融入并不意味着给他们圣体”;堕胎“不是‘小恶’,而是犯罪”;性侵犯未成年人“太可怕了”;与基里尔宗主教的友好会晤以及乌克兰希腊-天主教会关系;希望到中国去;同阿扎尔大教长见面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建造抵制移民的围墙“不是基督徒”、要融入教会生活的离婚再婚者的融入并“不意味着给他们圣体”、堕胎“不是‘小恶’而是犯罪”、性侵犯未成年人“太可怕”、与基里尔宗主教的友好会晤以及乌克兰希腊-天主教会关系、希望到中国去、同阿扎尔大教长见面:这是教宗方济各在返回罗马的专机上回答记者提问时涉及的问题。

            性侵犯未成年人,“一位主教明知一名司铎有性侵犯未成年人的问题却把他换一个堂区,这是不明智的做法!最好的办法应该是放弃”。这是教宗对墨西哥等地发生的性侵犯事件的回答。教宗指出,是本笃十六世在担任圣座信理部长时对墨西哥的马切尔事件展开了全面调查的。当时的拉青格枢机在圣周五,也就是若望∙保禄二世安息主怀前十天主持拜苦路讲道时指出,“要清洁教会内的肮脏、污垢”。是本笃十六世,帮助我们开启了这扇门。方济各教宗保证,工作会继续下去,并已经决定任命信理部辖下的第三个秘书处,“专门受理此类案例”。教宗感谢上主“掀开了这个锅的锅盖”,需要继续掀下去。“这太可怕了。因为他是一名司铎”。“他是献身天主要把一个孩子带到天主面前的,却把孩子当成魔鬼般的祭品给‘吃了’、毁了他”。

            移民问题是美国竞选的主要话题,共和国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不仅因为教宗对移民问题的立场指教宗是政客,甚至宣布将采取铁腕政策对待移民。教宗答道,“感谢天主,他说我是政客,因为亚里士多德指人就像是‘政治的动物’。这意味着至少我是一个人。我是走卒?哈,我让你们、让人们去评判。一个人只想着墙而不是桥,就不是基督徒。这不在福音里,选不选他?我不掺和,我只说,如果他真的这样说、他说了这些,那么这个人不是基督徒”。

            与基里尔宗主教的会晤以及乌克兰天主教徒的反应:他们说感到被出卖了、说文件是政治性的、支持了俄罗斯的政策。您想去莫斯科或者格莱塔参加泛东正教主教会议?“我会用一份文告参加格莱塔大会,在精神上临在。我非常愿意去,但需要尊重主教会议。会有天主教会观察员,他们的背后有我,用最美好的祝愿为他们祈祷,希望东正教会能够继续向前。他们的主教和我们的主教一样。基里尔是我的兄弟,我们拥抱了、亲吻了,我们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对话。我们像兄弟那样坦诚地交谈:没有人知道我们说了什么。至于乌克兰的声明:我刚刚读到时有些担心。因为是基辅大主教斯维亚托斯拉夫∙谢夫库克发表的,他说人们感到非常失望、感到被出卖了。我非常熟悉斯维亚托斯拉夫,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我们曾经一起工作了四年。他四十二岁当选为大主教,来向我告别,还把一幅温柔圣母像送给了我,对我说:它伴随了我一生,我想留给伴随了我这四年的你。我保存在罗马,是我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带来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我尊重他,我们彼此以你相称,我觉得他的声明有些奇怪。但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一条消息或者一份声明,需要完整的解读。现在,谢夫库克的声明是在一份长篇采访的最后。他说他是教会之子,与罗马教宗共融、谈到了教宗、他与教宗的亲近。至于信理方面,没有任何困难,是积极意义上的正统,也就是说是天主教的教义。然后,每个人有权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是个人观点。他所说的一切都是针对文件的,而不是与基里尔的会晤。文件是可以商榷的,尽管应该补充的是,乌克兰正处在战争、受苦难的时刻:我多次表达了对乌克兰人民的关怀。可以理解,处于那种情况下的人民会有这样的想法,文件在乌克兰问题上值得商榷,但是,声明的那部分要求制止这场战争、达成协议。我个人希望明斯克协议能够继续下去,不要用武力删除用手写下的。我接见了两位总统,所以,当谢夫库克说他是从他的人民中听到这些的时候,我理解他。不应因这句话而害怕。诠释一条消息时,应该从整体看而不是一部分”。

        基里尔宗主教邀请您去莫斯科了?“基里尔宗主教邀请我了吗?我只想说我们在公开说的那部分,私人对话是私人的,但我可以说我(在对话后)非常高兴,他也是”。

            寨卡病毒和堕胎。教宗回答,教会不能考虑所谓“小恶”的说法。“堕胎不是‘小恶’,是犯罪。是牺牲一条生命去救另一条命。这不是黑手党的做法吗,不是吗?是犯罪,是绝对的恶。不应将‘避免怀孕的恶和堕胎’混淆”。堕胎“不是神学问题:是一个人性的问题、是医学问题。即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是为救一个人而杀人”。“本身就是恶,而不是宗教的恶,最开始时,不,是人性的恶”。教宗继续强调避免怀孕不是“绝对的恶”,正如保禄六世就强奸案例指出的。当年,批准一些修女在非洲大陆采用避孕措施。

            意大利议会正在讨论的同性结合法问题。“教宗不掺和意大利政治”。“因为教宗是所有人的,不能涉足一个国家内部的具体的政治:为此,这不是教宗的作用!我所想的就是教会所想的”。“一名天主教议员应该按照自己的良心投票”。教宗重申了“良心”,教宗本人对同性结合的看法就是天主教要理中阐述的。

            重建欧洲,谈到几个星期之内将领受的查理大帝奖,教宗希望看到一个他所指的重建的欧盟。“因为不是唯一的,但有它不能浪费的力量、一个文化、历史;我们要竭尽全力使欧盟有力量、也有使我们向前的精神”。

            家庭和离婚再婚者。教宗就此指出,即将出版的主教会议后文件——可能在复活瞻礼前——将全面介绍主教会议中所说的一切,进一步解释了做好婚姻准备和子女教育始终是至关重要的。他们是“家庭问题的受害者”,即便是在这些问题因为外来因素产生时,就像工作。教宗还谈到了在墨西哥与家庭聚会。重申了“将受伤家庭、再婚家庭重新融入到教会生活内的”重要性。“融入并不意味着给他们圣体。我认识离婚再婚的天主教徒,他们一年进堂两次,他们要领圣体,就好像是什么荣誉是的。融入工作,所有的大门都是敞开的,但是不能说他们可以领圣体。因为这将是对婚姻的伤害,不是他们的融合道路。这对(墨西哥)离婚再婚的夫妇是幸福的,他们的经历是十分美好的:我们不领圣体,但我们在探访医院、分享一切的时候共融。这就是他们的融合。如果还有什么更多的,他们会告诉上主的。这就是道路、是历程”。

            与一个女人的友谊并不是罪。教宗在回答关于若望∙保禄二世和美国女哲学家安娜∙蒂米涅茨卡的友谊和书信往来的问题时这样答道。“一个不会与一个女人建立友谊关系的男人,是一个缺少些什么的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友谊不是犯罪,而是友谊。与一个不是妻子的女人的爱的关系是罪。教宗是人,教宗也需要女人的想法。教宗也可以有一颗健康的、神圣的友谊的心”。

            中国和艾尔-阿扎尔。最后,教宗解释了阿尔-阿扎尔大教长的会晤、到中国去。“到那里(中国)去,我非常愿意”!教宗回顾了墨西哥人的伟大财富、历史、喜乐和信仰,要通过“瓜达卢佩”才能理解,圣母在那里。教宗还表示他在圣母像前祈祷了很长世间,为世界祈祷、为和平祈祷。“我请求宽恕,我为教会健康成长祈祷、为墨西哥人民祈祷。我求的最多的就是司铎们要是真正的司铎、修女是真正的修女、主教是真正的主教,就像上主所要的那样”。其它的都是秘密,教宗最后说到,“就像是孩子对母亲说的”悄悄话。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