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8, 16.34
印度
發送給朋友

获慈幼会士协助的年轻女子,梦想开设长者之家

作者 Gaddala Mary Venkulamma

这名22岁的女子,住在特伦甘纳,她目睹父亲虐待母亲。她的同父异母兄弟强迫她在棉田工作。维杰亚瓦达的慈幼会士提供教育,给了她新的生活。

维杰亚瓦达(亚洲新闻) -  加达拉(Gaddala )是一名22岁的女子,居住在特伦甘纳。她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强迫她采棉花,不想她完成教育。他们吩咐她做的,只要她都做好,就不会触怒他们,母亲也不会受到父亲虐待。

加达拉很能干,具有天生的科学天赋,她总是班上的优异生。最后,在鲍思高慈幼会士的帮助,她设法拯救了自己,现在梦想为长者开设一个家,因为没有人应该忍受母亲的悲惨命运:在没有人照顾下度过余生。

多默·科西神父(Thomas Koshi)是全国鲍思高年轻人论坛总监,他转述加达拉的故事:

我的名字是加达拉(Gaddala Mary Venkulamma),我于1996年6月10日出生在克里希纳区(安得拉邦)的戈萨维杜村。我的母亲是我父亲的第二任妻子,他本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我的母亲来自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她的父母同意将她交给一个丧偶的男人。我的父亲经常喝酒,并通过折磨和身体虐待向母亲使用暴力,我只是这种虐待的沉默见证人。

2007年4月19日,我父亲死于心脏病。他的猝逝震惊了我们。那时,我正在上泰卢固语政府中学,我不是一个聪敏的学生,但是当父亲去世时,我才意识到我是唯一可以照顾母亲的人,当时母亲已经出现因遭受折磨导致的肾脏问题。

这成为我努力学习的动力,我一方面工作,一方面读书,又取得邦政府社会福利女孩宿舍。这对我和母亲是一个非常快乐的时刻。宿舍是免费的。我必须利用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努力学习。最后,我通过了8级考试,得分为91%,名列前茅。我获颁赠奖状和奖学金。

快乐的时光没有持续多久。虽然我们都是一家人共同生活,在父亲去世后,我和母亲也从未真正被视为家庭成员。我们有一小块土地,我们种植棉花。考试结束后,我的同父异母兄弟决定我要工作并阻止我上学。那时,我考上理工学院,但他们不理会。我别无选择,只能服从和工作,失去了宝贵的一年学习。

校长和老师都想知道我在获得好成绩,为何又不上课,开始了解我的家庭背景,但他们也无法让我摆脱我同父异母兄弟的枷锁。最后,我决意与母亲交谈,告诉她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上学。我联系了校长,校长向我介绍了克里希纳区儿童福利会科希神父,他不假思索立即带我去了维杰亚瓦达儿童之家。我最终完成了计算器研究课程。

后来我选择去工程学院,在课程结束时,在2018年6月,我的分数为81%。不幸的是,母亲去世了,我的兄弟们仍在试图隔离我,但这次我在慈幼会士的帮助下逃脱了。

今天,我住在海得拉巴一个亲戚家里。我正在寻找机械人工作,同时,我是一家餐馆的收银员。这份工作让我在这样一个艰难的世界中谋生。

最近几天,我收到了一家公司面试邀请,我希望顺利。虽然工作是生存必需的,但我内心有一个渴望。自从我母亲去世以来,我一直在考虑它,当我在大学时,无法照顾她,就在她最需要的时候。这个梦想是开设一所老人之家,这样就将没有人再于孤独无人照料下度过余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