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3/2020, 17.37
伊拉克
發送給朋友

萨科枢机:不仅礼仪会因新冠疫情产生改变,人们也会更加团结

作者 Louis Raphael Sako*

萨拉枢机所接受的采访导致神职人员与加色丁礼信徒发生争议,加色丁礼宗主教随即介入干预。圣礼部部长神对在线弥撒提出批评,其原因是司铎看向摄像头,而不是天主。这些只是「暂时性的」变化不必为之「震惊」。象征着基督身体与宝血的「饼和酒」仍是弥撒的核心。

巴格达(亚洲新闻)- 教会为遏制疫情扩散采取的一系列「临时性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礼仪,但主教及司铎不必为反对性言论「感到震惊」。加色丁礼宗主教萨科(Louis Raphael Sako)枢机致函信徒并如此写道,这封信函也被发送至《亚洲新闻》,其中他深入探讨了圣座礼仪及圣事部萨拉(Robert Sarah)枢机的采访内容

非洲枢机主教的言论在加色丁礼教会高层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其中一些章节对当前举行弥撒的方式提出了批评。例如,举行在线弥撒期间司铎是看向摄像头,而不是天主,以及手领圣体,司铎甚至还戴着口罩和手套。宗主教萨科回顾说,即使是在斋月期和开斋节这样的特殊时刻,伊斯兰教也改变了传统礼仪。全球疫情加强了「人类团结」,对于活在恐惧之中的人们来说,在网络和社交媒体上直播弥撒是一种「安慰」。

以下是萨科枢机的信函内容:

Daily compass在网站上发表了天主教会圣礼圣事部部长萨拉枢机的阿语版采访内容,这在我们司铎中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由于无法确认这次采访的可靠性,以及它在我们神职人员中造成了一定的混乱,我想澄清以下几点:

因新冠疫情扩散而产生的变化是暂时性的:「居家隔离」与「社会距离」等政策导致团体祈祷及弥撒暂停举行。人们只能居家远程工作,学生也继续上网课,而信徒则在家祈祷。所有宗教都面临类似情况:即使在斋月期和开斋节期间,伊斯兰当局也暂停了清真寺的团体祈祷活动。

全球疫情使得人们更加团结一致,积极与个人及社会生活中的磨难作斗争。我们从医生、司铎、志愿者和服务人员的奉献精神中便可看出这一点。

在线直播或电视转播弥撒都是为帮助信友参加弥撒的方式,这对于活在恐惧中的他们来说不仅是一种安慰,也使其重拾信心。人们尊重这种参与方式:我们能从信友的评论中感受到这一点。他们渴望去堂区领圣体。他们将这种非凡的经历看作帮助他们更加靠近基督与福音精神的契机。新冠疫情危机中这种必要的改变与超市毫无关联。我们关注我们的司铎,并悉心维护与他们及其神师的关系。

在宗主教府教堂内,我与四名修女、两位辅理主教、一位神父一同举行弥撒。弥撒就是我们日常生活的核心,我们迫切希望参与弥撒:它使我们内心充满了信仰、信心和喜乐。我们不看摄像头和屏幕,而是仰望饼和酒,圣神会通过我们的信仰和祈祷将其转化为基督的身体和宝血。在电视中与我们一同参加弥撒的信友也虔诚地祈祷,与我们一起歌唱圣诗,欢呼吟咏,并一再表示渴望领圣体。这是一种非常积极的精神,教会必须好好使用它,并重新审视举行圣事的方式。没有人否认圣体圣事是天主对我们的恩赐,但利用这份恩赐与全球疫情所带来的困境息息相关。这些困境为信徒创造了祈祷的生活!

基督的临在便是圣事的临在,这是借助教会的信仰和圣神的威能,而非物质性存在。

司铎的身份及其精神并不是预演过的魔术,而是经过终身培育而成熟成长的信仰和信念。这是主教的责任。手领圣体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教会的古老传统:许多教父都曾有谈及,例如圣以法莲,而大多数东正教教堂都遵循这种做法。 当然,必须尊重领圣体之人的意愿,但司铎也必须遵守一些预防性措施。肤浅地解释这些措施并不是什么壮举或英雄主义。

教会为遏制疫情扩散采取的一系列「临时性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礼仪,但基于以上原因,我要求我们的主教与司铎不必为反对性言论「感到震惊」。全球疫情结束之后,教会必须怀着信心、意愿和清晰的眼光审视这些问题,帮助信友解决他们的疑问、论点,吸收、消化它们,并日常生活中活出自己的信仰。

*巴格达加色丁礼宗主教兼伊拉克主教团主席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恰蒂斯加尔邦:在隔离和敌对中开展Bhanria的传教使命
07/07/2020 17:13
马龙尼礼宗主教:开放中立的黎巴嫩,反对分裂和暴力
07/07/2020 16:22
达卡,穆斯林志愿者埋葬因新冠病逝的基督徒(视频;照片)
06/07/2020 15:58
加强基督教徒的身份和加色丁文化:扎胡新任主教面临挑战
03/07/2020 16:07
早已预知的全民公投结果。列夫神父和天主圣意
02/07/2020 1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