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4/2018, 06.24
新加坡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新加坡总主教说: 教会的真正挑战在亚洲(之一)

作者 Paolo Fossati

"亚洲大陆与所有其他洲份不同,因为它在宗教、文化,以至经济现实方面是极端地不同。" 总主教说。在新加坡,信仰是 "国家发展的基本组成部分"。(請閱之二之三)

罗马(亚洲新闻) -新加坡总教区威廉.吴成才总主教在《亚洲新闻》对一系列问题表达看法,在他与教宗方济各会面翌日,他讨论的问题,如亚洲现实、教会生活与新加坡宗教和谐,以及他对《爱的喜乐》宗座劝谕 (Amoris Laetitia)的个人观察。(全文請閱之二之三)

自最后一次觐见教宗述职的九年后,马来西亚、新加坡暨文莱天主教主教团的十一位主教,于二月四日至九日之间到访梵蒂冈,向圣伯多禄和圣保禄的坟墓致敬,并会见了教宗方济各。

出生于一九五七年新加坡,吴主教在一九八五年被祝圣为总教区神父。四年来,他在圣十字教堂担任堂区助理司铎,在一九九二年之前,他前往罗马完成他的学习,在宗座额我略大学攻读教义神学。回国后,他在一九九二年至二零零五年期间,在圣方济各沙勿略大修院教授和讲课。

在二零零五年,吴主教被任命为该修院院长和天主教灵修中心的灵修主任,这个职位他持守到二零一三年被任命为新加坡第四位总主教为止。接下来是吴主教接受采访的第一部分(共分三部分):

"对于天主教教会来说,真正的挑战在亚洲这里。" 威廉.吴成才总主教说,在他首次以新加坡v总主教的身份到梵蒂冈觐见教宗述职。

"亚洲大陆与所有其他洲份不同,因为它在宗教、文化,以至经济现实方面是极端地不同。" 他补充说。在这种情况下,新加坡突出其本身就是一个现实。

"它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亚洲国家,以强劲经济和科技进步为特性,或许与南韩和香港类似。与马来西亚和文莱,同属一个主教团,把面临不同的政治、经济以及宗教挑战的国家,聚集在一起。"

"新加坡是一个独特的国家,有一个世界主义和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表现。超过百分之四十的居民拥有至少一个大学学位。大约有百分之七十五的人口是中国人,但也有重要的马来人(百分之十三点五)和印度人(百分之九)的小区。"

特出这个富裕城国的特色之一,是它的政府与宗教之间的关系。"与邻国例如马来西亚不同,新加坡有一个非宗教性的政府。" 总主教解释说。"然而,我们更喜欢将自己定义为一个 '多文化和多宗教的国家'。政府实际上是世俗的,以维护国家的统一,但大多数部长和官员都信奉一个信仰。国家并不反对宗教,而是赞成它,认为它是国家发展的基本组成部分。

"政府为所有宗教提供重要支持,没有偏袒。例如,习惯上,邀请宗教领袖参加许多的会议,并就影响国家的问题征求他们的意见,特别是从一个道德和社会的角度来看。"

"有些部门,如政府的家庭部或教育部,与宗教领袖密切合作。随着青年政策,这些范围政府邀请我们发表意见,因为我们都为国家的利益而努力。"

国家和宗教之间为国家发展进行的合作,也反映在大主教的亲身参与中。 "我被任命为少数民族权利和宗教和谐的总统顾问。感谢政府的民族间和宗教间团体的工作,经常有机会进行讨论和对话,在新加坡的世界主义社会中所有群体之中。我们的能力去和平地一起生活,特别是在不同宗教之中,真是一个奇迹。"

"在各种倡议之中,宗教团体成立了一个非政府组织,宗教间组织提供了一个有意义的场所为分享不同的信仰体验,这要感谢于政府的重要帮助。所有这些使得新加坡成为一个真正独特的现实,每个宗教问题都是在宗教领袖之间直接处理的,即使是打电话。这是我们国家的美丽,没有冲突。" 总主教说。

"所有宗教都处于同一水平,并没有行使任何政治权力。相反,围绕新加坡的所有国家都有一个主导宗教,受到其政府的青睐。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歧视他人的倾向是强烈的。和发生在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的不同,新加坡的宗教没有政治权力,也没有寻求它。因此,对话更容易,并且共同目标是国家的利益。"

吴总主教指出: "每当外国代表团探访新加坡时,他们都要确保会见当地的宗教领袖。最近,即使是英格兰的查尔斯王子(Charles)探访了该国,并与领导人就如何促进宗教和谐举行了会谈。在新加坡,我们试图成为一个榜样,但最终地许多国家的问题是,宗教和政治的相互剥削。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我们的系统在其他地方可能不会有效。"

在采访前一天,吴总主教与马来西亚和文莱主教一起,会见了教宗方济各。总主教说,这些国家彼此非常不同。出于这个原因,在教宗的谒见中,每个人的介绍都花了很长时间。" 因此,几乎没有时间作提问和观察," 总主教解释说。

尽管如此,"我们成功地进行了一次非常有意义的谈话。" 吴主教说。"问我关于全部你想问的问题,任何问题!即使你不喜欢教宗,你也可以告诉我。" 教宗方济各告诉我们,谦逊是他的商标。他的存在就像一位父亲,因此他聆听我们说话。

"就我而言,我问他两个与我心灵接近的问题。首先,我解释了我的好奇心,对在一个结构组织围绕小型教廷的部门的效率,在一个全球的机构拥有十数亿人归属的背景下。之后,我要求说明,离婚者领圣体的主题,在'爱的喜乐'(Amoris Laetitia)文件之中,教宗方济各的第二份宗座劝谕。"

"教会中有许多人怀疑和不确定。这种混乱和分裂也吓倒了我,但是圣父告诉我:'第八章不能提出通适性思想。它只是在劝谕告诫的完结。第四章是更为重要的,它的原则被解释。对于教宗方济各来说,这个问题不能简化为离婚的人是否可以领受圣体?' 相反,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够接触他们,[并]从一个精神角度去帮助他们?' 不幸地,有时候有不同的方法,在学术界和那些参与基层群众牧灵的外展工作之间。教宗方济各属于后者。"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真正的牧人应该是真正的先知,懂得“说、做、听”
25/06/2015
贝鲁特:反真主党领袖查德,离奇遇害
28/12/2013
教宗指出尊重人权是实现真正和平的条件
12/12/2006
教宗指出如果自己的"我"同教会的"我们"结合在一起信仰才是真正个人的
31/10/2012
教宗:教会的真正法律離不開公义
21/0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