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6/2018, 17.50
印度尼西亚
發送給朋友

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有13位司铎和3位执事领受圣秩圣事(组图)

作者 Mathias Hariyadi

这些新晋圣职人员当中包括四位达雅克部落民,婆罗洲大岛上以基督教为大多数的土生民族。嘉布遣会迎来了八位弟兄。耶稣圣心会则有了五位新司铎。在天主教为极少数的廖内省只有一个很小团体,历史性地举行了一次领受执事圣秩的仪式。

雅加达(亚洲新闻)— 过去两周,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Sumatera)和加里曼丹(Kalimantan)[编者注:婆罗洲(Borneo)的印尼部分] 偏远地区的天主教团体庆祝了13位司铎和3位执事的圣秩圣事。

2月13日,在西加里曼丹的桑高(Sanggau)教区巴莱卡拉尬(Balai Karangan)的使徒圣保禄教堂,举行了三名嘉布遣会神父的晋铎礼仪。在没有当地主教的情况下,新当(Sintang)教区的斯仃(Samuel Oton Sidin)蒙席与坤甸(Pontianak)教区的荣休主教赫布崩(Hieronymus Herculanus Bumbun)蒙席一起主持了仪式。此次晋铎的是三位达雅克(Dayak)部落民,这个部落是婆罗洲大岛上以基督教为大多数的土生民族。在讲道时,斯仃蒙席勉励他们通过无止境的祈祷来忠于天主,并邀请在场的数千信众支持他们,如果他们远离了司铎道路的话要“唤回他们”。几天前,嘉布遣会还在北苏门答腊省的先达(Pematang Siantar)迎来了其他五位神父的晋铎礼。

同一天,也是在西加里曼丹省,吉打榜(Ketapang)主教普拉普迪(Pius Riana Prapdi)蒙席在巴莱贝库阿卡(Balai Berkuak)的圣马丁教堂主持了米德(Bonifacius Mite)领受执事圣秩的仪式。从吉打榜前往这个偏僻的村庄,需要乘车乘船花四个多小时的路程,通过湍急的河流。教区的一位志愿者金平(Kimpin)对亚洲新闻通讯社介绍说,这位新执事来自East Nusa Tenggara省的“天主教”岛Flores,“是八个孩子中的老二,他搬到这里来上高中”,他说。

2月7日,耶稣圣心会的五位司铎在南苏门答腊省(苏门答腊岛)的首府巨港(Palembang)晋铎。他们来自全国的不同地区: Hendrik Ardianto神父、Andreas Sudi Novianto神父、Juspani Lase神父、Emilianus Estrodimas神父和Antonius Tugiyatno神父。当地的一位神父格拉那(Titus Jatra Kelana)说,晋铎仪式在圣方济沙雷士教堂,由总主教苏达索(Aloysius Sudarso)主持,有百多位司铎和大约一千名信众参加了仪式。

巨港总主教区受一些传教修会的支持,在一个沼泽地区开展牧灵工作,面临着诸多挑战。德沙雷士(Frans de Sales)神父表示,在前不久的圣诞期间,他得要穿越大片棕榈树种植园和泥泞的道路,才能去与当地的天主教徒见面。这位神父同时也是教区社会传播委员会的负责人,他说:“尽管要花几天的辛苦旅程才能到达这样偏远的目的地,但我很高兴将至圣圣体带给这些远方的信友。”

在苏门答腊岛上的廖内省(Riau),天主教徒是很一小部分人,历史性地举行了一次领受执事圣秩的仪式。在杜迈(Dumai),圣方济沙勿略堂区的团体一起庆祝了保罗·辛纳巴里帕(Paul Sinabaripa)成为执事,弥撒由巴东(Padang)主教斯图莫朗(Martinus Situmorang)蒙席主祭。廖内省和西苏门答腊一样属于巴东教区,它的穆斯林居民比例(97.4%)是印度尼西亚的第三大省。它还包括明托威群岛(Mentawai),距离苏门答腊海岸需要10个小时的渡轮航程。这些数量众多小岛上的人口主要是基督教徒,圣方济沙勿略会的神父们牧养照顾着这些信友。

2月4日,在西加里曼丹省孟嘉影(Bengkayang)县的安巴旺(Ambawang)地区,坤甸总主教阿古斯(Agustinus Agus)为一位名为Matius的达雅克部落民主持了领受执事圣秩的仪式。他来自一个身份卑微的新教家庭,在进入山口洋(Singkawang)市的Nyarumkop小修院之前,他曾在一个当地教区当过帮手。在青春期时,他不愿听从父母让他当一个农民的建议,2005年,Matius来到了坤甸上中学,一个天主教家庭接纳了他。第二年,这个年轻人要求领受圣洗。

Maria Seba修女合作撰写了本文)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