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2017, 04.1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 对于中国,「我们必须轻轻地、一步一步来。」

教宗从孟加拉国回罗马途中答记者问。在缅甸,若提到罗兴亚人,「就像在对话者面前砰的一声关上门。但是我有描述了这种情况,我谈到了少数群体的权利,这样我就可以在私下交谈中进一步表达看法。」至于印度之行,「如果我还活着,我希望能在2018年进行。」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 教宗方济各返回罗马,在当地时间晚上9时40分抵达。他在回答记者问题时说,对于中国需要「一步一步、轻轻地、缓缓地进行,富有耐心。把心扉的门打开。」

他说:「别担心!中国之行尚未准备就绪。」「我已经说过,我想访问中国。我想做此事并不是秘密。与中国的谈判处于高层次的文化层面,目前在中国有一个梵蒂冈博物馆的展览;还有关于中国教会的政治谈判。我们必须一步一步、轻轻地、缓緩地进行,富有耐心。把心扉的门打开,我相信去中国访问对每个人都是好事。我想做的。」

记者提问了有关逃往缅甸的罗兴亚人问题。为什么他没有提到他们的名字,教宗说:「我没有与将军们谈判真相。在缅甸,我尊重我的对话者.....。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讯息已经传达了。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必须一步一步地说,及聆听答复。我真的希望将这个讯息转达。如果我在正式发言中说了这话,那就好像在对话者面前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但是我描述了这个情况,我谈到了少数群体的权利,所以我可以在私下交谈中进一步讨论。我对这次会谈感到满意。」

关于与罗兴亚人会晤,教宗说:「这不是原来的计划。我知道我要见罗兴亚人,但我不知道在哪里或如何进行,但这是访问的条件。在与政府和明爱接触后,政府允许罗兴亚人前来。政府保护他们和接待他们。孟加拉国为他们所做的是伟大的。这是一个好客的例子。一个贫穷的小国,收容了70万人......。想想那些关上门的国家。我们必须感激他们给我们的榜样。」

「最后他们来了,惊怕。有人告诉他们,他们什么都不能说。那个宗教间会议准备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当那一刻给他们前来和我会面,排着队,我不喜欢这形式。有人想立刻赶他们走;于是我生气了,喝了一声。我是罪人!我多次说了这个词:尊重!他们遂留下。后来,听完他们每个人说话之后,我开始感觉到内心有点什么。我不能不说话便让他们离开。我开始说话,我请求他们原谅。那一刻,我哭了,我尽量不让别人看到。他们也在哭泣。那讯息传开了,不仅在这里。大家都知道了。」

教宗方济各回答了关于宗教间对话与福传之间关系的问题。「第一个区别:福音传播不是使人改变宗教。正如本笃十六世所解释的那样,教会不是靠改变他人的宗教才增长,而是靠吸引力、见证。什么是福音传播?它是生活在福音之中,见证人们如何活出福音:在《真福八端》、玛窦福音第25章、见证有如善良的撒玛黎雅人、宽恕70个7次。在这样的见证中,圣神在工作,皈依改变宗教会持续。」

「护教学在理智上不容易令人信服。我们是福音的见证人。希腊文『martyr』(证人、殉道者),每天要有殉道精神,甚至流血殉道,当它真的要发生时。最重要的是什么?当人以见证和尊重的方式生活,那个人就在缔造和平。当传教改变别人宗教时,和平就开始崩溃。」

最后,谈到印度之旅的可能性时,教宗方济各说:「最初计划是去印度和孟加拉国,但是后来谈判拖延了,时间紧迫,所以我选择了这两个国家:孟加拉国一直在计划之中,但是我们增加了缅甸。这是一个祝福,因为访问印度,旅程只能集中一个国家,因为你必须去南部、中部、东部、东北部和北部,该国有不同文化。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我希望在2018年可以实现!」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伊斯兰极端势力日益嚣张,但平民百姓捍卫民主
11/02/2005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中国经济稳健,但中美贸易战令人担忧
17/04/2018 09:37
教宗:天使圣周一和兄弟情谊
02/04/2018 22:46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