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4/2013,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选举教宗枢机主教秘密会议:以挑战为选择新教宗的标准

作者 Franco Pisano
再过几天即将一起选举新教宗的一百一十五位世界各国枢机主教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本笃十六世接班人的教会所面临的问题是什么、怎样应对上述问题。然后,由此而产生的第二个问题是:谁是最合适的人选?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改革派还是保守派? 意大利人还是外国人,甚至黑人、贝尔托内派还是美国派?人们所关心的是究竟谁将是本笃十六世的接班人,就连英国的赌博公司也开始关注了。按照常规,先要指出人选、然后才能讨论要面对的问题。但这一次却不同,未来几天,蒙召出席选举教宗的枢机主教秘密会议的一百一十五位枢机主教将要面对的基本问题是:什么是本笃十六世接班人的教会所面临的问题、怎样应对上述问题。然后,才由此产生第二个问题,那就是:谁是最合适的人选。

       二OO五年四月十九日拉青格枢机当选时,参加选举会议的枢机主教们所想的欧洲大陆。而恰恰在四月十八日,当时的枢机主教团团长拉青格枢机强调指出了"奠定在与基督友谊上的成熟的信仰"。这也是后来本笃十六世在位近八年时间里倡导的核心教导,显然,至少在当时,这也是参选的绝大部分枢机主教们所想的。

       那么现在呢?欧洲大陆至少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征兆,如一月十三日法国上演的大规模示威游行,捍卫一男一女组成的婚姻等,其它"希望的迹象"也到处可见。如果新福传是所有问题中的首要问题,那么欧洲大陆还是核心所在吗?

       事实上,今天绝大多数的天主教徒已经不在欧洲大陆了。我们时代的天主教徒是黑人或者混血的。

       不仅如此,今天绝大部分的罗马教会的信徒在美洲。但如果美国和加拿大因种种原因与欧洲相同,美洲教会一方面遭遇物质主义反弹的影响、另一方面每年都有很多人成为邪教团体成员,许多情况下是新教成员。通常,这些教会是活生生的、关注人们"真正"问题的教会。怎么能无视他们呢?而早在一九九九年,若望·保禄二世就在新德里指出"第三千年的教会是亚洲的教会"。二OO四年出版《起来,向前进》一书时再次重申,"亚洲:这就是我们第三千年的共同任务"。

       这些是信徒人数在不断增加、圣召丰富的教会团体,上述地区的司铎人数在明显增加。尽管上述地区的教会即便没有受到或多或少的迫害,也至少是受到了压力阻挠。事实上,除菲律宾和东帝汶外,亚洲国家的教会都是各自国家里的少数派、传教和宗教自由是他们的旗帜。那么,出席选举新教宗枢机主教会议的成员们又是怎样看待这一问题的呢?

       最后,还有非洲大陆。这里天主教徒的比例在逐年增加,圣召仅次于亚洲。他们是"年轻的"教会,但这既是他们的优势、也是他们的局限之处。

       就总体而言,这就是目前世界五大洲教会的现状。就各自的首要问题而言,并不一定要选举某一个大陆的人。正如卡斯帕枢机所言,需要一位"真正为人服务的牧人,也是懂得领导教会的牧人。我想,今天需要普世教会的经验。仅认识一个教区、或者一个国家是不够的"。特别是不能忽视我们时代的特征--全球化。正如本笃十六世反复重申的,(全球化)一方面就传播尊重人权等基本原则的能力而言一度是积极的;但另一方面,令福音在各地遭遇了消费主义:重要的是拥有"什么"。

       最后,教会生活内部问题,伦理道德、离婚再结婚等等。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强烈地要求教廷进行真正的改革。教廷泄密、教廷银行涉及的洗钱丑闻等种种,被"非意大利人"称之为纯粹的"意大利式"问题。教廷的官僚主义和过度的影响力,使之丧失了其真正的使命--为教会领导人服务。保禄六世以及以后的历任教宗都曾经尝试过改革,但效果甚微。

       为此,本笃十六世因力量有限为由的放弃,引入了年龄的问题。第二百六十五位伯多禄继承人不应过于年迈、应具备在未来艰难岁月里管理教会所必要的精力。

       总体而言,目前还没有答案。找到这样一位人选是选举教宗的枢机主教秘密会议的任务。就此而言,那些能够满足上述条件的人脱颖而出,其人格、特征、神恩、历史等被一一道来。但不应忘记--对于有信仰的人而言不应忘记,"圣神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作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