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6/2019, 10.01
印度
發送給朋友

管雅神父:宗座外方传教会孟加拉传教的领航人

去年升为神父,在意大利服务过,也陪伴过印度街头儿童。「如此,我才学会了如何吸引年轻人:换位思考」。神父所属的机构派他前往巴格多格拉(Bagdogra)教区创立一个新本堂。「我独身一人,但是信仰和祷告予我以慰藉」。

巴格多格拉(亚洲新闻)- 孟加拉地区的传教事业是从年轻人的精神陪伴开始:这项任务由宗座外方传教会在印度的传教士管雅神父(Prasanth Kumar Gunja)负责。该神父今年刚刚32岁,去年刚刚升为神父。宗座外方传教会选择他称为「年轻人的精神导师」,为的是在巴格多格拉地区开辟一处新的传教地,并让宗座外方传教会再次回到孟加拉地区。

即使年轻,即使这项任务伴随有有很多疑惑和无尽的挑战,他还是欣然接受了。向亚洲新闻,神父证实:「我自己一个人,也深知有很大的责任。信仰和祷告予我以慰藉。然后,每次我看见当地农民和老年人艰难的前往教堂祈祷时,我内心无比震撼。我认为他们的信仰比我还要深刻」。

管雅神父叙述了在巴格多格拉教区头几个月的生活。在那个地区,最有名的是茶叶,但是挑战也无处不在:「晚上八点后,那儿就不再通车了,由于没有路灯,马路上一片漆黑。村落中随处可见大象和毒舌,如果你没有电筒,很有可能会掉下深坑或陷在泥地中。此外,老鼠到处乱窜,猴子和狗整夜吵闹」。他表示:「但是我很乐于这样的经历,因为这个本身就是传教的一部分,我也很乐于接受它。比如说,有一天晚上我去做弥撒,我们用手机上的电筒来照亮祭台。就在那一刹那,我突然感受到最早期传教士的生活,我也感觉自己是他们的一员。这些事情都鼓舞着不断向前」。

目前,管雅神父住在主教堂的本堂当中,也开始到周边村落不断巡视,因为宗座外方传教会准备在Kadu Banga村开拓新的传教站。1855年,该传教会在当地迈出了第一步,当时是在帕德玛河以北的,即是现在的迪纳杰布尔县(Dinajpur)(恒河在进入孟加拉国国后所采取的名称)。在1947年,英国拉杰分裂之后,宗座外方传教会所在印度的工作集中在南部的特伦甘纳邦和安得拉邦。

神父称自己为「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产物」。他从小就和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士们接触,如此一来,他也学习到了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历史和其他作为。他曾在泰米尔纳德邦的大学学习经济,之后有进修哲学与灵修学。25岁时,他来到班加罗尔帮助慈幼会工作,并且与街上儿童为伴。神父回忆说:「我们前往火车站,来帮助那些离家出走或被抛弃的儿童。比较大些的孩子,我们提供他们上技校或者帮助他们重新融入到家庭。我认为那年非常宝贵,因为它帮助了我重新认识到自己生命的意义所在。看到这些贫困的儿童,我不禁对自己说:『瞧,你现在以教友的身份来帮助他们,如果你成为传教士,可以更多的帮助到他们』」。

2013年,管雅神父进入到宗座外方传教会位于意大利蒙扎的修院学习。在学习的四年当中,他曾在米兰附近的圣若瑟堂区帮忙。「感谢天主」,神父说,「让我有唱歌、跳舞的天赋。如此一来,我能够更好的融入其他年轻人当中」。他还说:「想要和年轻人打成一片并不容易。尤其是今天,在西方世俗化严重的社会中,你不能简单的说『过来祈祷』,而是需要展现出其他的内容。我们需要进入到他们的思维当中,换位思考。谈到实际工作,我在意大利期间有利用舞蹈和歌曲,之后再邀请年轻人祷告和反思。在印度,情况也类似:由于年轻人周末都不参加弥撒,我周六回前往村落,带上音响,举办派对。然后,我再邀请他们祈祷,并聆听宗座外方传教会的历史。孩子们时常会惊讶,因为他们发现我与他们其实一样,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更加被拉近了。当我刚刚来到巴格多格拉的时候,人们都很吃惊,他们发现我的行为与之前的神父不一样,他们都说我与众不同。

在埃卢鲁进行了短暂的停留之后,神父前往浦那学习印度语,之后2018年10月,管雅神父来到大吉岭。他指出:「最开始,需要为Kadu Banga的本堂铺路,因为本堂覆盖了9个村庄380个基督教家庭。但后来,天主引导我留在了当地」。管雅神父还表示:「很有意思的事情时,不少儿童教会我当地的语言,现在我也能说得更加流利了。我经常访问不同的村落,谈论宗教外方传教会。在这些村落中,有不少种植茶叶的农民,但这些人都很贫穷,他们每天工作八九个小时,但只赚大概2欧元。每天最美的时候是晚上的祈祷,这些人都会到场」。

关于他的工作,管雅神父总结说:「我受到圣召称为传教士,不仅仅是要祈祷,宣讲天主圣言,讲授圣经,更要将我的生命奉献给天主。这就是每天鼓舞我的精神,我也乐在其中」。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伊斯兰极端势力日益嚣张,但平民百姓捍卫民主
11/02/2005
达喀尔市选举:基督徒支持人民联盟党候选人
16/01/2020 18:17
达卡,在沙特阿拉伯受虐妇女对所受酷刑提出控诉
06/11/2019 16:36
达卡:学生被杀是「沉默文化」的后果
10/10/2019 17:34
天主教歌手被授予「纳兹鲁音乐」奖,孟加拉穆斯林诗人
17/06/2019 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