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2019, 18.30
新加坡
發送給朋友

新加坡,总主教区阐明人与自然的关系

人们普遍的想法是,天主与自然是共同体:「接近自然」或「与宇宙结合」并不是指成为圣人。「对于创造物过度灵性化,可能会贬低人类本身及其整体发展」。

新加坡(亚洲新闻)-亚马逊世界主教会议于昨天开幕,反对气候变化的国际抗议运动使生态话题成为天主教徒间讨论的中心议题。业内人士和大众的集思广益,为环保提供了许多解决方案,但这有时也与教会有关人与自然关系的教义形成了鲜明对比。前者甚至否认人类扮演「顶端受造者」的角色。 下面是新加坡总主教区发布的一些反思,它将解释「深层生态学」与天主教社会训导之间的「根本」区别,特别是针对人口统计和科技使用方面的言论。 (文章由《亚洲新闻》翻译)。

人类以及我们与自然的关系

开发可再生能源? 人口控制? 惩罚污染者? 回归自然? 探索空间? 这些解决方案以及更多解决方案,是由众多利益集团针对当今世界面临的许多环境问题而提出的。 但是,这些方案是否有效,且是否在道德上能被接受?由于我们对人类与自然世界之间关系的认识,会影响我们提出的解决方案,因此将符合我们的天主教信仰的意识形态区分开来,显得至关重要。

大自然(或宇宙)不是天主

人们普遍的想法是,天主与自然是共同体:「接近自然」或「与宇宙结合」并不是指成为圣人。 但这是错误的。 生态主保圣人方济各清楚地将天主与自然区分开来:「他对自然的回应是赞美它的创造者,以及热爱所有受造物……他们并不像圣体圣事那样,被认为是天主本身」(阿西西的方济各:新传记,奥古斯丁·汤普森神父著)。

人们极力称赞大地为「神圣的」,因为它养育了我们。与基督教的天主不同,前者不会让我们感到思想上的不适。但是,这种被称为泛神论的意识形态会导致拒绝人类活动和科学技术所带来的利益;其中包括地球承受更多人类的能力,而不是让它返回理想化的「自然状态」。

人类不仅仅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份子

泛神论长期以来宣扬深层生态学。也就是指自然界处于完美的平衡而人类无权干涉自然界的想法。 我们只是数百万物种中的一种,并不比鸟类或细菌更加特殊。 深刻生态学的专家拒绝教会的训导,即创造是有等级制度的,而「人类处于受造物的顶峰」,并负责管理一切。(天主教的教理讲授,343)。

由于他们认为人类没有生存的固有权利,因此解决生态危机的办法是遏制人口增长。 挪威哲学家阿内·纳斯(Arne Naess)提议将人口减少到1亿,而环保主义者大卫·福尔曼(David Foreman)则说,第三世界人民应该饿死。

一些想法认为有些人应该死去或避免繁殖,使其他人能维持其生活水平,该想法涵盖了种族主义或优生主义;因为发展中国家的人民,通常最有可能被减少,他们消耗更少的资源,更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

正如教宗方济各在《愿你受赞颂》(Laudato Si)中指出的那样,「单一归咎于人口增长,而不责备某些人的极端且选择性的消费主义,这不是面对问题的一种方式」。 家庭人口的数目,应该由已婚夫妇自己决定。在这方面执行强制性的国家战略,是对人类尊严的根本侮辱。 (民族发展,37)。

「大自然」不都是好的;「人造的」也不都是坏的

深度生态学带来了「深刻的环保主义」,即人类活动是消极的,因为它干扰了原本完美和谐的世界平衡。 该理论的支持者反对城市化、工业化甚至农业。 他们相信自己会破坏地球。

但是天主教会意识到人类活动是有益的! 这是与天主的合作,「使可见的创造物达到完美」(天主教教理讲授,378)。 耶稣自己从来没有回避过科技。 他使用木匠工具和帆船(尽管他可以在水上行走!)。 他告诉门徒要「遵守我的话」来跟随天主(若望福音14:23),而不是回归自然。

梵二大公会议提醒我们:「凡由人的智能与美德所产生的一切 ,信友不独不以為它們违反天主的全能,不独不以为拥有理智的受造物与造物主竞争,反而深信人类的胜利是天主伟大的标志及其奇妙计划的成果。(牧职宪章,34)。

因此,在道德上是正确的,那就利用好天主赋予我们的能力来发展科技力量,减少气候变化影响,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并帮助我们更好地循环利用能源物资。 就像我们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构思的技术一样:为了滋养和治愈,构建和教育,并最终使残疾人有尊严地生活。

科技不是救世主

有种诱惑是将技术进步视为王牌,这可以使我们免受人为引起的气候变化。 但是,即使新技术在被开发,但要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生产和实施新技术,还需要走很长的路。所以,我们必须自觉选择更加尊重环境的生活方式,以免浪费任何资源。

作为受造物的守护者,我们谨记「大自然是为我们享用的,但不应当作一堆无意义的废物」(本笃十六世,在真理中的实践爱德,48)。 技术进步必须尊重天主在创造物中强调的「语法」,而不应将其视为要克服的障碍。

受造物的衰落状态意味着每个可能的解决方案都有其利弊。 我们必须使用审慎的判断来评估可能的影响,不仅是对自然环境,而且对经济和社会,尤其是对最贫穷和最脆弱的国家。

就像梅瑟提醒以色列人「所以你要拣选生命,使你和你的后裔都得存活」(申命记30:19)一样。当前的生态危机也邀请我们「认真检讨其生活方式,因为在世界多处地方,人们倾慕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对这生活方式所带来的祸害漠不关心。我们必须洗心革面,采取一种新生活方式,以追求真、善、美,以及为共同的成长而与他人共融,作为决定消费选择、储蓄和投资的准绳」(在真理中的实践爱德,51)。

环境危机的解决方案

真正解决环境危机的办法只能来自我们对与天主、人类和自然间关系的正确理解。 对于创造物过度灵性化,可能会贬低人类本身及其整体发展。另一方面,不依靠社会和道德变革,仅依靠技术来解决一切,会使我们不再去爱他人,甚至天主创造的一切事物。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生命、死亡、虚无、复活
10/11/2019 13:24
基多:数百艘中国渔船正在威胁世界遗产--加拉帕戈斯群岛
30/07/2020 16:10
主日福音:宝藏、珍珠和喜乐(视频)
26/07/2020 13:16
北京,习近平主席释放异见者许章润教授
13/07/2020 15:52
阿克拉环保主义者因中国开采矿山,对政府提出起诉
11/07/2020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