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2020, 15.25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疫情大流行危机中的莫斯科胜利纪念日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没有胜利纪念日游行去纪念纳粹主义的失败。 唯一隆重庆祝的前苏联国家是白俄罗斯。 卢卡申科总统对这种流行病不屑一顾。 他被称为「自杀总统」。 在俄罗斯东正教教堂隐修士、主教和执事的死亡继续在发生。

莫斯科(亚洲新闻)- 5月9日是俄罗斯胜利日,纪念苏联军队进入柏林的那天,在美国人进入之后的第二天。 在苏维埃政权统治下,1945年的事件已被庄严铭记。 但是普京的俄罗斯表扬他们作为民族意识形态的基础。

作为这位「幸存」时代变化的最重要都市人之一,90岁的莫斯科尤文纳利耶(Pojarkov)省教士回忆:「胜利是我们了解历史的方式。」

今年,新型冠状病毒的悲剧,使俄罗斯人无法充份展示这种民族崇拜。 除了展示了退伍军人的照片、「不朽军团」的虚拟表现外,没有什么其他的纪念。 一些潜水的维权份子还把这些图像带到了俄罗斯的河流和湖泊的底部。

至少官方报导,俄罗斯现在已成为全球首批受大流行病影响的国家之一,感染病毒的总人数接近200,000,每天感染人数达10,000人,每天有100多人死亡。

今天唯一进行阅兵的前苏联国家是白俄罗斯。 卢卡申科总统 (Lukashenko) 继续对这种大流行病的危险表示完全鄙视,以至于有人称他为「自杀总统」。

实际上,面对过去几年来反复进行的政治「外交」企图,白俄罗斯人打算在俄罗斯面前展示自己的实力,俄罗斯试图将其「合并」为俄罗斯的「西部领土」。 卢卡申科也以这种方式获得竞选支持。 在8月9日的选举中,他打算超越对该国的统治30年。 选举委员会确定了日期,并答应「不需要西方观察员参加」的「自由和民主」选举。

同时,在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的危机正在剧化,应对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而导致的持续死亡。物理学学生德米特里·佩利彭科(Dmitrij Pelipenko)于2018年退学,专心加入隐修团体生活,他进入莫斯科附近的圣塞尔吉乌斯隐修院,但是病毒将他生命带走;因感染这种疾病,他住院期间从医院窗户摔了下来死亡。

在同一修院中,最近几天有4名教会人员因该病毒而死亡:修院教长尼古甸 (Nikodim)、伊格纳季 (hygeneum Ignatij)、执事卡利斯特(Hierodeacon Kallist),以及修院小区中最年长和权威的智者拉夫伦季(Lavrenti)。

在拉夫拉的170名隐修士中,有150名发现了这种流行病的症状。修院的驻诊医生后来成为隐修士,他也于5月5日去世,享年66岁的Igumen Tikhon(Barsukov)(照片2)。

5月7日,蒂洪主教(埃梅尔贾诺夫)在修道院领土上,为死者举行了葬礼祈祷仪式,葬礼不准公众参与(图1)。

在莫斯科以东300公里处的伊万诺沃,修院教长安昆洛西(Amvrosij)死亡(图2)。他曾在圣母献主会女修院服务,并且积极参与灵修社会传播牧民工作,并且是Radonezh协会(最活跃的东正教出版社)的神师,该协会早于1990年代「宗教复兴」已经开始运作。

5月7日,现年55岁的迪米特里执事(Dimitrij),在莫斯科圣达内尔宗主教区修院去世;隐修院的另外两名成员色勒芬 (Serafim) 和瓦拉基伊执事 (Varakhiil),他们都因为这种病毒而住院,两名隐修士被单独隔离在修院的房间。

5月8日,另外3位来自莫斯科的著名牧师被转移到深切治疗病房,即原住民德米特里·斯米尔诺夫(Dmitry Smirnov)(最活跃反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否认」宣传活动的人之一)以及弗拉基米尔·斯维什尼科夫神父(Vladimir Sveshnikov)和尼古拉·克列谢托夫(Nikolaj Krechetov)。

最响亮的「拒绝主义」传教士,季赫温斯克(Tekhvinsk)校区的扎哈罗夫(Aleksandr Zakharov)现在已经删除了他在YouTube上的所有消息和短片。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