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2020, 14.32
亚美尼亚 - 阿塞拜疆
發送給朋友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亚美尼亚推迟撤退行动几天,房屋着火了

阿塞拜疆发言人说,出于「人道主义」原因,亚美尼亚还有十天的时间撤离卡尔巴贾尔(Kalbajar)地区。阿格达姆(Agdam)和拉钦(Latchin)的撤离时间表保持不变。居民正在放火烧房屋,并移走坟墓以避遭亵渎。部署了俄罗斯军队来保护达季万克(Dadivank)修院,那里有三名神父。

埃里温(亚洲新闻/通讯社)- 亚美尼亚已经获得了十天的时间,在与纳戈尔诺-卡拉布赫接壤的卡尔巴哈尔进行疏散行动。根据签署的结束冲突的协议,该地区将与纳戈尔诺-卡拉布赫接壤,并将移交给阿塞拜疆。

阿塞拜疆政府发言人希兹梅特·哈吉耶夫(Hizmet Hajiyev)说,由于人道主义原因,阿塞拜疆政府同意将「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和亚美尼亚非法定居点撤离的截止日期推迟至11月25日」。他们从其他两个区(11月20日的阿格达姆和12月1日的拉钦)的撤出「未变」。

上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签署了一项协议,以结束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战争。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是亚美尼亚的一个主要地区,多年来一直为脱离阿塞拜疆而战。

对于分析师和专家而言,这笔交易代表了亚美尼亚的失败,也是土耳其和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Recep Erdoğan)的战略性胜利,他们因此可以成为南高加索地区的主要参与者。

上周,东方天主教宗主教在贝克克(Bkerké)会议结束时发表了演说,呼吁「真正的和平」

在1990年代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之后,卡尔巴哈尔、阿格达姆和拉钦是亚美尼亚部队建立的保护性屏障的一部分。

阿塞拜疆人返回的前景促使卡尔巴哈尔人口大量外流。

在离开之前,许多人放火烧毁房屋,以防他们最终落在阿塞拜疆手中。一切可以移动的东西,从门到窗户,从衣服和家具,到产生电力的变压器,都被带走了。

今天早晨,查勒克塔尔(Charektar)看上去像个鬼村,业主在出逃前自行烧毁了数十栋房屋,流浪狗被遗弃,这是唯一仍在该镇街道和广场上空荡荡的房屋。

一名男子说:「这是我的房子。我当然不能把它留给土耳其人」,这就是亚美尼亚人所说的阿塞拜疆人。

他说,当地人认为可以找到解决方案,但「我们知道,当他们开始拆除水力发电厂时」。

「今天,每个人都会烧毁他们的房屋(......)我们必须等到午夜才离开」,然后再这样做,「我们还搬走了父母的坟墓」,因为「阿塞拜疆人将有机会亵渎他们的坟墓,这实在难以忍受。」

几天来,俄罗斯士兵一直在道路上驻扎,以监视疏散行动并在一些敏感的地方巡逻,例如建于11世纪至13世纪之间的邵武勉区(Shahumian)地区的亚美尼亚礼拜堂达季万克修道院。

修院建筑群位于海拔1,100米处。它是由达陡(Jude Thaddeus)的门徒圣达陡(Dadi)创立的。近年来,对它进行了修复以保留包含主教座堂的石头结构。

修院现在开放给最后的朝圣者。鉴于紧急情况,匆忙安排了12名年轻妇女的洗礼。里面还有三名亚美尼亚神父,包括团长霍伊尼斯(Hoyhannes)神父,他说:「这个地方由俄罗斯士兵守卫。」

该建筑物仍然是「亚美尼亚使徒教会的财产」,教友「将能够继续来这里祈祷」。

但是,亚美尼亚政府对它独特的历史,宗教和文化遗产的命运感到担忧,尽管阿塞拜疆保证要保护自己控制的领土上的礼拜场所。

神父指出:「人们失去了亲戚和家园。他们也不想失去达迪万克(.....)我们必须为保护我们的修道院祈祷。」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十字架的绊脚石;关怀受造物
30/08/2020 15:01
教宗指出:宗教所传达的信息是慈悲永远都不能为暴力找借口
03/11/2016 17:19
伊拉克政府军进驻摩苏尔东部地区
02/11/2016 10:57
平壤向东部海域成功发射三枚弹道导弹
19/07/2016 10:03
第一位天主教徒政府部长普莫德·曼坚去世
11/05/2016 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