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1/2009,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人类本身的价值远远超过其遗传学和身体的完美

在接见宗座生命科学院的成员时,教宗本笃十六世重申了人类的绝对价值,反对那些企图透过优生学来取缔患病或有残缺的人。“遗传复位主义”必须铲除,因为人本身的价值远超过他身体

梵蒂冈(亚洲新闻) - “人本身的价值比任何构成其身体的东西都重要;事实上,人有思想的能力,总是去想有关自己和世界的真理”:教宗本笃十六世通过这些话来参与了有关“遗传学的新领域和优生学危机”的辩论,该讨论会是由宗座生命科学院在这几天组织的。教宗在第十五届生命会议的机会上接见了科学院的成员们,他提醒人们要提防新的,慢性侵入的优生学,这一思想歧视“那些残疾和患有疾病的人,更糟的是以抽象的理想和完美的身体之名来有选择的接受和拒绝生命”。

教宗的讲话是在意大利正为埃卢阿娜Eluana Englaro女士的事件争论激烈之时发表的埃卢阿娜成为植物人已长达十七年之久,最后按照意大利上诉法院令停止人工给养、给水后第四天停止了呼吸。在其它国家,除了试图通过安乐死合法化的法律之外,为生出“健康的子女”而操纵胚胎和胎儿的想法也特别盛行。教宗提醒人们说,如今存在着一种对过去优生学的排斥,“一些国家通过暴力手段来达到这一目的,或者它是对一个民族或个人仇恨的果实”,这一行为也遭到了世界人权宣言的谴责,但是“这暗示着一个新的思想,那就是有一个对生命和人性尊严有一个不同的看法,而这生命和人性尊严恰恰是建立在个人的愿望和个人权利之上的。因此,有一个器重人的工作能力,效率,完美和身体之美,而忽略人类存在的其它方面的价值的趋向,认为除了这些外在的东西之外,在任内就不再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就这样削弱了对每一个人所应该有的尊重,尤其是消弱了对那些在发育期间就存在着缺陷,或者是在日后的生命过程中存在遗传性疾病的人的尊严,那些在母胎里就有残缺的婴儿遭到了惩罚,他们的生命被视为不值得在这个世界上存活”。 教宗继续说:“如果人从其存在的初期就被贬低为一个实验的对象,这就意味着医药生物学屈服在一个比它更强的判官面前。信赖科学不能让我们忘记在面对人类生命时所应有的道德底线”。

本笃十六世首先强调了在遗传学领域所取得的伟大成果,但他也希望这种科学能够与其它科学相辅相成,一起全面发展,以避免“遗传复位主意,这种思想容易以遗传因素和其与大自然的内在关系为准则来衡量人”。 为了让人更好地了解人类的绝对价值,教宗引用了思想家兼科学家布莱斯帕斯卡尔Blaise Pascal的话说:“人不像生长在大自然中的一棵最脆弱的芦苇,而是一棵可以思想的芦苇。不需要整个宇宙都武装起来来对付;一口蒸汽,一滴水就足以杀死他。

即使整个宇宙都向他施加压力,但人永远是杀害他者之中最崇高的,因为他知道死亡,明白宇宙在什么地方比他优越;而宇宙则什么也不知道”(347)。 教宗还敦促在场的人要“加固接纳和爱文化,这些人具体地见证了对受苦之人的的关爱,打破了社会上歧视那些残疾和患病之人的壁垒。生物学,心理学,文化或健康状况的发展永远不能成为一个被歧视的因素”。

照片:世界关注病人日的教宗( 2009211日)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