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1/2018, 20.21
日本
發送給朋友

有年轻人认为,自杀胜过回到学校上课

8月底和9月初,自杀率达到顶峰。 9月的第一天是一年中最高死亡率的一天:几乎是平均水平的三倍。 「Futoko」是那些因害怕而拒绝回到学校的孩子。问题很普遍。维尔拉神父: 倾听是最重要的事情,但建立信任关系是最困难的。孩子被欺凌深深地受到伤害。

东京(亚洲新闻) - 一些日本年轻人,他们是欺凌的受害者,无法与他人建立联系,死亡比回到学校要好。

日本宗座外方传教会的资深传教士马尔谷.维尔拉神父(Marco Villa)说,「9月初,每个人都会感到担忧,因为学校重新开课时自杀率达到了顶峰。」*

维尔拉神父说:「日本总是有很多自杀事件。这可能跟文化方面有关。近年来,总体数字已经下降,但男孩之间却没有。年龄介于10到20岁之间自杀的青少年仍然太多,这个数字并没有减少。」

根据2015年政府的一项研究指出,在1972年至2013年期间,131名18岁以下的儿童在9月1日丧生,几乎是平均49人的三倍。一般来说,自杀人数往往自8月底开始每年都会增加。

维尔拉神父记得一个影响他的个案,一个六年级的女孩因为被欺负而自我了断。这个小女孩是日本父亲和菲律宾母亲所生,并出生于菲律宾,所以她说话时不像其他在日本出生和长大的女孩那样。 「这就是她何以在课堂上被欺负,最终决定自杀的原因。」

为了防止年轻人自杀,一些草根组织如Futoko wa Fuko Janai(未来科并非不满)组织了两天前在全国各地举办的一系列活动,以支持年轻人回到学校。

在日本,futoko指的是已经患有恐惧症的孩子,这些孩子无法上学。 该位神父说:「孩子选择退学是非常普遍的,这不是逃学。他们不上学,因为他们无法与同学建立关系。一般来说,在与学校断绝关系后,他们逐渐跟其他人一样疏离。」

这些孩子「跟家人一同住在家里,走出去成为一个问题,找人去谈论更多。 Futoku只是一个名为hikikomori的团体的一部分,这些团体退出社会并在父母的帮助下生活,这些人太多了。」

对于在东京的外展中心Mizu Ippai(Glass of Water)工作的维尔拉神父来说,Futoko wa Fuko Janai等活动非常重要。「陪伴、友谊,是最重要的支持。这些孩子有很多他们想说和告诉的事情,而且说话可以帮助他们摆脱欺凌的深层恐惧。如果有人告诉你『你很丑』, 『你没有什么价值』,『你为什么存在』,你必须留意他们吗?一个女孩曾告诉过我:「最终我相信我的生命毫无价值」。

一位年轻女子来到她的母亲鼓励的外展中心的故事,证明了倾听的重要性。她四年来一直是「futoko」。

「起初对她来说,来到中心很难。她大部分呆在家里都没有出去。我们开始在星巴克的购物中心会面45分钟、一小时。在我们建立了联系后,她开始来到中心,除了她的家人和我外,还习惯了与其他人交谈。」

「有好几次她告诉我她想过自杀。『我内心感到饥饿,我想吃,这让我觉得我的一部分想活着』,她笑着说。她能够毕业,现在正在于大学学习语言。」

聆听是「最重要的事情」,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最难的是创造一种信任维系,因为年轻人可能会受到深深的侮辱,本能地不信任。」更重要的是,「在像日本这样看似拥有一切的社会中,个人的弱点更加明显。」

社交媒体需要负上部分责任,因为它们更容易匿名「指摘」他人并在Facebook或短信中伤害他们。

*日本的学校于4月开学,分为学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拣选9月1日与东正教会一起庆祝「照顾创造日」
10/08/2015
加里曼丹边远山区的福传,用传教战胜逆境
12/01/2017 17:29
耶路撒冷拉丁礼宗主教:慈悲是“战胜邪恶、战争和暴力的良药”
17/12/2015
教宗方济各、劳尔·卡斯特罗、古巴人:谁胜谁负
30/09/2015
泰活跃人士谈接纳与权利,战胜贩卖人口的唯一道路
08/06/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