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8/2019, 16.04
俄罗斯-阿富汗
發送給朋友

莫斯科与塔利班就控制鸦片路线和中亚贸易进行会谈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阿富汗武装分子是ISIS的激烈反对者。2018年,一些圣战分子借助美军得以幸免于其攻击。塔利班还控制着与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接壤的地区,从而监视土库曼斯坦和印度之间的天然气管道。乌兹别克斯正在规划一条从喀布尔一直到印度洋的铁路。

莫斯科(亚洲新闻)- 最近几天,为了寻求和平解决阿富汗局势的方案,塔利班运动的代表(实际上他们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不法分子)出席了在俄罗斯首都举行了一系列官方会谈。这已是塔利班代表团第三次访问莫斯科;前几轮谈判分别于2018年2月和11月举行。

在抵达莫斯科的代表团中没有阿富汗合法政府的代表,因为塔利班并未同意与他们谈判。阿富汗政府领导人努尔(Atto Muhammadi Nour)将军亦随代表团前往,他表明,双方对话意愿很高。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j Lavrov)参与了谈判过程并表明了俄罗斯的立场,所有外国军队都应从阿富汗撤离。在这方面,俄罗斯的利益与塔利班的完全相符,后者指出,与美国在卡塔尔进行的谈判是关于美军具体何时计划从阿富汗撤军。塔利班希望达成一项中期协议。

俄罗斯与塔利班保持直接对话是非常有利的,因为他们在阿富汗境内与ISIS国际恐怖主义组织(这也是被俄罗斯联邦所禁止的)展开激烈的战争。2018年,塔利班发动了彻底的进攻,随后他们宣布该国北部的伊斯兰国飞地已彻底被摧毁,尽管部分恐怖分子成功借助美军得以逃脱。塔利班正在积极打击毒品业,俄罗斯也被卷入其中,因为这是贩运者最为垂涎的市场。塔利班于2000年便禁止种植用来生产海洛因的罂粟。这样一来,在塔利班控制的领土上,已几乎停止种植罂粟,全球海洛因的销量亦下降了65%。但在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垮台后,鸦片产量急剧增加。这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共同利益关系促使了莫斯科与塔利班直接对话。

不久前,在与阿富汗政府军进行战斗后,塔利班占领了巴达赫尚北部的Argandzh-Khwa区,与塔吉克斯坦接壤。因此,阿富汗内战已走近与中亚各共和国。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边界上的部分地区,如巴达赫尚及昆都士已被武装分子接管了一年多。此外,塔利班曾抵达Bairah省海拉潭,与乌兹别克斯坦边境毗邻。

与阿富汗接壤的共和国将面临一个全新局面,因为邻近地区并不受政府部队控制,而是由塔利班控制,他们被许多国家视为恐怖组织。由于土库曼天然气将通过「土库曼斯坦 - 阿富汗 - 巴基斯坦 - 印度」这条线路,并且穿过即将完工的阿富汗境内主要天然气管道,因此,武装分子尤其驻扎在与土库曼斯坦接壤的边境地区。塔利班有意占用原本打算铺设天然气管道的一块土地。他们因此期望从以上地区获得红利,目前,他们正在天然气管道附件地区建设长期基地。政府军无法充分保证该项目免受威胁,其中包括当地部落及ISIS的攻击。他们没有足够的军力及手段这样做,而塔利班则一样,他们完全能够胜任这项任务。乌兹别克斯坦也在努力与塔利班建立直接对话,并促使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在塔什干会见了一个代表团。去年,塔利班代表团已先后两次对塔什干进行了访问,今年,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代表与他们在多哈卡塔尔会面。乌兹别克斯坦正与塔利班就乌国在阿富汗的项目安全保障问题进行谈判,尤其是铁尔梅兹 - 马扎里沙里夫铁路。计划将该路线扩张至赫拉特和喀布尔,并有朝一日贯穿巴基斯坦和伊朗,从而创建一条连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与印度洋沿岸的新型工业市场路线。
塔吉克斯坦是所有中亚共和国中最濒危的地区。一些重要的贩毒路线便经过塔吉克领土,这也加剧了所有现存的问题。杜尚别正竭尽全力使其境内局势正常化,但到目前为止,它并未直接参与到与塔利班的谈判中去,并让俄罗斯采取主动。若因贩毒路线爆发全面冲突,将会是俄罗斯承担最具破坏性的后果。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六突厥语国家共享一个商会
02/08/2019 11:08
二十五年后终于有了(真实的)人口状况统计资料
11/02/2015
又一名耶和华见证成员被判劳改
18/05/2012
土库曼女性无权学习神学
08/10/2010
土中输油管线令莫斯科恼羞成怒
17/12/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