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9, 17.30
黎巴嫩
發送給朋友

贝鲁特,「黎巴嫩人民」在游行中诞生

作者 Pierre Balanian

从提尔到特里波利,奈拜提耶至巴勒贝克,贝鲁特至西顿,各处多处爆发反政治人物的游行活动。我们皆是手足:基督徒、穆斯林、逊尼派、德鲁兹人、亚美尼亚人、阿拉维派...认信主义是死的”。「分裂我们的政治人物却是已同流合污来偷窃我们」。萨阿德·哈里里与吉卜兰·巴希尔所做的努力。来自真主党哈桑·纳斯鲁拉的威胁。黎巴嫩力量的所有部长均已辞职。拉伊宗主教要求宣布「经济紧急状态」。

贝鲁特(亚洲新闻)- 现在我安心地死去了:「我终于得以见到黎巴嫩人民诞生」。首都基督教区阿什拉斐叶一名79岁的老者安多尼(Antoine Abi Lama’a)这样告诉《亚洲新闻》。他接着说,「黎巴嫩人民自建国以来从未真正团结过;每个人都数十年如一日地自我封闭在各自的宗教团体内,并对他人及其他宗教信仰心怀恐惧和不信任。而如今,贫困、不公及其他那些偷窃的执政者使我们在痛苦中团结一致。我们同在一条船上,他们已无法利用对他人的恐惧来分裂我们,而那些分裂我们的政治人物则已同流合污来偷窃我们。所有黎巴嫩人终于团结一致了」。

对于所有了解黎巴嫩的人来说,这种超越政党、民族、宗教的团结令人感动,并因此威胁到了在此统治已长达一个半世纪,且代代相传的政治氏族。

与此同时,自发的民间起义仍黎巴嫩各大城市在继续发酵,从提尔到特里波利,奈拜提耶至巴勒贝克,贝鲁特至西顿,人们占领了主要街道、广场并到处封锁道路。毫不夸张地说,全体人民都站出来了,这是该国历史上人们首次团结协作。只有黎巴嫩国旗在空中飘扬,没有任何外国或政党的其他标志或徽标。

政客的反应胆怯:昨日,总理萨阿德·哈里里(Saad Hariri)与外交部长吉卜兰·巴希尔(Gebran Bassil)提出需要一些时间来实行改革。但示威者坚持“所有政界人士都必须离开、被逮捕、处决并移交从国家偷来的钱。

真主党秘书长哈桑·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的威胁亦是徒劳,昨日,他说,即使民众的要求是正确的,但时机却不对。虽未指名道姓,但他却指出瓦利德·琼布拉特的政党是造成该国政治僵局的原因。

德鲁兹领导人即刻对此作出回应:「纳斯鲁拉无权指责我应为此负责,我们必须共同努力,挽回局势」。

纳斯鲁拉随即在其发言中威胁到:「真主不想真主党走上街头,因为如果他们这么做了,他们将会布满各地,他们也不会撤离,除非获得所需的东西」。

纳斯露拉还警告说,可能出现的权力真空将对该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最后这将是浪费时间。因为那些掌权人最终还是会一如既往的重返政权。他建议抗议者不要接受当事方的操纵,不要掠夺,并尊重所有人。

另一个新消息是:黎巴嫩人要求建立一个世俗、非宗派的国家。 在叛乱的第三天,这里不再有路障阻拦和轮胎起火,取而代之的是窗帘,桌子和水烟燃烧。 如今,游行示威活动已经遍布全国各地,人们载歌载舞表明团结一致,以至于让游行成了狂欢舞会。他们到处唱歌跳舞,并挥舞黎巴嫩国旗,每个人都在重复:「我们是共同体:不论是基督徒、穆斯林、什叶派、德鲁兹、亚美尼亚人还是阿拉维派……认信主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一位来自西顿的逊尼派人士表示:「之前,都是政治人物使我们分裂了。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都像今天一样生活在一起。但为什么近几十年来他们让我们彼此对抗?」。

昨天晚上11点30分,基督教黎巴嫩军队总书记萨米尔·吉亚加(Samir Geagea)宣布了他的部长们从政府辞职的消息。示威人群表示,这只是第一步,实际上所有政府官员都要辞职,首先是该国总统。人们说,「这些人都要从政府转移到监狱」。

昨天,警察逮捕了一些抗议者,因为他们从一家奢侈品商店偷走了鞋子。人们指责警方控告儿童,而自己却容忍政客数年来从国家偷走了数十亿美元。到目前为止,军队和执法机构尚未介入。

在社交媒体上,许多人要求采取军事干预措施,来制裁所有政客,并使该国重返正常轨道,并以崭新的面貌进行自由、公正的选举,这在数十年来一直没有发生过。

天主教马龙尼礼拉伊宗主教从尼日利亚来访时,还要求政府宣布「经济紧急状态,每天举行会议以寻求解决方案并加以执行,使该国不致于崩盘」。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