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3/2018, 22.15
梵蒂冈

教宗:如今人们空前地呐喊“自由”,然而却时常是奴隶

“想想看我有基督徒的自由吗?我自由吗?还是说我是我的情欲、我的野心、那么多事情、财富、时尚的奴隶呢?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笑话,但有多少人是时尚的奴隶!(...)我们想想我们的自由,在这个有点神经质的世界,精神分裂的世界里,不是吗?一边呐喊着‘自由,自由,自由!’一边却更深重地陷入奴隶,奴隶,奴隶。让我们好好想一想天主在耶稣里赐给我们的自由。”

梵蒂冈(亚洲新闻)— 今天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呼唤“自由”,然而却往往陷入是情欲或野心的奴隶,并没有真正的自由,也就是让天主进入生活空间、甚至是在痛苦中也喜乐地追随天主的自由。教宗方济各今日上午在圣玛尔大之家(Casa santa Marta)主持晨间弥撒,在讲道中他阐释了《宗徒大事录》(5.34-42)和《若望福音》(6,1-15)中记述的关于五饼二鱼的奇迹。教宗提出了三个关于自由的例子:法利赛人加玛里耳、宗徒圣伯多禄和圣若望、以及耶稣本人。

今日礼仪中提到的让我们省思的第一个自由之人是法利赛人法学士加玛里耳,在《宗徒大事录》中他说服了大司祭释放宗徒伯多禄和若望,他们因为医治了瘫子而被关在狱中。教宗方济各说,加玛里耳是一个“自由的人,他有冷静的头脑,理性地思考”,他说服法利赛人“让时间来考验”。“自由的人不惧怕时间:让天主成就祂的事。人给予空间,以便天主按祂的时间行动。自由人是耐心的。这个人是一个犹太人——他不是基督徒,他不承认耶稣是救世主——然而他是一个自由的人。他提出自己的想法,提供给他人并被接受。自由的人不会急躁。”

其实比拉多也是个有头脑的人,他冷静地思考,意识到耶稣是无辜的。“但他却未能解决问题,因为他不自由,他一心只重视升官进爵”,“他缺乏自由的勇气,因为他是晋升、野心、成功的奴隶”。

自由的第二个例子是宗徒圣伯多禄和圣若望,“他们治好了瘫子,被逮到公议会面前”,公会最终释放了他们,但还是鞭打了他们,即使他们是无辜的。虽然受到了不公正的处罚,“他们离开了公议会,喜喜欢欢地,因为他们配为耶稣的名字受侮辱”。教宗方济各说,“这是模仿耶稣的喜悦,它是另一种自由:更大,更宽,更基督徒”。伯多禄可以去法院控告公议会,并要求赔偿。相反,他和若望一样是喜喜欢欢的,“因为他们曾以耶稣的名义受苦”。也许他们想起了耶稣的话:“当你因为我的缘故受到侮辱、受到迫害时,你是有福的。你们是有福的。”“他们自由地受苦,为了跟随耶稣”。这是基督徒的态度:“主啊,你给了我这么多,你为我受了这么多。我能为你做什么?主啊,把我的生命、我的思想、我的心拿去吧,一切都是你的。”“这是一个热爱耶稣基督的人的自由。这自由被圣神所加印,信靠耶稣基督。你为我做了这个,我为你做了这个。即使在今天,仍有许多在监狱里、受折磨的基督徒,他们承担了这种自由:信靠耶稣基督的自由。”

第三个自由的例子是耶稣自己,祂创造了五饼二鱼的奇迹。最后,人们充满地热情欢呼,耶稣看出来“他们要来立他为王”,就独自又退避到山里去了。“祂摆脱了胜利主义。祂没有被这种胜利主义所迷惑。祂是自由的。”就像在沙漠中一样,祂拒绝撒旦的诱惑,“因为祂是自由的,祂的自由是遵循天父的旨意”。“祂的使命是在十字架上结束。这是最大的自由的榜样:耶稣”。教宗方济各最后说:“今天我们要想一想,我的自由,我们的自由。三个例子——加玛里耳、伯多禄和若望、还有耶稣自己——想想看我有基督徒的自由吗?我自由吗?还是说我是我的情欲、我的野心、那么多事情、财富、时尚的奴隶呢?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笑话,但有多少人是时尚的奴隶!(...)我们想想我们的自由,在这个有点神经质的世界,精神分裂的世界里,不是吗?一边呐喊着‘自由,自由,自由!’一边却更深重地陷入奴隶,奴隶,奴隶。让我们好好想一想天主在耶稣里赐给我们的自由。”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