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7/2020, 11.49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莫斯科,祈祷与过失:新冠病毒时期的基督教仪式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基里尔宗主教坐在豪华轿车上进行了「净化游行活动」,为首都的大街小巷洒圣水。只有少数教堂保持开放。沃洛格达的朝拜圣像活动不会被取消。人们坚信祈祷可以驱除身心的邪灵。天主教徒和新教徒更加谨慎。佩奇总主教:新冠病毒不是天主的诅咒,而是天主提醒我们有多么脆弱的一种方式。

莫斯科(亚洲新闻)- 一周前,莫斯科基里尔宗主教(Gundjaev)几经考虑后决定呼吁东正教徒不要去教堂,并由各位主教来组织隔离事宜。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已下令该地区的州长自行实施有关预防措施。近日,基里尔宗主教在一辆豪华轿车和四辆备用汽车的护送下进行了「净化游行活动」,为首都的大街小巷洒圣水。

俄罗斯各地均举行了类似仪式,并使用各种工具进行游行洒圣水活动:汽车、直升机、轮船及飞机,并敲响教堂钟声。教堂并未真正关闭,但堂内空无一人。最明显的立场是普斯科夫都主教季洪(Ševkunov)所采取的,他也被称为「普京的神师」,他对教宗方济各以及意大利和其他国家天主教会做出的严厉决定表示赞扬。多年来,他一直在东正教会内部纠纷中扮演基里尔宗主教的反对派,此次,为体现他与基里尔宗主教的不同之处,都主教季洪对普斯科夫的信徒说:「坚持要求众信友在家中祈祷,而圣体则将在弥撒完毕后分发…让我们效仿乌克兰、传统信徒教会、意大利及欧洲教会的经历」(图1,普斯科夫的三一教堂)。

只有少数教堂保持开放。只有严重的精神需求的信徒方能进入,但要求老年人和出现症状的人留在家中。神父会分发预先祝圣过的圣体,这在东正教传统中并不常见,除四旬期期间之外。为保存预先祝圣过的圣体需要晒干在酒中浸泡过的面饼,圣体柜已被改制成更多用途;信徒需要使用已消毒的或一次性勺子领取圣体。

在普德科夫教区教堂之一,即Dedovichi的天主之母护佑教堂,本堂神父Protoierej Dmitrij Vasilev(图2)向Svoboda电台记者们解释,「一旦人们变得骄傲自大,便会更加容易被感染;我们必须摘下头上的骄傲之冠,对上主心存希望,并不奢求他创造奇迹。我们决不能认为自己配得上奇迹,并试图诱使天父」。

欧洲俄罗斯北部的匈牙利-芬兰城市沃洛格达的神父则看法不一。截止三月底,他们仍在继续朝拜放置莫斯科主保圣母遗髑的圣像(被称为的「斯大林之子」),并得到了刚刚满40岁的年轻都主教伊格纳季(Degnatov)的降福,他想借此证实信仰的力量能够战胜疫情。截止4月7日,圣君士坦丁与圣艾琳娜教堂一直展示圣像遗髑,多次举行阿卡教的圣母祈祷活动,并以撒圣水的仪式驱除身心的邪灵。每周六晚上举行的常规礼仪上唯一采取的预防措施是采用棉棒而不是刷子进行付油。

相较东正教弟兄,俄罗斯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则显得更为谨慎。莫斯科天主之母的意大利籍总主教佩奇(Paolo Pezzi)在三月发布了一封信函,提醒人们「新冠病毒不是天主的诅咒,而是天主提醒我们有多么脆弱的一种方式」。并未全部取消所有弥撒圣事,建议信友留在家中诵念玫瑰经,并在仪式期间采取严格的预防措施;若不是手领圣体(因为这在俄罗斯并不常见),便要注意切勿触碰领圣体者的嘴唇。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必需立刻停止并对神父的手进行消毒。

(芬兰俄罗斯地区)Karelia的路德教会主教亚历山大·库兹涅佐夫(Aleksandr Kuznetsov)要求信徒们留在家中,关闭向众人开放的教堂,牧师可举行「无信徒」礼拜。他再次提醒:「不参加教堂活动不会使我们失去天主的救恩,他会聆听子女的祈祷并治愈他们」。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罗兴亚基督徒:遭绑架的基督教家庭,被皈依的未成年女孩
04/02/2020 14:42
主教和神父不幸去世。基里尔宗主教要求服从防疫措施
29/04/2020 13:20
莫斯科,与现场屈指可数的及线上信友一起庆祝复活节
20/04/2020 10:35
莫斯科,疫情期间的东正教复活节
16/04/2020 13:23
考克斯巴扎尔罗兴亚人:若新冠病毒肆虐那将是一场灾难
06/04/2020 1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