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2019, 19.49
意大利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曾其光神父: 一位圆满履行使命的传教士

作者 Luigi Bonalumi

宗座外方传教会曾其光神父 (Giancarlo Politi) 昨天辞世。他曾经在香港传教,并与中国教会建立联系;他亦是《亚洲新闻》和《Mondo e Missione》编辑,并担任过修生的神师。该传教会欧阳辉神父 (Luigi Bonalumi) 今天 (12月24日) 在逾越圣祭上讲道。

莱科(亚洲新闻)- 宗座外方传教会曾其光神父 (Giancarlo Politi) 昨天安息主怀,他的殡葬礼在今天 (12月24日) 在该传教会的安养院教堂举行。逾越圣祭由总会长费鲁乔·布拉比拉斯卡神父(Ferruccio Brambillasca) 主持,多位住在安养院的退休传教士、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人士参与,当中有数百名曾神父 (1942-2019) 生前好友,而主管莱科地区的米兰教区代表罗拉蒙席(Maurizio Rolla)也有共祭。设于蒙扎的宗座外方传教会修院院长欧阳辉神父 (Luigi Bonalumi) 在感恩祭上讲道,以下是其讲道辞译文:

宗徒大事录 10: 34-43

玛窦福音 25: 1-13

亲爱的传教会兄弟、亲爱的基督内兄弟姊妹:

在我们庆祝曾其光神父 (Giancarlo Politi) 的逾越圣祭时,让我们也怀念他的至亲、胞姊比安卡 (Bianca)同于昨天安息。姊弟两人相继团结在基督的爱内,以不同的方式忠诚侍主为教会服务,现在一起回到天父的家。

当我们准备庆祝圣言成为血肉的奥秘时,我们感到被天主的爱拥抱着,天主以奥秘的方式,也只有祂才能洞悉一切,并带领我们每人的个别历史。

我拣选了这些圣经章节为曾神父的殡葬礼仪,在某种程度上帮助我们明白,他作为一位基督徒而又同时是一位传教士的心路历程。

这篇福音向我们呈现了耶稣的比喻,《玛窦福音》在第23章到25章中收录多个比喻。这是耶稣在祂的苦路和十字架死亡前的最后训勉。在这个童女比喻中,耶稣指出保持醒寤的重要性,(当他说):「所以,你们该醒寤,因为你们不知道那日子,也不知道那时辰。」当然,醒寤是至关重要,但今天我希望注视那十个童女等待的那一位。是谁呢?为谁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在经文中,我们明确知道,新郎就是等待的那一位心爱的人,一位永远而完全交付自己的人。

我相信这个期待新郎的图像,可以帮助我们记述曾神父对患病和死亡的态度。我记得有一次在香港,与几位传教会的弟兄远足,当时我初到香港,饶有兴趣地想知道这些经验丰富的传教士对事物的想法。

在午休时间,大家的话题触及了基督徒如何面对死亡。我们谈到,当我们自己要离世时,可能会感到恐惧、怀疑和犹豫。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曾神父说:「我不怕死亡,因为我知道这将是与一个我在很久以前认识和心爱的那一位会面。(然而) 痛苦令我畏惧。」

在曾神父的晚年,他确实经验到痛苦,但我想说的,是他知道如何用平静的心与智慧去处理。我们可以从他接受专家西尔维娅·维塔利 (Silvia Vitali) 的访问中,他谈到他如何受阿尔茨海默氏症困扰,但他鼓励那些处于同样境况的人说:「当你患病时,你仍然是一位父亲、母亲、兄弟、姊妹,不要为自己哭泣,药物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存在之美!」

是的,在他患病的几年里,曾神父向我们展示了我们如何等待和准备见到那位新郎,那位他在「良久以前已经认识的新郎」。他在接受《Credere》杂志访问时说,十字架「早晚会进入每人的个别历史之中,而十字架就是为基督而活」。

与耶稣的友谊

从我的认识,曾神父以勤奋、毅力,不断学习天主圣言,来培养和深化自己对耶稣的认识和友谊,并以「圣言诵祷」(Lectio Divina) 方式祈禱。曾神父年轻时到香港 (前英国殖民地) 传教,在当地的西北部元朗负责堂区牧民工作,他致力培育堂区教友认识圣言,彷佛是当务之急,比其他事务都为优先。

为此,他设计并撰写了一份关于圣经的教理讲授資料,还制作了一些中文教材给慕道者和堂区教友使用。在香港的施永泰神父 (Pasini) 昨天告诉我,那些曾經在元朗堂区接受曾神父培育的年轻人,至今仍然惦记他并感恩他所带领的信仰之旅。

以往曾神父在忙碌的一周里,他会腾出星期六早上,以圣言诵祷祈祷并准备主日讲道。我记忆中,他在香港时如是,当时他住在宗座外方传教会会院,也同时为《亚洲新闻》工作。在他调回罗马亦然,甚至他被委任在教廷万民福音部服务时,他腾空周六为圣言祈祷时间。

在蒙扎,他担任修院的神师九年光景,他开创的「一小时演说」项目持续至今,他亲自主持了八年多时间,很多人仍然记得他的讲座和默想。

在那些岁月负责修院的加俾厄尔·达科斯塔神父(Gabriel da Costa),见证了曾神父对圣言的热爱,以及对培育年轻传教士学习圣言的重视。

万籁寂神父 (Mario Marazzi) 说,曾神父「是一位重视信德并热衷与耶稣交往的基督徒,也精通圣经。」他在曾神父到香港传教初期,与他一起生活并指导他在荃湾堂区进行牧民工作。

曾神父在意大利西北部卡斯特莱托 (Castelletto) 的基督徒小区成长,(与已故曾被绑架宗座外方传教士博西神父 (Giancarlo Bossi) 一样),他早年在米兰神学院接受教育。在他感到召唤要向未认识基督的人传教之后,他转到宗座外方传教会,1966年他被祝圣为神父。正如他常说的,他成为传教士的历程,与其他许多同会会士差不多。他先被派往印度传教,但没有取得长期签证,遂改变目的地,转往香港,从此与中国人的生活和文化相结合。

与中国的联系

曾神父于1970年至1993年在香港服务,当中曾经回到传教会在米兰的传教中心短暂工作。在香港传教期间,他先后在荃湾堂区和元朗堂区服务。

从1986年起,他开始媒体工作,担任《亚洲新闻》通讯员,并从事研究与中国教会建立联系。这些日子,他长途跋涉到中国大陆,探访主教、神父、修女,以及一些经历毛泽东时期的文化大革命 (1966-76)年幸存的基督徒社群。

他耐心地发展一些联系,逐渐精确地了解中国教会在艰难时期的主教祝圣等状况。

在2011年,曾神父在香港圣神研究中心的《鼎》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回顾中国地下主教祝圣三十年,文章反映了他當時的研究工作。由于他对中国教会和地方的了解,以及对在中国的基督徒团体历史的认识,被称为当代中国教会伟大的专家之一。

他协助中国神父和修女在欧洲的大学进修。教廷的代表听取他对中国事务的意见。

曾神父于1993年回到意大利,担任《Mondo e Missione》编辑,及后负责传教中心。不过,他仍然关心中国教会。

在2001年夏天,教廷万民福音部的新任部长塞佩枢机 (Sepe) 致电宗座外方传教会总会长,邀请曾神父协助该部处理中国事务。结果,曾神父在该部服务两年后,在2003年被委派当蒙扎修院的神师。

他在万民福音部工作期间,适值我也在罗马。昨天上午,我致电罗塔·格拉齐奥西蒙席 (Rota Graziosi),告知曾神父辞世的消息。格拉齐奥西蒙席在教廷国务院负责中国事务多年。

蒙席告诉我,对于教宗本笃十六世2007年致中国天主教徒信函,曾神父早于在罗马的两年期间,提出教廷宜发表文件的构想以澄清中国教会的复杂状况。

尽管曾神父回到蒙扎修院后,他对于中国教会的关注并没有减弱。2006年,他在米兰的特里焦 (Triuggio),主办了一次关于中国天主教会的重要国际会议。

曾神父忠诚地圆满履行他的传教使命,并按照宗座外方传教会的神恩生活。正如圣道礼开始时聆听的《宗徒大事录》中的伯多禄一样,他见证了天主在万民中间的伟大工程,他也全心全意地传递与复活的基督相遇的释放经验。

此刻,我们祈求天父慈悲的圣臂接纳他到怀中,恳请他继续为中国教会祈祷,为蒙扎修院以及整个宗座外方传教会祈祷! 亚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