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0/2020, 20.58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谢尔盖神父: 照顾人的灵魂和肉身(照片)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该位东正教神父当医生已经几十年了。苏联时代镇压结束后,他是第一批被祝圣为神职人员的信徒。他曾经两次中风,今天仍然穿越俄罗斯进行演讲,并寻找志愿者来帮助医院的儿童病房。

莫斯科(亚洲新闻)- 三十年前,位于乌拉尔山脉附近的乌法教区(巴什科尔托斯坦共和国)谢尔盖·巴克拉诺夫神父(Sergey Baklanov),曾担任俄罗斯民防局地方部门的护理人员。

他成为神父后,两次中风,被迫再次学习走路。这促使他在乌法癌症中心的「纾缓䕶理」病房工作,在那里建立了新的纾缓䕶理治疗系统。

2014年3月,谢尔盖神父(Sergey)主持了他的一名代女的葬礼,这位年仅16岁的波琳娜(Polina),经过四年的战斗,死于肉瘤,之后他坐在厨房的餐桌旁(俄罗斯传统的自省环境),写一封信给巴什科尔托斯坦共和国总督。「在我们共和国,没有对儿童的真正纾缓䕶理治疗 (palliative care);我们没有帮助他们应对痛苦。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的心被撕碎了,不得不写给你。」

尽管有残障,但谢尔盖神父已有15年的时间,每星期探访病人,他继续在全国各地巡回演讲并组织志愿者。他向媒体《Pravmir.ru》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说他第一次进入手术室,是在14岁的时候,当父亲住院了。

年轻的谢尔盖,看到一个准备接受阑尾切除术的女孩的吟声,问医生她是否不需要更多麻醉药。后者告诉他:「她没有痛苦;她只是害怕。你和她说话。」女孩请他握住她的手,她用力挤压,留下指甲痕迹,但手术进展得很好。

那是1980年,在共产主义结束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检查之后,谢尔盖决定仿效他的妹妹成为护理人员,然后是一名医生,最后是一名神父。

1980年代后期,谢尔盖的头发像嬉皮士一样,长着长发束起马尾,并与他的朋友一起对印度和中国的哲学感兴趣。在一次聊天中,一位大学物理教授告诉小组:「您正确地问自己一个问题,因为人不仅是肉身,而且还是灵魂;我们不必说得太深奥,而是在家也懂得。年轻人问:「在哪里?」教授指着天主之母助佑教堂,他们在下个主日便一起去了那里。

这位物理学教授最终辞去了工作,穿起了隐修士的长袍,今天他是卡门斯克-乌拉尔斯基埃普奇里教区的主教梅菲迪(Mefody),是宗主教区戒毒协调中心主任。

那些年轻人帮助移除了教堂的椅子,而教堂至今仍被用作电影院,而那些青年成为他的堂区教友。谢尔盖是1990年代第一批受祝圣的司铎之一,他被莫斯科圣蒂空东正教大学人文学院录取,并通过函授学习。

为了避免媒体曝光,谢尔盖神父要求「在乡下」服务,那里的所有教堂都必须归还或重建。 1992年,他成为Russky Yurmash(距乌法约15公里的一个村庄)的堂区主任神父,在那里他重建教堂,了献给Sarov的圣色辣芬教堂,至今仍管理该堂区。

东正教神父经常需要第二份工作来养家。谢尔盖神父被当地的民防部门聘请为医生,为那些在公路事故中丧生或被埋在雪中的人们,使生命受威胁的人脱险,或帮助溺水的人再次呼吸。

每次成功的事迹发生后,谢尔盖神父高兴地告诉他的同事「这是天主的恩典」。许多人要求他写书,并提出书名:神父救世主的日子。

第二次中风使他的左臂瘫痪时,他仍然很高兴「至少右手仍然可以划十字圣号」。40年后,他似乎没有希望康复,但他康复了,训练自己用左手拿着祈祷书,即使他现在患有多发性硬化症。他的动作很困难,说话时面部样子歪扭,而他却与癌症病房的孩子更好地交流。「为了减轻他们的痛楚,我会戴上小丑的鼻子。」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Fr. Sergej Baklanov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