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3/2018, 21.53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本笃十六世称方济各与自己有内在连续性

在教宗方济各当选五周年之际公布了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的一封信。第一位来自拉丁美洲的教宗,第一位出身于耶稣会的教宗,第一位选择了阿西西的圣方济各作为名号的教宗。他是“被抛弃者”的教宗,全力宣讲一位总是张开双手的天主,一位以怜悯仁慈为基本特征的天主。

梵蒂冈(亚洲新闻)— 称“教宗方济各只是一个实在的人而在神学或哲学造诣上并无过人之处”的说法是一种“愚昧的偏见”。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近日为圣座传播秘书处举行的《教宗方济各神学》(La Teologia di Papa Francesco)论集新书发布会而致信传播秘书处处长达里奥·爱德华·维加诺(Dario Edoardo Viganò)蒙席,在信中本笃十六世如此评价现任教宗。方济各的论集最近由梵蒂冈书局出版社(Libreria Editrice Vaticana)发行。

本笃十六世在信中还说:“这一系列文集理性地表明了教宗方济各是一个具有深刻哲学和神学涵养的人,因此这也有助于让人看到两任教宗之间的内在连续性,尽管在风格和气质上有所不同。”

本笃十六世的信是在教宗方济各当选五周年之日公诸于世,方济各于2013年3月13日当选教宗。

他是圣伯多禄的第265位继任人,第一位来自拉丁美洲的教宗,第一位出身于耶稣会的教宗,第一位选择了阿西西的圣方济各作为名号的教宗,他带来了全新的风格:将兰佩杜萨(Lampedusa)作为他出访的第一站,这个选择象征性地代表了他对“被抛弃者”的关注,也是他传递的信息中心点之一,同时他还全力宣讲一位总是张开双手的天主,一位以怜悯仁慈为基本特征的天主。这些、以及对新道路的开放态度,似乎是教宗方济各沿袭的轨道。他有一个意义深远的断言,圣神“扰乱安宁”,“因为祂移动,让人行走,推动教会向前进”,而“躺在自己静止不动的位置上总是比较容易做到,而且舒适”。他还坚决反对单一思想专政和意识形态的殖民统治。

在“内部”层面上,他清晰地展现了把教会变成“战地医院”和“走出去”的意愿。在2013年时他就说过“我多么希望这是一个为了穷人的贫穷教会啊!”,当时他想在圣座设立一个经济事务委员会。

在这几年里,他颁布了两则通谕(关于信德的《信德之光》Lumen fidei,以及关于人类共同家园的《愿祢受赞颂》Laudato si')、两则宗座劝谕(带有强烈传教使命的一个走出去的教会之纲领性文本《福音的喜乐》Evangelii gaudium,以及关注家庭之爱的《爱的喜乐》Amoris laetitia),此外还有二十三则自动手谕(关于罗马教廷的改革、经济管理和透明度、废除婚姻程序的改革、圣祭礼仪文本的翻译、更大权力下放的指示和主教会议的更多权力等)。

他在Twitter上拥有超过4600万的追随者,在Instagram上则有超过500万的粉丝。

他设立了一个以慈悲仁爱为主题的禧年,召开了两个以家庭为主题的世界主教会议。他进行了22次国际旅行,在意大利境内则有17次访问。在这方面最为突出的例证是他选择去一个贫穷且只有一个很小天主教团体的国家——孟加拉国。但那里收留了从邻国缅甸遭驱逐的罗兴亚人,种族和宗教迫害的受害者。他们是全球难民群体的一部分,教宗方济各为这一群体鼓与呼,倡导不仅要欢迎,而且要接纳,以福音教导的我们所有人都归属的人性化的名义。

他还有重新连接“远方”的愿望,一方面是对基督教新教世界的关注——高峰是他前往瑞典纪念马丁·路德的五百周年,另一方面是和东正教的接触——成功地举行了与全俄罗斯牧首基里尔宗主教的会面,还有他对离婚和再婚人们的宽容,这在教会内外掀起了轩然大波。他向跌倒的人伸出手,信任天主的恩典和人的自由,让人们可以——如果得到帮助的话—— 理解自己的错误,然后回来,发现的是开放道路,而不是一堵封闭之墙。

在教会“内部”计划上,方济各推动合并制,比如“向他资政建议管理普世教会”而成立枢机理事会,以及研究罗马教廷的改革——尽管他也设立了一些机构,比如经济或信息秘书处——改革中心是把以前分散在不同机构的职能集中在一起。

在国际上,他享有巨大声望,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爱他,他反对自由经济体系,称其“是不公平的根源”、“杀死人们”、奉行的是以践踏弱者为代价的“丛林法则”。他在美国和古巴关系的解冻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哥伦比亚和中非的和平进程也是如此。很有可能,当美国想惩罚阿萨德使用沙林毒气时,他阻止了叙利亚战争的扩大。在叙利亚问题上他曾说:“天主和历史将会对我们的行动做出评判,对此无可逃避。”(FP)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