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2008, 00.00
亚洲
發送給朋友

民间社会保障已被各国政府遗忘的宗教自由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援助受难中的教会”发表的各国侵犯这一人权的报告,充分展示出种种现象,完全是出于纯粹的权力因素、旨在制约一个社会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世界上民间社会,越来越认识到了其重要性;但各国政府却将其放在了极其次要的地位上。然而,建设和平与福祉却是通过宗教自由实现的

罗马(亚洲新闻)—“援助受难中的教会”发表的《二OO八年度世界宗教自由报告》,揭示了几亿人为信仰而倍受磨难的事实。亚洲新闻通讯社也收集整理了大量有关宗教自由这一基本权力遭到侵犯的详细资料。教宗本笃十六世,将宗教自由权喻为是各种人权的“基石”。

       回顾本通讯社所报道过的亚洲各地重大事件,我们会发现其中以下几个重点:

1)侵犯宗教自由的最终目的越来越趋向于权利、对人的社会和人文发展的藐视。过去,旨在遏制其它宗教信仰团体的极端激进主义目的占多数;拒绝与殖民主义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宗教(如基督信仰);旨在摧毁“人民的鸦片”——宗教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观念等。而现在,就连中国或者越南都十分清楚,抵制宗教的斗争就是一场抵制人类自由、表达各自思想、在社会中建设对话和正义氛围的斗争。中国和越南一样,共产党丧失了各种意识形态;极力试图挽救其因党员腐败和民众正义呼声所导致的一触即发的颠覆。被赶出了自己的土地的农民们、对污染忍无可忍的市民们、肆无忌惮的压制的见证们。就连印度的迫害中,尽管存在着强烈的印度教极端势力因素,但仍然是出于党派政治目的发起的。此外,还有土地纠纷,企图继续奴役皈依了基督信仰的部落民族以维护各自等级特权。获得基督信仰后,这些长期倍受压迫的群体终于看到了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新前景。由此便会发现,压制宗教意味着压制言论自由、抵制腐败的正义、发展和尊严。极力压制宗教自由权力的力量,旨在使自己的国家继续闭关自守、得不到经济发展、维护个别群体的垄断和利益。

2)伊斯兰世界与恐怖主义极端势力越来越拉开了距离。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科威特先后开放的几座圣堂、沙特阿拉伯与梵蒂冈的对话、印度尼西亚的温和派穆斯林团体站出来维护基督信徒的利益,便可以证实这一点。就连伊拉克的基督信徒也成为中东媒体讨论的话题,这些基督信徒是文化、发展、民族完整的源泉;他们有能力与东西方展开对话。失去他们,实在是一大损失。

3)世界民间社会将宗教自由视为建设和平的基础的需求日益强烈。只要想一想世界各地发生的支持缅甸僧侣、抵制中国打击藏独的示威游行便可以看出了。世界公众舆论有权力影响宗教自由的“恶性轴心”。而且,他们最终害怕的也只有这些。得益于国际社会对天主教徒的关注,越南河内当局既无法彻底铲除这一团体、也无法铲除他们的主教。印度尽管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屠杀和毁灭,但奥里萨邦政府终于迫于压力开始对基督信徒受到迫害事件展开调查。中国被迫恢复中断了多年的,同达赖的对话。民间社会十分清楚,宗教自由是其它自由的动力、保障了社会和平与秩序。

4)世界各国政府对宗教自由问题的关注越来越淡漠。因着“战略伙伴”和经济合同的名义,哪怕仅抵制一天北京奥运会都未能做到;对缅甸政府的无能为力;对印度暴力的沉默……充分展示出,世界各国政府越来越关注的是经济利益。全球民间社会更加稳固;使各国政府更加注重经济。我们担心,目前我们所看的全球性衰退,公众舆论与各国政府之间的分歧越来越严重。

这种局势充分表明,我们的新闻报道是十分重要的;关注基督信徒、佛教徒、穆斯林和印度教徒的命运是十分重要的:这将有助于世界舆论、有助于世界和平。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联合国称再过七年印度人口将超过中国
22/06/2017 13:04
智障女被关猪圈卖给北方农民为“妻”
14/10/2015
杜尚别和北京一起抵制非政府组织:应予以遏制
12/06/2015
教宗指出"主教职不是荣誉称号,而是服务"从而保障团体的信仰
05/11/2014
为自救中共迎保障宗教自由
19/09/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