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9/2017, 13.13
中国
發送給朋友

辽宁省费济生神父被拘留半年后获释未受审判、当局尴尬

人民法院不公开辽宁省沈阳教区费济生神父的判决书。当地天主教徒表示“法官承认他无罪,但法院要判他的刑”。去年十月十八日,警方以挪用公款为名将费神父逮捕,但实际上是神父自己的钱。其背后的原因是当局要遏制他开展福传活动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按照中国的司法体制,凡是被控犯有罪行的人很快会受审、被判刑。但辽宁省沈阳教区司铎费济生一案却有所不同。他被控挪用公款,三月二十一日,负责审理这起案件的法院将其释放,但没有作出任何正式的判决。由此,充分表明了地方当局的尴尬。

            二十一日,费神父在营口市盖州法院遭关门审理。警方在法庭前把守禁止人们入内,只允许费神父的律师和四名证人到庭,几十名教友聚集在大楼前祈祷、唱圣歌。辽宁教会的一匿名消息来源向天亚社表示,“法院没有好像预料一样,在二十三日判决,并相信会延后半个月”。

            法官承认神父无罪

            就地方当局的不知所措,教友表示“估计他们也明知费神父是冤枉的,还想定罪,但全国关注的人又多,这个案子也挺棘手”。

            四十岁的费神父是那些心中装着在当今中国社会中展开福传的教会年轻司铎之一。二OOO年在“官方”教会沈阳教区晋铎,后来,当局将沈阳与其它教区合并组成了“辽宁教区”。这名满族司铎充分汲取了新教的牧灵方式和中国天主教会神恩运动,创建了新的发现基督信仰的历程。二OO七年创立的“使徒班”立即取得了巨大成功,无论是在被排除在了国家经济发展之外的东北还是在新经济和社会形势下与时俱进的民众中,“使徒班” 遍布辽宁省以及周边的吉林、黑龙江等各地,还在国内其它地区迅速发展。

            沦为当局目标的司铎

            费神父的成功当然逃不过当局的眼睛,他们开始派人监视费神父。二O一五年十一月,费神父一度被当局拘留。二O一六年六月,他和身边的四人被警察“秘密关押”了一个月。当局指控他们未经批准,在教区之外活动。十月十八日,他在抚顺市一个修女院访问期间再次被捕。

            获悉费神父被捕的消息后,沈阳教区派出了一名律师为他辩护。教区副主教董洪昌神父告诉媒体,“我们因此获悉他因为老人院资金被盗被捕的”。但董神父个人认为,“事件是与费神父创立的福传团体‘门徒班’有关。政府视该团体为非法组织”。

            社交网络上,中国天主教徒盛传一份三十页的文件《费济生神父被捕真相》,说明了费济生神父被逮捕的真正原因。毫无疑问,文件是门徒班成员写的。介绍说司铎被捕是因为前安老院副院长韩卫星,此人涉嫌敛财,于是费神父于二O一六年将其撤职。从此,这个开始报复。

            前副院长先向盖州宗教部门举报,指费神父“非法传教“,但并没有得到满意答复。于是再到高一级的营口市宗教部门及公安投诉,致使当局六月开始调查费神父及门徒班成员,尤其询问放置在安老院但属于门徒班的保险柜。

            去年六月,费神父被带走后直到七月才送到同省的沈阳主教府,其间教友把保险柜保护起来。而从软禁中获释的费神父咨询了律师意见,准备把保险柜送到沈阳。律师获悉费神父的安老院法人代表资格没有被撤销时告诉他说,“你是法人的话,有权处置,不违法”。另一位律师表示,“保险柜属个人物品,尤其是不在公安局《扣押物品清单》中,不违法”。最后,门徒班成员在费神父的准许下,在沈阳把保险柜里约一万元人民币(一千四百五十美元)的现金和其他银行存款缴付了团体在福传工作中欠下的款项。

            一位辽宁教区的教友对天亚社表示,“曾听到类似说法,而教友们大多相信,副院长的举报以至后来的调查和审讯都是借口,其实是当局想整顿费神父和门徒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会消息人士告诉天亚社,“门徒班的福传方式有点像基督教的一套,又加入了受争议的天主教神恩复兴运动元素,所以在教会内引起不少争议,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接受”。消息人士还强调,“有些神父不欢迎门徒班到他们的堂区或教区,可能会向当局投诉,以禁止他们跨区活动”。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强调,宗教自由是伊朗的基本人权
29/10/2004
改革派宣布在选举中失败
16/02/2004
德黑兰和欧洲贸易增加、非石油出口翻五倍
05/07/2017 18:06
参议院批准延长对伊朗制裁
02/12/2016 10:24
艾哈迈迪-内贾德指伊朗大选是世界上最“自由的”
08/07/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