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6/2009,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警方全面封锁三名自焚者消息

三名自焚者的身份、原因都没有公布。可能是为了侵犯人权。昨天,深圳一名被剥夺工资的下岗工人自焚。维权分子王贵兰被剥夺治疗权,面临死亡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中国当局全面封锁三名在首都北京自焚者的消息。昨天,三人在距离天安门广场一公里处的长安街和王府井交叉十字路口处的一辆汽车里自焚。

       一名五十九岁男子和一名五十八岁女子正在著名的北京烧伤科专科积水潭医院接受治疗,伤势严重但没有生命危险;另外一名男子的情况不详。据目击者介绍说,此人很年轻,被警方带走。打着三面红旗、悬挂外阜车牌照的汽车,在交通警要其停车接受检查时纵火。警察立即将三人从车里拽出,车辆爆炸。

       据新华社援引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官员的话报道,“三名自焚者均为上访者,分别为两男一女”。当局没有提供进一步的情况,如身份、自焚理由等。证人表示,其汽车悬挂着新疆的牌照、三人似乎是维族。

       此类抗议权利遭到有系统侵犯的极端行为,在中国屡见不鲜。许多人将公开自我了断视为严正拒绝忍受他人强加的不公正和暴力;警醒所有人关注某些人应受到谴责的行径。过去几年里,十几人在天安门广场纵火自焚。二OO六年七月二十日,江苏民工王从安在几百名游客面前点燃汽油自焚,后被救。事发前,王从安在河北省苑安建筑工地打工,连续几个月没有拿到工资。到北京讨说法,又石沉大海。此前,一对被无端赶出自家住房的老年夫妇自焚。此外,许多被拖欠工资的民工、厌倦了多年上访无果的老百姓,常常会出于无奈而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

       但是,昨天发生的这起自焚时值几大重要活动之际——再过几天,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即将召开;临近达赖武装暴乱失败五十周年、六四事件二十年、法轮功十年和新疆解放六十周年。

       昨天,Welluxe Technology and Manufacturing辞退、且没有拿到一分钱的深圳工人方东雷自焚。他的妻子李新霞告诉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与公司的管理人员再次交涉无果后,方东雷在他们面前将自己点燃。目前,身体烧伤面积达55%的小方正在医院中抢救。一旦幸存下来,等着他的还有巨额医药费。小李告诉记者,“公司的人仅在医院放下八千元人民币就走了,他植皮还需要很多钱呢”。

与此同时,“捍卫中国人权”报道,去年八月被劳改的维权分子王贵兰因被剥夺治疗权可能面临死亡。二OO一年,王贵兰在湖北恩施的商铺被收缴,却没有得到补偿费。多次上访没有任何结果后,她选择了自焚以示抗议。接下来,她全身心地投入维权工作,帮助人们向当局投诉住房和土地遭到野蛮暴力非法征占的情况、公开揭露地方官员的腐败和暴行。二OO八年,因接受外籍记者的电话采访被以“骚乱公共秩序罪”为名逮捕,判处十个月的劳改。现在,她被烧伤的伤口感染化脓、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但是,当局拒绝其保外就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