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7/2009,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新通谕明确指出全球化也需要灵魂

作者 Franco Pisano
教宗本笃十六世的第三部通谕,以在爱德和真理内的人类全面发展为主题。经济的正确运作需要伦理道德、以人为友的伦理道德。反对剥削劳动者、破坏自然、不尊重人以及生命权益的发展。某些情况下,将堕胎和控制出生强加于贫困国家。尊重宗教自由。科技面临成为新意识形态的危险

 

梵蒂冈(亚洲新闻)—标志着我们这个时代的全球化,应服务于重申伦理道德的必要性、服务于“个人和团体的文化指导”,向着能够“纠正混乱”的“超性开放”。金融、市场、国际关系以及各国之间的相互关系、尊重权利——生命和劳动权利、利用而不是滥用自然,换言之,事关全人类的人类全面发展,迫切需要“在真理内的爱德”。“经济为了其正常的运作需要伦理道德,而且,绝非任何一种伦理道德,而是以人为友的伦理道德”。今天正式发表的教宗本笃十六世第三部通谕在真理中的爱德Caritas in Veritate,就上述问题作出了全面的阐述。同时,是先教宗保禄六世于一九六七年颁布《民族发展Populorum Progressio》通谕四十年后的今天,教会再次围绕发展问题作出的详实论述。

 

       这部“致主教、司铎和执事、度献身生活者、平信徒以及所有善心人士”的通谕,首先阐明了“耶稣基督亲身见证的在真理内的爱德”,是“每个人和全人类真正发展的主要推动力”。二者是密不可分的,“真理是赋予爱德意义和价值的光芒”。“没有真理,爱德便会滑向感情主义;爱便成了空洞的躯壳”。“在没有真理的文化中,爱则面临着致命的危险”(3)。“没有真理的爱德的基督信仰,很容易被误认为是良好意愿的储备,有利于社会共存,但是片面的。由此,天主在世界内再也没有真正的位置了”(4)。

在真理中的爱德Caritas in Veritate是“围绕教会社会训导展开的原则”。教宗本笃十六世特别强调了两点——正义与社会公益。指出,“爱德超过了正义,因为爱德是奉献”。但是,“如果没有首先属于正义,我也就无法将我的‘给予’别人”。而公众利益“是由在社会团体内结合起来的家庭、团体共同构成的‘我们-全体’的利益。并非意味着达到个人目的,而是为了属于社会团体的人们的利益;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真正有效地实现他们的利益。致力于公众利益、为此而努力,是正义与爱德的需要”(7)。

民族发展

       第一章中,教宗本笃十六世从先教宗保禄六世《民族发展Populorum Progressio》通谕为起点,充分审视了发展的方方面面。指出,“日益全球化的社会使我们更加接近,但并没有让我们成为手足兄弟。仅凭理性,可以认识到人与人的平等、建立相互的共处,但却无法建立友爱。而后者的根源,在于首先爱了我们的天主大父的超性圣召,天父借圣子教导我们什么是手足之情的爱德”(19)。

我们时代的人类发展

“保禄六世教宗所期望的经济发展,应是真正的、可惠及所有人的、实实在在的、可支持性增长”。当前复杂而严峻的经济形式,促使人“采取现实的态度……。危机迫使我们重新规划我们的步伐”(21)。

今天,“世界物质财富绝对增长了,但不平等也增加了”;产生了新的贫困,“可怕的不平等的丑闻”仍在继续。腐败和违法犯罪广泛存在于贫富国家的政治经济生活中。

此外,我们的时代中,国家面临着新的经济-贸易和国际金融环境。“劳工权益、人的基本权利及团结合作面临威胁”。“教会历来支持成立劳工社团,捍卫自身权益。今天,国际性质的此类社团变得更加迫切”。

全球化正在文化领域产生影响,增加了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但同时,也对许多文化构成了威胁,甚至威胁到了人类生命。许多贫困国家继续饱受饥饿的威胁,为此,教宗指出,“让挨饿的人吃饱”,是“教会义不容辞的责任”。而保护人类生命,“向人类生命开放是真正发展的中心”。世界各国热衷控制人口政策,甚至“强制堕胎”。当一个社会否定和压制生命时,“也就没有任何动机和力量去致力于为人的真正利益服务了”(28)。

宗教自由是民族发展的组成部分。文件中,教宗指出,“除宗教狂热外,一些情况下阻挠人们行使宗教自由权力”。

最后,教宗指出,“当今各民族发展中的新意……是迫切需要新的解决办法”。需选择旨在“促进(所有人)就业”的经济政策;避免为提高国际竞争能力而“降低劳工权益”的“短期工作”。纠正不良发展模式,要求关注“地球环境的状况”。

友爱、经济与社会文明发展

事实表明,“坚信自主经济导致人滥用经济工具,甚至是毁灭性地滥用”。而“真正人性化的发展”,应该留有“无偿原则的空间”;市场也同样。而无偿原则和奉献逻辑,“可以也应该在经济活动规范中找到位置”。

现行的国际经济模式,不完全符合教会社会训导的教导。而企业管理,“需充分考虑到涉及的各个领域人员的需要”。

民族、权利以及责任、环境

今天,许多人认为需控制人口发展,但是,与人类增长相关的问题是“真正发展的重要方面”。因为,“与生命和家庭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而且,今天的发展还与人与自然之间关系所产生的责任密不可分。为了保护大自然,科学技术固然重要的,“但至关重要的是社会伦理道德水准”。

人类大家庭的合作

民族发展主要“取决于认同人类是同一大家庭”。各种宗教和文化“都教导友爱、和平,为此,这对人类的全面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在世界相互依存日益加剧的今天,“迫切需要对联合国、对国际经济和金融格局进行改革,使之能够真正将家庭的概念具体化”。当前需要“真正的世界政治权威”,“享有切实的权利”“正确引导团结互助和团结协作”。最终,建立能够管理全球化的“高层次的世界协调机制”。

民族发展与科技

       “今天的发展与科技进步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技术发展“也可能产生人类自以为可以自给自足……,此类技术的价值有待商榷”。

       最后,“发展应认识到除物质以外的精神成长,因为人是‘灵与肉的结合’,来自造物主天主的永恒之爱。但精神成长、灵魂认识自身时,人才能发展的”。“远离天主,人是茫然的、病态的”。如果“没有人灵与肉相结合的精神和道德成长,就不会有全面的发展、普遍的公众利益”(76)。

To read the full text of the encyclical letter, click here.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利玛窦神父之后的今日中国:经济发展也需要宗教自由
30/04/2010
教宗:「我不惧怕分裂」,应当正面提出批评
10/09/2019 22:59
吉尔吉斯人谴责中国掘金者:他们是「侵略者、剥削者以及水资源污染者」
09/08/2019 16:38
雅加达总统大选「宗教多元主义与激进伊斯兰教打响前哨战」
29/03/2019 16:27
马克龙访华的成果:承诺多多,却甚少实处
11/01/2018 2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