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2/2005, 00.00
梵蒂冈 - 意大利
發送給朋友

朱萨尼神父,一位致力于传教事业的神长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十七岁那年,我就认识了朱萨尼神父。同他的相遇,是与一位引导你走向生活的真理、献身世界的慈父的相遇。那时候,我是圣堂里的一名不合格的教友;并参与共产党学生运动。总之,处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典型的基督信仰混沌状态。

       我能够重新发现教会不是繁冗的伦理道德规章和模式,而是迄今仍然活在我们中间的耶稣基督的临在,完全得益于朱萨尼神父。重新发现信仰是与人的存在与行为息息相关的一切,关系到个人和社会的切身利益,完全得益于朱萨尼神父。他将我那天生的对世界的善的好奇、以及不温不火的信仰,转化成为将耶稣基督视为世界的中心与最终命运的激情。

       几年之后,若望·保禄二世便在当选教宗后颁布的阐述第三千年教会规划的首部通谕中申明——耶稣基督是宇宙万物和历史的中心。一个如此相近的计划,确切地说,简直与朱萨尼神父的观点一致。

       由此,诞生了我做一名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的圣召。感谢朱萨尼神父,我开始了与东欧受迫害的教会相接触的第一步。然后,逐步拓展到了越南、柬埔寨和中国。

       当我踏上第一次“欧洲之外”的印度和孟加拉国旅程时,我去找朱萨尼神父。他对我说:“当你同这些民族的人民相遇时,你要问自己,站在你面前的这些人是谁呢?同时还要问,对他们来说,耶稣基督又是谁呢?”

       在与各民族和不同的人相接触,认识分享他们的不足与长处的过程中,通过我们的见证,以崭新的方式使他们发现了基督是所有人的救赎。朱萨尼神父的这一传教方式,与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传教思想是如此的协调,从而促成了宗座外方传教会和“共融与自由” 长达几十年的合作,共同致力于同饥饿做斗争、在黎巴嫩、援助越南和柬埔寨难民、为青年展示一种崇高理想的各种努力。

       当我在中国、香港和台湾的时候,一次,已经疾病缠身的朱萨尼神父给我写了一封短信。他写到:“谢谢你,因为你为我们给这些人民带去了信仰的见证。我们渴望通过各种方式参与你的使命,也是我们的使命。”

       事实上,亲爱的朱萨尼神父,是我和整个教会应该感谢你。感谢你的见证,我更加坚信我们所拥有的财富,以及我们在第三千年的任务。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本笃十六世是真理的合作者
19/04/2005
沃伊蒂瓦之死与诺言的种子
11/04/2005
关闭大门和害怕教宗的中国
05/04/2005
教宗的亚洲,弱小的教会、伟大的前景
02/04/2005
布提利奥尼表示宗教自由将有助于中国稳定及经济发展
14/03/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