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0/2019, 22.59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我不惧怕分裂」,应当正面提出批评

和平、排外主义、跨宗教对话、全球化,方济各在从马达加斯加返回航班期间,与记者就以上话题进行了深入对话。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教宗不惧怕分裂,“我祈祷不再出现分裂”,而是建立对话,“但我并不对此感到害怕。方济各在返回罗马的途中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以上是他所说的话语,教宗于19时之前抵达罗马。

和平 - 「战争具有毁灭性,会使人失去一切」 - 衰老 - 「是个人意见,我认为快乐是由内而外的」 - 排外主义 - 「是一种人类疾病... 是一种能够渗入国家和大洲的疾病,并促使我们筑起高墙。但这会使那些建造高墙的人孤立无援。」以上是教宗在与记者的谈话中所提及的一些问题。然后是跨宗教对话 - 「宗教之间的差异是无法消除的,但应强调,我们大家皆是兄弟,都应相互对话」- 真正的全球化是一个多面体,每个民族都保存各自的身份,但却能够与全人类团结一心。意识殖民主义则试图抹杀他人的身份,使他们不再有差异,并提出一些他们违背了那个民族的本性、历史及价值观的意识倡议。「在被问及教宗正在遭受一部分美国教会的攻击时,方济各回答说:“首先,批评永远都是有益的,永远。当一个人受到批评时,即刻就应该自我反省并说:这是否属实?到哪个程度?我一直都能从批评中获益。有时这会使你生气... 但仍有益处。在去马普托的途中,你们其中一人给了我一本法语书,是关于美国人想如何改变教宗。我知道那本书,但却从未读过。不仅只有美国人提出批评,而是几乎到处都会有这样的声音,教廷内亦是如此。至少那些提出来的人是诚实的。我不喜欢来自暗处的批评:他们对着你微笑,却在背后又捅你一刀。这不能算是忠诚,不人性。批评应具有建设性,若你的批评不正确,你要准备好去接受答案,进行对话并达成共识。这才是真正的批评。相反,我与鲁伊达神父谈及的砷药批评便有点像扔了石头,再把手藏起来一样... 这毫无益处可言。请帮助那些封闭的小群体,那些不愿面对答案的团体。而关于一个忠诚的批评 - 我这样这样认为 - 应向答案开放,这才具有建设性,才有益。关于教宗的这篇文章:我不喜欢,我批评他,我谈论,我写一篇文章并要求他回复,这是忠诚的。而只提出批评却不想听答案,不进行对话意味着不为教会着想并钻牛角尖,执念于改变教宗或实行分裂。至少我是愿意接受公平批评的。第二,分裂的问题:教会经历过许多分裂」。「在教会中始终存在分裂的选择。但天主却让人类自由选择。我不惧怕分裂,我祈祷不再出现分裂,因为这关系到许多人的灵修健康。我祈祷能够建立对话,纠正可能出现的错误,但分裂并不是基督教所提倡的道路」。「分裂总是由一种脱离教义的意识形态造成的精英式分离。这是一种意识形态,或许是正确的,但这会渗入教义,使其分离...」。

这就是为何我祈祷不再出现分裂,我并不对此感到害怕。如今,「一种无意识道德形态正凌驾于天主子民的教诲之上。牧羊者必须懂得在恩宠和罪恶之间引导羊群,这便是福音的训导。但如此伯拉纠的意识形态将使你僵化,目前,教会内也存在许多僵化了的学派,这不算分裂,但却是伪分裂的基督教道路,这将不得善终。当你们看到僵化了的基督徒、主教以及神父,那么他们背后肯定有问题,福音的圣德也已不复存在。因此,我们必须以温和的态度对待那些深受诱惑的人,他们正面临问题,我们应该温柔地陪伴他们」。

仇外心理「是人类的一种疾病,就像麻疹一样……它就像一种疾病进入一个国家,进入一个大陆,让我们筑造高墙。但是高墙只留下制造它们的人。 是的,它们阻拦了这么多人,但那些留在城墙内的人将保持孤独,并在历史结束时被大规模的入侵,而被击败。 仇外心理是一种疾病。一种『合理的』疾病,例如保持某个种族的纯度,这仅仅是为了说明上个世纪的一种仇外心理。 很多时候,仇外心理都在掀起政治民粹主义的浪潮。我上周或者上上周有说过,一些时候,在某些地方我会听到类似于1934年希特勒演讲时说的话。 似乎在欧洲有一种想回归的意愿」。

最后是对自然的辩护。 「我已经在另一次旅程中说过这一点,在大众的无意的认知中,总有一个座右铭:非洲必须受到剥削。 我们从不认为:欧洲必须受到剥削。 我们必须将人类从这种无意识中解放出来。最强烈的剥削点是环境问题,森林砍伐,生物多样性的破坏」。 「在梵蒂冈,我们禁止塑料,我们正在从事这项工作」。 「我们必须捍卫生态,生物多样性,这是我们的生命,捍卫氧气,这是也我们的生命。 我感到安慰的是,有良知的年轻人愿意继续这场斗争,他们说:未来是我们的,你做你想做的事,但不是我们做的! 我相信巴黎协议的达成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然后其他人……这些会议有助于提高认知。但去年夏天,当我看到那艘在北极无所事事的航行的船只照片时,我感到很痛心,最近我们都看到了冰川象征性葬礼的照片,这更多的发生在格陵兰岛。… 所有这一切都在匆忙中发生,我们必须从小事做起,来意识到这一点。 统治者在做些什么? 有的人做的多一点,有些人少一些。 有一个词我必须提,因为这是环境剥削的基础」。 「这个丑陋的词就是腐败:我需要办成某件事,为此,我必须砍伐森林,我还需要得到政府或省政府的许可。我去找负责人 - 在这里我简单地重复一下某个西班牙企业家告诉我的事情 - 当我们想要获得项目批准时,我们常常听到的回答是『我能得到多少?』这种情况发生在非洲,拉丁美洲和欧洲。 在任何地方,当社会政治责任被视为个人利益时,则会产生价值观,大自然和人民被剥削的现象。 非洲应该受到剥削......但让我们想想在我们的社会中受到过剥削的许多工人; 我们在欧洲也有黑工,非洲人没有发明它。 女佣只收到了应被支付经额的三分之一,非洲人没有发明它,不少妇女在我们城市的中心被欺骗和被剥削卖淫,非洲人没有发明它。在我们中间也存在各类剥削,不仅是针对环境,还有人类。 这是腐败。 当腐败在心里,让我们做好准备,因为一切风波都会来临」。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吉尔吉斯人谴责中国掘金者:他们是「侵略者、剥削者以及水资源污染者」
09/08/2019 16:38
雅加达总统大选「宗教多元主义与激进伊斯兰教打响前哨战」
29/03/2019 16:27
马克龙访华的成果:承诺多多,却甚少实处
11/01/2018 23:31
在外商投资企业中建立党支部;德国企业不买账
30/11/2017 17:13
梵蒂冈向印度教徒发出节日贺词,尊重多元化,避免不宽容
16/10/2017 1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